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认清内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谦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有些不敢置信,试探地将双手放在了她的肩上,待过了许久都没见她推开,这才终于相信了她真的抱住了自己。

  此刻沈谦的心情十分复杂,既有喜悦也有自责和心痛,他自责自己没有好好保护她,害她受了这样的罪,但察觉到她此时对自己的依赖的信任后,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开心。

  虽然沈谦很想这一刻就这样停止,但他还是担心孟筱然舌头上的伤,最终将她拦腰抱起抱了出去。

  孟筱然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此刻的她不想看到任何人,不想让人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什么。

  此时庄子上所有的人都被青枫带来的人给制住了,而赵立德此时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奄奄一息躺在地上。

  沈谦对青枫点了点头,“按我说的做,将他提着亲自送去赵家,不要声张,你亲自找到赵全盛,告诉他,我沈家与他赵家从此势不两立!”

  青枫点点头,走到赵立德身边,一把将他提了起来,沈谦抱着孟筱然走出了庄子,他没有回城里,而是带着她朝着另一个方向飞走。

  孟筱然只听到耳边风声阵阵,她闭着眼睛躲在沈谦的怀里,只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沈谦终于停了下来,他停在了一处庄子外,陈敬风一早收到消息已经焦急地等在了门外,见到他们时立刻迎了上来,“怎么样?”

  沈谦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两人匆匆进了庄子,将门关上了。

  百合也被叫来了,就是为了照顾孟筱然,不过当务之急是让陈敬风替她看看舌头上的伤,沈谦将她抱进房间放在床上,用被子替她盖好。

  他轻声对着双眼禁闭的孟筱然说道:“筱然,让敬风替你看看伤口。”

  孟筱然睁开眼睛,对着一旁满脸焦急的陈敬风点点头笑了笑,其实她也不是什么娇弱的女子,这种事情对于这个时代的女子或许不能接受,但对于她来说那个赵立德并未真的得逞,她此时至少还是清白之身。

  所以她不会像他们所担忧的那般要死要活,之前只是太过绝望,那一刻她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沈谦却出现了,犹豫黑暗中一缕阳光照亮了她的路。

  陈敬风见她状态还好,总算是松了口气,立刻走到床边坐下,对她说道:“筱然,你试着张开嘴,让我看看。”

  虽然整个嘴里现在很疼,但她还是依言努力地张开了嘴,陈敬风仔细看了看,而后松了口气,“还好,没有伤到舌中动脉,只是咬伤了,我这里有上好的伤药,抹上几日就好了,只是这些日子怕是无法进食了,待伤口好了才能喝些参汤。”

  沈谦一听没有大碍,总算是放了心,可一想到她要受这样的苦,他心里就难受自责到无以复加。

  陈敬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对一旁守着的百合说道:“百合,你去弄些热水来,伺候你家主子沐浴更衣吧,小心一些,别碰到她的伤。”

  “是。”百合点点头出去了。

  陈敬风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了一瓶药膏递给了沈谦,“这是伤药,还有棉棒,你用这棉棒沾上药膏涂抹在她的伤口处,每两个时辰就要涂一次。”

  棉棒这个创意还是孟筱然想出来的,因为陈敬风最擅长制作各类药膏,但涂抹药膏时却多有不便,她便想到现代较为方便的棉签,将这个想法对陈敬风一说,他立刻让人去做了一些,发现果真十分便利,之后便长期做了放在身边。

  陈敬风出去之后,沈谦拿着药膏和棉棒坐到床边,对孟筱然说道:“我会小心一些,你忍着点。”

  孟筱然点点头,张开嘴让他替自己涂了药,伤口上冰冰凉凉的,瞬间好受很多,那种灼热肿痛的感觉消去了不少,此刻她回想起来也不知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勇气,只是通过这一次她也明白了,咬舌自尽也是需要技巧的,她这样也只能受了伤,却死不了。

  不过也幸亏她方法不对,否则不就白白丧了命?虽然受了伤,但她现在却无比的庆幸,庆幸自己在危难之中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是的,她爱上了沈谦,这感情不知从何时开始,她也一直在逃避自己的心,直到那一刻,看到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才恍然发现,这份爱早已生根发芽。

  沈谦在替她涂药时,她一直盯着他看,似乎她还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他,从前他光芒四射,让她不敢正视,是不是也因为如此,她才不敢正视自己的内心?

