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生辰宴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筱然拿着请帖走到窗边的书桌旁坐下,有些纠结到底该送什么?

  沈家这样的人家,什么东西没有见过呢?让她送那些珍贵的物件她也买不起啊,最后她将这请帖合上放在了桌上,起身走了出去,与其在家里冥思苦想,倒不如出去走走看看,说不定就看中了什么东西呢。

  这样一想她便打定了主意,最后带着百合一起去了街上,外面鸟语花香的,也很适合出去走走,为了不太过惹人注意,她还是黛上了帽帷,这样更方便她看这里的一切。

  其实沈谦从来不过生辰,这么多年他也没有这样大肆办过,主要是因为宋氏觉得心里歉疚,这么多年她跟沈誉都在外游历,从未给自己这唯一的儿子办过生辰宴,而他八岁便去莫干山学艺,到了十八岁才回来,这样一想,似乎也只有在八岁前每年的生辰家里会小办一场。

  是以今年六月初六,恰逢他们夫妇都在云州,自然想着要大办一场,顺便与这云州的权贵熟络熟络。

  沈谦劝阻不得,最后只好作罢,他见宋氏十分积极,想着让她开心开心也好,便由她去了。

  六月初六这一日,天公作美,阳光明媚,一大早沈府门前便热闹起来,客人络绎不绝,孟筱然坐着马车带着杜鹃和百合一起过来,马车离得很远便停了下来。

  杜鹃掀开侧面的帘子发现这里并不是沈府的大门处,有些奇怪,“姑娘,这还没到沈府呢,怎么就停下了?”

  “你去外面看看什么情况。”

  杜鹃掀开帘子出去了,不一会走了回来,有些无奈地对孟筱然笑笑,“姑娘,这沈府的大门到这里全都被马车塞满了,咱们只能从这里下来走过去了。”

  孟筱然闻言瞬间了然,看来沈家在这云州也很受欢迎呢,或者说云州的权贵人家都想结识一下这曾经的皇商。

  “那咱们就下去吧,马车就停在这里,带上礼品。”

  主仆三人下了马车,孟筱然为了表示重视,今日特意穿了一身粉色的新衣,平日里从不打扮的她,今日也让百合替她仔细梳妆,上了淡妆,就连她最不喜欢的首饰也戴上了。

  不加粉饰的她本就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如今经过精心的装饰打扮便更显风华了,多了一股尊贵之气,少了一分洒脱肆意。

  “这是谁家的小姐?怎么没见过?”

  “是啊,这么美的小姐,也不知是谁家的姑娘,一直藏着掖着……”

  “云州城里还从未见过这么美的……”

  孟筱然走过之地,议论纷纷,她抬起头看着众人,微微对其颔首,温文尔雅,大家气度俱显,这不得不让众人对她的身份更加好奇起来。

  孟筱然走到了沈府门前,对守在门口的沈三点点头,“我是孟筱然,受夫人之邀前来赴宴。”说着百合将那封请帖递了上来。

  谁知沈三立刻笑着摆摆手,“孟姑娘不必如此,沈三见过您,夫人特地嘱咐了,您到了就去前厅找她,凤丫头,快带孟姑娘去前厅。”

  那被唤作“凤丫头”的是沈三的大孙女小凤,如今已经十二岁了,也在府里当了差,她看到孟筱然时显然被惊艳到,一直呆呆地望着她,直到沈三喊出声,她才回过神,立刻羞红了脸对孟筱然福身行礼。

  孟筱然看着这样可爱的小姑娘,心生好感,冲她温和地笑了笑,小凤也对她笑笑,转过身在前面带路。

  沈府孟筱然之前已经来过一次,所以并不陌生,前厅便是正院的会客厅,想必此时宋氏正在那里接待各家的夫人小姐,一路无声走到了前厅,小凤对站在门外的丫鬟低语了几句,那丫鬟看了一眼孟筱然的方向而后点点头进去了。

  不一会她又走了出来,对孟筱然客气地躬身行礼,“孟姑娘,夫人请您进去。”

  孟筱然点点头随着她走了进去,杜鹃和百合被带到一旁的偏厅喝茶等候,只有她一个人进了正厅,一靠近便听到了一阵欢声笑语,她一进去宋氏便看到了。

  待看到她今日的装束后不由眼睛一亮,笑着对她招手,“筱然,来,快过来。”

  孟筱然走到中间对她福身行礼,“筱然见过伯母,见过各位夫人。”

  这在坐的各位不是云州城里有权有势的大家夫人,就是沈家经商上的合作对象,都是些权贵人家,她们看着孟筱然也满是惊艳,纷纷猜测这姑娘的身份。

  有心直口快的都已经问出了口,“哎呀,沈夫人,这是谁家的小姐,长得这么美,都叫我这个女人看得转不开眼了。”

