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决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筱然一夜未睡,想了一夜,她终于下定了决心,是时候该说清楚这一切了。

  她起身后一切如常,只让谷雨去前面请东方铄过来,“若是他不在,你便跟伺候的人说,让公子今日回来后来我这里一趟,就说我有话跟他说。”

  谷雨点点头便去办了,而不出意料,东方铄果然不在,他一早便出去了,谷雨将情况跟孟筱然说了,她什么也没说,只点了点头。

  白日里,孟筱然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若要走什么都不用收拾,她当初就是只身前来,身上的衣服都是来了之后东方铄准备的。

  这样也好,本来就什么没带来,走了也可以轻松地走,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

  这一天,孟筱然什么也没有做,就坐在窗前发呆,谷雨和春月见了都有些担忧,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任她如此。

  沈府这边,陈敬风已经离开回他的药庄了,沈谦独自一人坐在书桌前,面前放在一本书,不过书页从一开始到现在却是丝毫没有动过,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青枫匆匆跑了进来,沈谦立刻抬起头,看着他,却见青枫摇了摇头,“公子,还是没有动静,不过这几日陆子卿似乎很忙,每日都是早出晚归,或许孟姑娘没时间呢。”

  自从那日青枫按照沈谦的吩咐,将那些话跟孟筱然说了之后,孟筱然回去后便没了消息,他们一直派人在附近守着,可无奈那宅子被围得跟铁桶一般,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更别提打探消息了。

  只是孟筱然回去后并没有像沈谦预料的那般与陆子卿决裂,已经过去了数日,那里一点动静也没有,沈谦自然开始着急了。

  青枫见他脸色不虞也有些担忧,“公子,你说孟姑娘会不会出事啊?”

  沈谦皱着眉,“出事?出什么事?”

  “我那天将公子嘱咐的事都告诉她了,我看她似乎大受打击,若是她回去与那陆子卿撕破脸,陆子卿会不会恼羞成怒对她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啊?”青枫心里没底,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沈谦却摇了摇头,“那倒不会,陆子卿再怎么说夜不会对她怎么样,只是都过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消息,我担心会不会是陆子卿强迫她留下的。”

  “那我们该怎么办啊?实在不行咱们就硬闯吧,将孟姑娘带出来就是,我就不信他陆子卿还能如此霸道?”

  沈谦一直皱着眉,“实在不行也只能出此下策了,今天晚上咱们便去看看情况,到时候见机行事。”

  孟筱然等到了天黑,东方铄终于来了,他一回来便听到人禀报,说孟姑娘要见他,他便匆匆赶了过来。

  屋里点了灯,孟筱然坐在昏暗的角落里,东方铄进来时心里忽然突地一声响,他看着她的表情,有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里蔓延开来。

  “然儿,你找我?”

  孟筱然从她进来时便看着他,似乎是想看透他的心,可她最后还是发现,自己看不透他。

  “子卿,我还能这样叫你么?”

  东方铄闻言愣住,孟筱然的脸在昏暗中若隐若现,让他看不清此时她脸上的表情,他有些担忧地走了过去,看着她问道:“然儿,你怎么了?”

  孟筱然站起身冲他笑了笑,“没什么,只是觉得子卿这个名字更亲切一点,我能这样叫你么?”她再次问道。

  东方铄只好点点头,“当然可以,你想怎么称呼都可以。”

  孟筱然点点头,绕过他走到了屋子正中,站在了油灯旁,她拿起桌上的剪刀仔细剪了一下过长的灯芯,火光更大了一些。

  她忽然转过身看着东方铄,脸上的神色不明,“子卿,你还记得在竹林时你跟我说过的话么?”