  在经历了一场满是伤痛和背叛的感情后,她一度不愿意再敞开内心,即使知道沈谦为自己做的一切,她还是狠心地不去看,不去想,在云州的这些日子,她仿佛在梦里一般,对其他事不闻不问,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锦衣坊,以为这样便可以摒弃心中的杂念,过好自己的生活。

  可生活并不是她想的那样,你不去找别人麻烦便可相安无事,她小心翼翼低调生活,却还是被人伤害,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沈谦,她到底该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

  似乎一开始就是他给了自己生存下去的可能,他教会自己武功,让自己去做内应,给了她应有的报酬,让她有了在这里立足的资本,她曾经恨过他,觉得他冷漠无情,可最终才明白,最深情的也是他。

  沈谦察觉到她的目光,他竟有些脸红,孟筱然发现了他的耳尖红了,脸上也似乎挂上了可疑的红晕,她不由笑了笑。

  沈谦替她涂好了药,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孟筱然笑了笑,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嘴,沈谦这才想起她的嘴受了伤,这会是无法说话的,他哑然失笑,而后摇了摇头,“好吧,我糊涂了,你好好休息,洗了澡后让百合替你将手腕上的伤上药。”

  孟筱然点点头,脸上还挂着笑,这样的她跟往常很不一样,沈谦总觉得有些不对,但她如今说不了话,也问不出什么,只好满心的疑问离开了。

  百合这时也带人将热水送了过来,孟筱然待人离开后才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身上还裹着沈谦的外袍,双手环胸走到了屏风后,将裹在身上的衣袍拿开,露出了身上被撕破的衣衫,她心中一冷,不由回想起之前危急的一幕。

  过了一会她摇摇头,将脑中的思绪甩开,而后脱下了衣裳踏入了浴桶中,温热的水让她感觉舒服了许多,手腕处的伤口碰到温水后一阵阵的刺痛,但这都不算什么,此刻的她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渺小。

  孟筱然沐浴向来不喜欢别人伺候,即使是今日她也没让百合进来,百合不放心,一直守在屏风外,想着一有动静她便能第一时间冲进去。

  沈谦出来后便去了书房,陈敬风已经坐在那里,看到他进来时脸上还满是疑惑,有些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了?在想什么?”

  沈谦回过神,立刻摇摇头,“没什么。”

  “今日的事你打算怎么处理?”陈敬风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他知道以沈谦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赵家的,可如今沈谦地位尴尬,不宜太过张扬,他还是想提醒他一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过我是不会放过赵家,从今以后沈家与赵家势不两立。”沈谦脸上布满阴霾,眼神里全是杀意。

  果然如此,陈敬风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劝说道:“沈谦,我知道这赵家是咎由自取,可如今沈家的处境你也是知道的,虽说根基还在,可还是不要树敌太多,若是传到了郁京城,怕是会惹来麻烦啊。”

  沈谦冷哼了一声,“麻烦?你是说当今皇上?你以为他会不知道我上缴的那些并不是沈家的全部?只不过他如今羽翼未丰不想跟我们沈家为敌罢了。”

  “既然你知道这些,为何还要执意与赵家为敌呢?我觉得你还是低调一些为好,给那赵立德一些教训就好,不必闹得太大。”

  沈谦看着他,过了一会才说道:“敬风,在这个世上我最在乎的是什么,你知道么?”

  陈敬风有些愣住,沈谦接着说道:“沈家从皇商变成普通的商贾,其实我已经释然了,地位权利我都不在乎了,但是筱然是不可以被动的人,不能护住沈家百年的基业就罢了,若是我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我沈谦,又有何颜面再活在这世上?”

  沈谦这话让陈敬风触动很大,他有些震惊地看了沈谦许久,而后摇了摇头,“是我错了,我想得狭隘了,沈谦,我比不上你。”

  门外,孟筱然不知何时站在那里,此时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她擦了擦泪,没有进去,转身离开了。

  沈谦余光瞥向门外,陈敬风这时又开口,“刚刚你说的话,是说给筱然听的,还是真心的?”

  沈谦瞥了他一眼说道:“自然是真心的,这一次我是不会放过赵家,赵家父子,一个也别想跑。”

  “若是宋伯母不同意你这样做呢?”陈敬风又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