  说话的正是如今云州另一家富商赵家的夫人张氏,她在外一向是“心直口快”的形象,但谁不知道,她是个笑面虎。

  宋氏招招手让孟筱然站到她身边,孟筱然今日的打扮十分精致得体,她看到众人眼中的惊艳心中颇为得意,对孟筱然的识大体就更为满意了,本来她还有些担忧这孩子会不会跟平常一样丝毫不修边幅就过来,纵使她长得好,但太过随意了未免落于下乘。

  显然她今日是精心打扮了,又穿了新衣,这是对沈府的尊重,也给了宋氏面子,这一切都极大的取悦了宋氏,她拉着孟筱然笑着对众人说道:“她呀,是我家谦儿好友家的妹妹,与我甚是投缘。”

  在众人了然的目光中,她又继续说道:“大家还不知道吧,我身上这衣服就是她替我做的,这丫头啊就是心灵手巧,脑子里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新鲜的主意,她画的那些衣裳图稿啊,我看了简直是爱不释手,每件都喜欢。”

  这句话犹如掷入水中的石块,立刻打破了平静,在坐的所有夫人小姐,身上的衣服皆是出自锦衣坊的定制,而这都是当初宋氏推荐的,如此说来,这位姑娘就是锦衣坊的主子?

  在大商国,商人倒是没有像别的国家那般被轻视,主要是国家这么多年来依靠商人才屹立不倒,所以皇商的地位才会那么高,不管是谁都会礼让几分,虽说如今沈家已经不是皇商,可毕竟当初的人脉还在,众人自然还会给几分面子。

  这位姑娘是锦衣坊的主子,又跟宋氏要好,那众人自然也不会轻看了她,刚刚听说是沈谦友人家的妹妹,当时大家还没什么感觉,此刻再看向孟筱然的眼神已经变了,这番变化不过是转瞬之间。

  孟筱然知道宋氏这番话都是为了她,不由感激地冲她笑笑,宋氏拍了拍她的手,之后众位夫人都开始殷切地询问,这锦衣坊何时能再替她们做些衣裳,大户人家一年四季都会做新衣,谈话间许多人都订下了后面几个月的定制单子。

  孟筱然心中好笑,参加了个宴会,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又接到了七八家夏衫的定制,虽说云州四季如春,但每个季节都会有一些区别,到了夏季姑娘们爱穿的都是阮烟罗,既轻便又透气,十分舒服。

  谈了许久,宋氏便带着众人去了后花园赏花,宋府的后花园种了许多牡丹,此时开得正艳,正是赏花的好时节,一群夫人小姐们也算是大开了眼界,见到这么多珍贵品种的牡丹,也都明白了一个事实,虽说沈家倒了,可他们的家底都还在,这沈誉这么多年在外怕是都存下了不少家产,否则怎么还能这么奢华?

  其实孟筱然并不赞同沈府如此高调,虽说如今这里的一切都是沈誉带回来的,并不在当初上交的财产里,但若是太过张扬被传回郁京城,那皇上要是追究下来怕也不好。

  喝了茶,游了园,差不多也到了开宴的时候,宋氏便带着众人回了正厅,宴席已经准备好了,男女分席而坐,用屏风分开,只听得男席那边觥筹交错,女席这边倒是静悄悄的,大家都不言语,吃得也不多,很快便散了席。

  宴席散了后,后院又摆了戏台,宋氏特意请来了云州城里最有名的戏班子来了,这些夫人小姐平日里也没什么消遣,许多人都爱看戏,几人一桌坐下,听得津津有味。

  听了一会对面男席也来了,他们刚刚结束了宴席,也来这边戏台凑个热闹。

  孟筱然跟几个年轻的姑娘坐在一起,她对看戏没什么兴趣,咿咿呀呀也不知唱些什么,一旁的几位姑娘倒是听得入神。

  “那边那位穿着粉色衣衫的姑娘是谁啊?”

  问话的是赵家的大儿子赵立德,一个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最爱美人,此时看到人群中美丽出众的孟筱然,自然是眼睛一亮。

  旁边的那位刚好知道点内幕,低声对他说道:“那位据说是锦衣坊的东家,那些样式新颖的衣裳都是出自她手,颇得沈夫人喜爱。”

  赵立德闻言眼光微闪,那人知道他的德性,立刻低声劝道:“赵兄,她可不是一般人,又跟沈夫人交好,你还是别打她主意了吧?哎,我听说醉香楼最近又来了新花魁,模样身段都是一等一的,要不今晚咱们去看看?”

  赵立德收起目光,哈哈一笑,“好好好,今晚咱们就去!”那人见终于将他注意力引走,松了口气,却不知这赵立德心里早有盘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