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宫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时看着这山中的别院,虽说很小,但院子却十分精致,而孟筱然的屋子里装饰得则更加精致华美,室内更是温暖如春,魏雪想着自己在那里住的简陋冰冷的房间,心里一阵气闷。

  “姑娘,您看谁来了?”谷雨走到床边对双眼紧闭的孟筱然轻声说道。

  孟筱然睁开眼,她以为是东方铄来了,没成想竟看到了魏雪,脸色微变,谷雨见这两人脸色都不是很好,心中便已明白,怕是这两位不是揽月公子说的那样,是什么好姐妹,这可真是……

  “你们先出去吧。”孟筱然坐起身,对谷雨和春月说道,两人对视一眼,虽有些担忧,但还是听话地离开了。

  孟筱然饿了几顿,但这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她冷冷看着魏雪,最后嗤笑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跟他勾结在一起了?”

  魏雪闻言一愣,而后便反应过来,她说的便是那天找自己的那个人,她在那边住了几日,知道众人都称呼他为“主子”,但她也不知道那人到底叫什么。

  她笑了笑说道:“姐姐,何必说得这么难听,勾结?只不过是那位公子找到我,让我帮他做事,我看他对姐姐也挺好的,这对你来说也不算是坏事啊。”

  “哼,这么说,我还要多谢你了?”孟筱然冷笑了一声,目光却十分的冰冷。

  魏雪也笑了笑,“魏雪不敢当,只不过替姐姐感到高兴罢了。”

  孟筱然冰冷的目光射向她,“不要叫我姐姐,因为我会觉得……恶心!”

  “你……”魏雪脸色微变,有些恼怒地看着她,这会也终于不再装腔作势了,冷哼了一声,“你何必这样出口伤人,我不过是替人做事,若是我当时不答应,我怕是也没有好下场。”

  孟筱然看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真的么?难道东方铄没有允诺你什么条件?”

  “东方铄?原来那位公子是叫东方铄?”魏雪有些诧异,而后脸色一变,“东方是大商国的国姓,那位公子难道是皇室的人?”

  魏雪一向聪慧,没想到只听到名字便猜到了东方铄的身份,不过她应该怎么也想不到东方铄虽说是皇室的人,但身份却十分特殊。

  见孟筱然不语,魏雪便以为她是默认了,心里对她更是生出一丝嫉妒,沈谦这样优秀的男子喜欢她也就罢了,如今就连皇室的人也对她情有独钟。

  魏雪仔细打量着孟筱然,在风花雪月楼时,即使她满脸的斑点,自己还是能看出来她五官的端正,当时便想着,若是这张脸上没有那些斑点,那她肯定是位倾国倾城的女子,甚至比子黛还要动人。

  当她第一次看到孟筱然的真面目时,便是她那次跟着林神医忽然回来的时候,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为何沈谦这样优秀的人会对她如此念念不忘,也是那时候她心中的嫉妒开始疯长。

  如今再仔细看着这张脸,魏雪心中的嫉妒更甚,为何她的命就这样好,有了沈谦的心就罢了,就连身份尊贵的皇室子弟也如此对她?

  而自己呢?不过是比她差了一些,怎么命运就差了这么多?此刻的魏雪已经完全忘记了,当初是谁将她从泥泞中拉了起来。

  孟筱然察觉到了魏雪的眼神,她回望过去,自然看到了魏雪眼中的嫉妒和不甘,她不禁摇了摇头,看来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自己当初认识的那个善良热情的魏雪了,更不值得自己伤心愤怒。

  “魏雪,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忠告,每个人都应该有感恩之心,更要学会知足,不要去追寻那些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好自为之。”

  魏雪闻言脸上露出了不甘,“你凭什么这样说我?是,你是救过我,我该感恩,但我不需要你们这样一次又一次提醒我,还有,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去追寻更高更远?是不是你觉得自己长得美,这天下的男子就都只能喜欢你一个人?”

