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七十章 搬去云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今想来,那一日魏雪来找自己,怕是他们一早安排好的,不然为何偏偏在沈家出事那天设计自己?不过如今也不是再去计较这些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沈家。

  “姑娘,魏雪那个女人呢?没想到她竟如此忘恩负义,实在可恨!”霓裳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孟筱然摇摇头,“不必理会这个人,从今以后她跟我们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霓裳点点头,没再多问,孟筱然又对她说道:“大哥每日出去都去哪里找?我去找找他。”

  霓裳摇摇头,“姑娘,你刚回来还是歇着吧,陈大哥到了晚上自然会回来,若是你再跑出去找他,到时候又错过了就更不好了。”

  孟筱然并不知道她一回来,沈谦留下来的暗卫便发现了她,立刻有人出去通知了陈敬风,此时他已经在匆匆赶回来的路上。

  两人坐在屋中用午膳时,陈敬风跑了回来,看到孟筱然果真好好的坐在那里,他总算是松了口气,这一个月来,他与沈谦的暗卫们达成协议,让他们暂时不要将孟筱然失踪的消息送去云州,他担心沈谦知道了这消息会不顾安危跑回来。

  但是如果再这样下去,一直找不到她,陈敬风也不敢再瞒着沈谦了,若是日后让他知道了肯定会怪自己。

  好在孟筱然自己回来了,陈敬风松了口气,霓裳已经去拿了一副碗筷过来,他坐下来跟着一起吃了饭后,霓裳收拾了碗筷去收拾,屋子里只留下兄妹二人。

  陈敬风便问道:“筱然,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魏雪将你骗走了?”

  面对陈敬风,孟筱然自然不愿意骗他,她点了点头,“是的,她那日过来假意忏悔,让我陪她去了城里你给她住的那处院子,我在她屋里喝了一杯茶,之后便头晕目眩,我当时就知道自己中计了,可惜已经晚了,那**实在厉害,我昏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

  陈敬风脸色很差,他摇摇头不敢置信地说道:“她为何要这么做?是不是受了谁的指使?”

  孟筱然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点点头,陈敬风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没有错了,“是陆子谦?”

  他见孟筱然没有说话,又继续问道:“筱然,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那个陆子卿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他有这么大的势力?还有刚刚登基的那位新皇,跟他有没有关系?”

  孟筱然没想到陈敬风能一下子击中要害,她无奈地笑了笑,“大哥,陆子卿就是东方铄,其他的你也不要多问了,这件事就埋在我们心里就好,知道得越多越危险,咱们权当不知道。”

  果然如此,沈谦跟他说的果然是真的,不过陈敬风也知道孟筱然说的有道理,如今这位新皇已经登基,是这大商国的国君,他们这些知道他过去秘密的人自然危险,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陈敬风笑了笑说道:“你可知道你失踪了这一个月,把我担心死了,不仅要担心你的安危,还要顾虑着以后如何跟沈谦交待,他走前还特意嘱咐我要好好照顾你,可他不知道的是那个时候你都已经失踪了。”

  听到陈敬风说起沈谦,孟筱然也是一脸的愁容,“大哥,没想到沈家竟然最后会落得这个下场,我心里很难受,总觉得这一切跟我离不开关系,若不是为了我,沈谦也不会跟七皇子闹翻,七皇子也不会这样不顾师兄弟的情意,对沈家这样的赶尽杀绝。”

  陈敬风叹了口气,摇摇头说道:“你也不必自责,其实就算没有你,没有那件事,最后这七皇子也不会放过沈家,如今国库空虚,而沈家世代皇商,在他们眼里如同一座金山一般,你觉得皇室的人会放过沈家么?”

  孟筱然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听他这样一说才反应过来,陈敬风又继续说道:“所以你也不必想太多,沈谦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万幸,还要多亏了天机老人。”

  孟筱然点点头,脸上神色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转头对陈敬风说道:“大哥,我想去云州。”

  陈敬风心中一喜,暗叹着沈谦这小子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但面上他却是丝毫不显,还故意露出一脸诧异的模样,“云州?你去那里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沈家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与我也有关系,沈谦从前给了我一张京都大酒楼的地契,我想过去把这地契还给他,他们如今肯定生活艰难,这酒楼生意这么好,养活他们肯定不成问题,还有城里那处院子,也是沈谦给我的,我想去把它卖了。”

