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欲擒故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枫看着坐在桌前气定神闲喝茶的沈谦,脸上满是不解,“公子,今日咱们去城门那里等着不就是为了能跟去,怎么后面你又回来了?这样岂不是白去了。”

  沈谦喝了口茶,瞥了青枫一眼,上下打量着他,把青枫看得浑身僵硬十分不自在,他摸了摸脑袋,有些结巴地问道:“怎……怎么了?公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沈谦轻笑了一声说道:“我看你啊,虽说已经有二十岁了,怎么还是什么都不懂?哎,跟在你家公子我身边这么多年,你就算学不会,也该看明白一些了吧?”

  青枫被他说得越来越迷糊,他皱着眉,苦着脸说道:“公子,你就别我打哑谜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个粗人,哪里懂这些弯弯绕绕的,你让我去抓人做事可以,让我去琢磨这些,我不行。”

  沈谦哈哈一笑,也不再捉弄他,于是说道:“我今日这叫欲擒故纵,故意在孟筱然面前示弱让她心软,女人的心都是水做的,一旦她开始内疚同情,我便有了机会,同时也是给陆子卿心里埋根刺,我就不信,我这样反复地刺激,他会受得了,总会爆发的吧。”

  青枫似懂非懂,但听了他这样说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他看着沈谦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你这样做是不是太那个了些……那陆子卿跟孟姑娘是真心相爱,你非要去拆散人家,若日后让孟姑娘知道了她要怪你怎么办?”

  沈谦冷冷看了他一眼,“你不说,我不说,她怎么会知道?还是说,你打算背叛我?”青枫被看得浑身一个机灵,立刻摇头表忠心,“公子,我怎么会背叛你?我自小便跟在公子身边,对你的心你是再清楚不过,我背叛谁也不会背叛你啊!”

  沈谦看他急了便安抚道:“好了,好了,我不过是说说,你不比在意,我知道我这样做有些非君子所为,不过陆子卿对她又何尝是真心实意,从前面两次的事情来看,他一直在利用筱然,这样的人你觉得是良配么?”

  青枫摇摇头,“那个陆子卿心机太深了,而且他们的身份也可疑,那么一群人躲在那深山老林里,还不知道要做什么?再说,他利用孟姑娘在公子心中的地位,故意散布假消息,不就是为了挑拨你跟七皇子之间的关系,害的公子伤心吐血,若不是后来陈大哥说了那个法子,咱们或许真的以为孟姑娘已经死了,可就算是如此,公子也吃尽了苦头,他明明已经收了你的好处,去咱们的钱庄取了那么多银子,竟然还给你喂了毒药,实在是可恨。”

  沈谦笑了笑说道:“所以,你现在还觉得你家公子我这样做不够道义么?我是在救筱然,让她早日摆脱那个危险的伪君子。”沈谦说着眼神更加坚定起来,他这样说,不仅是说给青枫听,更是说给自己听,这样的理由让他的心愈发坚定起来。

  一场冬雨之后,天气愈发冷了起来,那次狩猎后不久,东方铄便派人将一块白狐皮给送了过来,谷雨看着一整块洁白无瑕的皮子,一脸的欣喜,她轻轻摸了一下,“姑娘,这皮子可真好,天气冷了,奴婢用它给姑娘做一件披风吧?多下的再做个围脖,或是袖笼。”

  孟筱然虽然知道这皮子该怎么用,但说到针线活她是不行的,便点点头说道:“就按你说的做,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谷雨笑着点点头,将白狐皮捧在手里,视若珍宝一般,一旁的春月笑了笑说道:“姑娘找谷雨给您做可算是找对人了,她女红可是咱们四个里最好的一个,保管到时候给姑娘做得好。”

  谷雨嗔怪地看了她一眼,笑得有些羞涩,孟筱然笑了笑,“好啊,若是做得好,到时候我重重有赏。”

  谷雨闻言一喜,而春月则故作不甘地撅着嘴,“姑娘就给谷雨赏赐,那我们呢?我们是没她那个好手艺,可若是姑娘有彩头,我们自然愿意多费心去做啊。”

  孟筱然在这里这些日子,也渐渐了解了这几人的脾性,谷雨端庄大方,春月娇俏可人,还有两个二等丫鬟,秋燕和夏栀,都是活泼可爱的小美人,不过她们的年岁都小,两个大丫鬟也不过十五六岁,正是如花一般的年纪。

  孟筱然看着也觉得舒心,想想她自己,过了年后便二十四岁了,若是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年龄怕会吓到,这个年纪在古代可是不折不扣的大龄剩女了。