  孟筱然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人,看着越来越陌生的魏雪,她只觉得一阵悲哀,如今两人似乎已经不在同一个世界,跟她说什么都是徒劳,还不如不说,省的浪费自己的精力。

  “谷雨,进来。”

  谷雨和春月不敢走远,就在外面候着,也自然听到了两人在屋里的争吵,这时她们就算再傻也不会相信之前那个守卫所说的,“两人情同姐妹”这样的话了。

  谷雨听到孟筱然叫自己,立刻走了进去,孟筱然对她吩咐道:“你将这位魏雪姑娘带下去休息,不能怠慢了她。”谷雨点点头,对着站在一旁怒气未消的魏雪说道:“魏雪姑娘,请跟我来。”

  “哼!”魏雪冷哼了一声跟在谷雨后面出去了,春月这时走上前,十分不客气地对魏雪说道:“魏雪姑娘,孟姑娘在这里可是主子,你今后还是注意一下你的言辞以及态度,若是让我们主子知道你这样无礼,怕是会很生气。”

  魏雪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瞪了春月一眼离开,春月才不会怕她,也狠狠地回瞪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是不屑,装什么装,还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

  谷雨冲春月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如此,最后春月才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去厨房准备午膳去了。

  孟筱然没想到自己的绝食还是没能让东方铄过来,难道他没有收到消息?如此看来恐怕他们最近已经开始行动了。

  孟筱然猜的不错,此时的东方铄已经着手开始了行动,先是派人跟在东方锐的人身后,在他们找到了沈谦藏起来的东西后便立刻动手,将沈谦藏在山里的钱财和地契都夺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京城里的形势也严峻起来,此时已是深夜,城里宵禁了,百姓们入睡后,只听见一阵阵马蹄声传来,踏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有还没入睡的人悄悄趴在门缝里偷看,却见到一队队御林军举着火把朝着往前走,那方向瞧着似乎是皇宫。

  百姓们胆战心惊,都藏在家中不敢出门,甚至连灯都不敢点,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京城的天怕是又要变了。

  此时皇宫的正德殿中灯火通明,所有的宫人和宫女都被押在了偏殿中,由人看守着,宫女们见到这架势早就嘤嘤哭了起来,她们知道这是逼宫,而历来逼宫后留给他们这些宫人宫女的只有死路一条。

  正德殿的寝宫里,同样的灯火通明,躺在床上的东方懿此时已经瘦的皮包骨了,全然没有了当初一国之君的气派,他睁开浑浊的眼,歪头看向外面,最后又绝望地闭上了眼。

  一阵脚步声传来,走到门口时停住,过了一会门被推开,一个脚步声缓缓靠近,东方懿又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过去,可惜却看不清人的模样,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在朝自己走来。

  待他渐渐走近,在床边停下时,东方懿拼命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来人,终于眼前的人越来越清晰了,最后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出现在眼前,可东方懿却是忽然睁大了眼睛,这张脸,这张脸……

  他用力伸出手指着东方铄,“你……你……”

  东方铄坐到床边,伸手握住了他苍老无力的手,“王叔,是我,我是铄儿啊。”

  “你……”东方懿瞪大了眼睛,那双已经浑浊的双眼此时满是震惊和绝望,最后他闭上了双眼,流下了绝望的泪。

  “王叔这是怎么了?铄儿跟您二十多年不见,你怎么不高兴呢?”

  东方懿的身子动了动,睁开眼看着东方铄,“你……你是回来报仇……”

  东方铄轻笑了一声,“王叔,你以为你如今这副模样是我的报复?我告诉你,你错了,是你的好皇儿东方锐的手笔,他可是比我还希望你早点死呢。”

  说完他拍了拍手,门被推开,揽月推着被五花大绑的东方锐走了进来,将他带到床边时停下,东方锐此时已浑身发软,被揽月一脚踢中后跪倒在地。

  东方铄看着狼狈的东方锐,冷笑了一声,“锐堂弟,你来了,跟王叔说说你做的那些好事吧。”

  东方锐抬头看着东方铄,他出生时,大商国已经是东方懿的天下,他自然不知眼前这人是谁,听他称呼自己“锐堂弟”,他不由皱着眉头,猜想他是哪位王叔的儿子,怎么自己竟从未见过。

  “你是谁?你究竟要做什么?”

  面对东方锐的质问,东方铄不由笑了,他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站起身,轻蔑地看着东方锐,“我是谁你不用管,你还是好好跟你的父皇解释解释,他是怎么中毒躺在这里的?”

  东方锐闻言脸色一变,这一切都逃不过东方铄的眼睛,可他却立刻摇头,大声地反驳,“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如今我们已经如板上鱼肉,是死是活还不是由你随便说,你也没必要再陷害我,要杀便杀!”

  “哼,嘴还挺硬。”东方铄嗤笑了一声,对一旁的揽月说道:“去将薛太医带来!”

  东方锐一听到薛太医脸色一变,东方懿一直观察着这个儿子的脸,精明如他自然已经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