  东方铄闻言脸色微变,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孟筱然这样说话有种特别的意味,似乎是要跟他诀别一般。

  孟筱然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道:“你说过日后不管会发生什么,你定不会负我。”她说着不由轻声笑了,笑容里有一丝凄凉。

  她看着东方铄苦笑了一下,“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不可能只有我一个人,你是未来的帝王,在你身后应该是身份家世能够帮助到你的女子,而不是我这样一无所有的平民。”

  “然儿……”东方铄欲说什么,被孟筱然制止住,“子卿,你不要说话,听我说完好么?”东方铄闻言没再说话,只是一脸担忧着急地看着她。

  孟筱然又笑了笑,“其实我并不怪你这一点,纵使你以后会娶叶芳华为妻,我也不怪你,因为我知道这也是你迫不得已,你不可能娶一个平民女子为后,你的臣子也不会答应,所以我不怪你这点,只是有些伤心你骗我而已。”

  “可是我最难过的,却是你再次利用了我,你知道么?我想要的爱情就是那种纯粹而又简单的,我不想里面掺杂那么多,可是你我之间却有太多太多的杂质,为了你的江山,为了你的大业,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利用我,利用一个与你相爱的女子,你就没有想过我知道后会不会伤心么?”

  面对孟筱然的质问,东方铄脸色大变,他立刻上前抓紧她的双肩问道:“然儿,你从哪里听来这些,你不要听别人乱嚼舌根,我没有利用过你。”

  孟筱然凄然一笑,狠狠挣脱开他的桎梏,退后了几步,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事到如今,你还想骗我么?”

  “你敢说你没有利用我?你敢说你没有利用我去欺骗沈谦,骗他我是被七皇子的人捉去并丢进深山?你知道沈谦对我的感情,所以你才这样做,你想要离间七皇子和沈谦的关系,无非是想砍掉七皇子的助力,让他孤立无援,这样对你们的大事更有帮助,是么?”

  东方铄想要辩解,但一对上孟筱然洞悉一切又伤心欲绝的眼神,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子卿,我说过,若是你再利用欺骗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孟筱然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她是真的伤心,这段感情她坚持到现在付出了真心,可最后还是不能走到最后。

  东方铄见她这样,心疼不已,立刻上前想要像从前那样抱住她,却被孟筱然躲开,她擦了擦泪水,看着他说道:“子卿,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对我的关心和照顾,也希望你能早日完成心愿。”

  说完孟筱然便打算离开,刚走出屋子便感到身后一阵风,身体便从后面被人紧紧抱住,东方铄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然儿,对不起,对不起……你原谅我好么?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孟筱然用力挣扎了几下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你不要这样,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也不要再执着了。”

  “不,我不让你离开,你不能离开我!”东方铄的手收得更紧了,孟筱然的身子被紧紧勒住,骨头都开始疼了。

  院子里的下人全都躲进了自己的屋子里,主子们在外面争执,她们可不敢出来。

  孟筱然无奈只好用了内力,东方铄一个不备手臂被震开,孟筱然身体获得了自由立刻跑到了院子中央,警惕地看着东方铄,她知道他的武功远远高过自己,若是真的动武,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然儿,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东方铄有些不能接受,一脸受伤地看着她。

  见他如此,孟筱然忽然觉得有些可笑,她冷着脸望着他说道:“东方铄,直到现在你还在问我为什么,你做的这些事情难道还不能告诉你原因?”

  “然儿,就算我利用了你欺骗了你,可是我是真心爱你的,我对你的心是真的,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以后我会补偿你的,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孟筱然忽然惨然一笑,“东方铄,我想要的你永远给不了,而你想要的我也给不了。”

  东方铄双眼赤红,他看着一脸决绝的孟筱然,心中伤痛不已,“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可以做到。”

  孟筱然看了看他,过了许久才自嘲地笑了笑,“罢了,至今你还不明白我想要什么,不提也罢,我们好聚好散吧。”

  “若是我不让你走呢?”东方铄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孟筱然有些不敢置信地回过头。

  此刻的东方铄一身玄衣站在台阶上,周身的气质已经大不相同,与从前那个温润如玉的公子相比,简直像变了个人,孟筱然看着他的脸,却再也看不到熟悉的模样。

  孟筱然没有理会他,径直向院门处走,谁知东方铄却忽然大声吩咐道:“来人,将内院给看好了,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踏出院门半步!”

  话音一落,孟筱然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很快近在咫尺的院门口站了数个守卫,她愤怒地转身看着东方铄,“你一定要如此么?”

  东方铄这时从阶梯上走了下来,慢慢走近她,最后停在了离她只有一米不到的地方,他叹了口气说道:“然儿,我只是不想失去你,你只要收回刚刚的话,继续留在我身边,我便立刻让他们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