  看着这些年轻的姑娘,孟筱然都觉得自己变老了,她笑了笑说道:“每个人都有,别担心,都会有赏。”

  春月一听立刻笑着福身道谢,“那奴婢就替所有姐妹谢过姑娘了。”

  孟筱然笑了笑没再说话,她性子本就不是那种能与人打成一片的,如今能跟她们说说笑笑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她也不打算去交心,因为她始终觉得,这一切不过是暂时的,或许很快她就会离开。

  冬日来得很快,第一场雪到来时,孟筱然还有些措手不及,屋里烧了地龙,温暖如春,可她其实并不怕冷,觉得屋里有些憋闷,于是她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一股冷冽的风吹了进来,带了一阵清新,也让她舒服了许多。

  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梅花香,孟筱然知道院子里种了一棵梅花树,已经开花了,这让她不由想起了当初在相府,那个时候她小心谨慎,生怕一步走错便有性命之忧,那时候也是冬季,梅花盛开,还是她为了得到陈氏的信任处心积虑想出的模具,在梅花宴上出彩。

  如今不过才一年,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陈映月死了,死在自己面前,还有在相府里唯一让她有过温暖的小翠,她也死了,孟筱然已经很久没有再想起小翠,乍然想起来,一瞬间又红了眼眶。

  小翠,你在天堂还好么?姐姐已经替你报了仇,你可以安心在上面快乐地生活了。

  孟筱然擦了擦脸上的泪,将窗户关上,吹了很久冷风,脸都有些麻木了。

  这些日子,她一直窝在这处院子里,很少踏出半步,对于外面的情况也丝毫不知,她不知道如今老皇帝东方懿已经病倒,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上朝了,让七皇子暂理朝政。

  七皇子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可是一接受朝政后,他才发现一切没有那么简单,他没想到国库竟已空虚到如此境地,他终于明白为何他的父皇对沈府那样的虎视眈眈,国库空虚至此,而皇商沈家却家财万贯,高高在上的皇帝如何能够忍受?

  而且七皇子早在之前便已经与沈谦有了间隙,沈谦将自己最信任的亲卫冯玉捉去,冯玉最后逃了出来,跟自己说了沈谦拷问他的事情,原来他一直都没有相信过自己,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顾及师兄弟之情?

  反正在师傅心中,最在乎的便是沈谦这个弟子,而自己不过是受人所托不得不收下的,谁轻谁重一眼便知,他也知道前段时间师傅曾来了郁京城,但他没有去找他,他知道,恐怕师傅他老人家也不会想见自己。

  既然如此,当初自己的承诺便不算数了,再说了,想要成为帝王,就必须要有所舍得,沈谦,我便要对不起了。

  下了雪后,院子里一瞬间变得安静起来,谷雨端着热茶走了进来,见孟筱然坐在桌边发呆,窗户还打开着,她立刻走上前将托盘放下,又将窗户给关上了。

  “姑娘,外面这么冷,你可别再开窗了,赶紧喝点茶热乎热乎。”谷雨说着便倒了一杯热茶放到了孟筱然面前,孟筱然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看着她问道:“公子回来了么?”

  在这里,大家都称呼东方铄为公子,孟筱然也不敢喊他的名字,生怕说漏了嘴,于是便跟着大家一起称呼他为公子。

  谷雨看着她笑了笑,“公子刚回来,又去书房了,姑娘,公子好几日没回来,这会终于回来了,您既然想他,何不去看看?”

  孟筱然被她说得微微愣住,难道自己的心思这样明显?连这些丫头都能看得出来么?

  谷雨见她不说话,以为她是害羞了,于是又继续说道:“姑娘,小厨房正好炖了汤,公子一路风尘,姑娘不如送一盅热汤过去?”

  孟筱然抬起头正对上谷雨那双满是期待的的眼神,不由笑了笑,看来自己一直待在这里,这几个丫头倒是急了,罢了,便随了她们,于是点了点头。

  谷雨一听立刻面露喜色,急匆匆跑出去安排了,春月也走进来替她收拾打扮,又将谷雨之前替她做的那件披风替她披上,雪白的毛领,火红的面料,其实这样的颜色并不是孟筱然喜欢的,但她穿上这样的颜色后却出奇的好看。

  谷雨与春月两人一人拎着食盒,一人扶着孟筱然走了出去,外面的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雪,孟筱然穿着火红的披风走在银装素裹的世界里,显得分外好看,红与白,强烈的对比,或许这便是孟筱然的特质,容貌娇艳似火,气质清冷高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