  陈敬风闻言有些诧异地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着笑意,他本想告诉她沈谦其实早已做了安排,如今他们的境况没有她想得那么糟糕,可是转念一想,或许这一次也是他们二人感情的一个契机,于是他便顺水推舟没有解释什么。

  不仅如此,他还是立刻修书一封,给沈谦透个风,让他在云州做好准备,否则穿帮就不好了,孟筱然丝毫不知,她被眼前这位大哥给算计着,正在想着该如何帮沈谦渡过难关。

  “大哥,大哥?”孟筱然有些疑惑地看着陈敬风,她已经喊了他好几声了,他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点反应也没,这会他才有了回应,呵呵一笑说道:“刚刚在想些事情,你喊我做什么?”

  “大哥,我想待会就进城,将那处院子卖了,你陪我一起去吧。”

  陈敬风摇摇头,“这个不必你亲自去做,我安排人去处理,肯定会安排妥当。”

  “还有那院子里的下人,也要安置好啊。”孟筱然虽说对那些人没什么感情,但毕竟也是自己的人,怎么也要安排好他们的后路。

  “你放心,肯定安排地妥妥当当。”陈敬风信誓旦旦地说着,孟筱然便放了心。

  第二日一早,陈敬风递给她一叠银票,原来是那处院子,卖了五百两,孟筱然接过来一看,有些诧异,“这么快就卖了?”

  “那当然,我安排了人去处理,这院子昨日晚上便卖了出去,这银票你拿着,这下放心了吧?”

  孟筱然点点头,“那我去收拾东西,明日我想启程去云州。”

  陈敬风点点头,立刻站起身,走到院子里喊了一声,“霓裳,快过来。”

  霓裳听到声音立刻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只听陈敬风对她说道:“你快点收拾一下行礼,明日我们去云州。”

  “去云州?”霓裳愣住,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这时孟筱然也从屋里走了出来,有些诧异地看着陈敬风说道:“大哥,你怎么了,我不过是想去云州看一下沈谦他们,不必如此劳师动众,我一个人就好,你们不必陪我去。”

  陈敬风转过身看着她,笑着说道:“谁说我们是陪你去,我们是要举家搬迁去云州!”

  “什么?”孟筱然和霓裳异口同声地问道,两人对视一眼,脸上都有着诧异和不解。

  陈敬风看着两人笑了笑,“当初我来郁京城定居也是因为沈谦在这里,当时师傅失踪,我与沈谦一见如故,反正我了无牵挂,便跟着他来了这里,如今师傅跟天机老人去了云州的莫干山,沈谦也在云州,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倒不如去云州算了,而且云州那里气候温暖潮湿,有许多珍贵的药材,我也很想去那里。”

  说完他又看着孟筱然说道:“筱然,郁京城本来就是个是非之地,你既然已经将那处院子给卖了,不如就跟我们一起搬去云州吧,那里气候适宜,你不是还去过,是个好地方,沈谦也在那里,咱们一帮好友又可以聚在一起,不是很好么?”

  孟筱然闻言没再说话,她仔细想了想,似乎陈敬风说得也有道理,如今这郁京城再也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地方了,倒不如跟着他一起搬去云州,反正到哪里都是生活,还不如挑一个好地方。

  “好,大哥,我就听你的,我们一起搬去云州!”

  “哈哈,好,我马上进城买两辆马车,你们在家赶紧收拾东西,午膳也不要做了,我去酒楼里买些回来。”说完他便匆匆走了。

  孟筱然与霓裳对视了一眼,此时霓裳还有些怔愣,似乎没有从搬迁的震惊中回过神,孟筱然走到她身边问道:“霓裳,你的家人都在郁京城,若是你舍不得他们就留下吧。”

  霓裳摇摇头,“姑娘,霓裳早就跟你说过,我的家人对我来说不过是一群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我对他们早已没有了感情,而且对他们来说,霓裳早就死在相府了,我怎么可能回去。”

  “那你在想什么?”

  霓裳叹了口气,“姑娘,你说陈大哥他真的是想带我也一起去云州么?”

  原来是担心这个,孟筱然笑了笑,“霓裳,在大哥心里,你已经是一家人了,他当然是真心想带你还有胡婶子一起走了。”

  “可……可陈大哥喜欢的是魏雪啊……”霓裳有些失落地低语,孟筱然却是不知道还有这一茬,她有些好奇地问道:“大哥喜欢魏雪?这是怎么一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