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章 往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氏拿着帕子捂着嘴呜呜地哭,沈誉立刻站起身走到她身边轻抚她的肩膀安慰,同时瞪了沈谦一眼说道:“你娘这是有感而发,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不孝子,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成亲,这都快成为你娘的心病了。”

  这时宋氏也缓了过来,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笑着说道:“我是太开心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让我等到你成亲了。”是啊,她从沈谦十八岁学成归来后便开始积极地替他寻找合适的姑娘,可没想到一直没有成功过,这一等就是近十年,她能不激动么?

  不过宋氏的性子向来是风风火火惯了,很快她就从激动和喜悦中回过神来,立刻站起身急匆匆地说道:“哎呀,我要赶紧派人去请这云州城里最好的媒人来,要去敬风那里提亲去,哎,还得拿出谦儿的生辰八字,跟筱然的八字一起送去庙里合八字……”

  宋氏边走边说,很快就离开了,沈谦看着他娘絮絮叨叨地离开,与他爹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笑了,虽然沈誉生性冷淡,但此时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笑意,沈谦知道他也很开心。

  “爹,能跟我说一说当年你跟娘认识的往事么?”沈谦知道他爹娘的感情一向很好,也曾从宋氏口中听到过一些往事,但他还是想听一听沈誉的感受,想知道以一个男子的视角,是如何看待的。

  沈誉没有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却柔和下来,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

  年轻时的沈誉也是惊才艳绝,在郁京城里也是个出名的人物,沈氏一族的下一任家主自小便要送出去学艺,沈誉也不例外,八岁便被他的父亲送了出去,待十八岁及冠才学成归来。

  沈誉年轻时也是心高气傲,眼界甚高,他回来后,媒人差点踏破了沈府的门槛,可他就是一个也看不上,待到了二十岁时,当时的沈夫人也开始着急了。

  于是某一日与相熟的夫人商议好一起去法华寺进香,目的其实是让沈誉与那家小姐相见,顺便培养一下感情,那位小姐容貌倾城,知书达理,沈夫人十分喜欢,满心希望自家儿子这次能够相中。

  沈誉被自家母亲强硬地要求一起去法华寺进香,便知道其中有诈,不过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两年来一直如此,他虽心中抵触,但却无可奈何,只是一直没遇到一个能让他心动的女子,所以他不愿去将就。

  那一日正值春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沈夫人与那位相熟的夫人闲谈几句便一起去寺里进香了,只留下了沈誉与那位小姐相对而立,两人都有些尴尬,那小姐更是低垂着头不敢与之对视。

  沈誉有些烦闷,他看了沈三一眼,转身便走开了,留下了一脸愕然的小姐和丫鬟。

  “少爷,据说这法华寺的后山是个好去处,此时各色花都该开了,美不胜收。”沈三看出来沈誉的不高兴,于是想了法子令他开心一点,沈誉一点想了想,便点点头,对沈三说道:“走,咱们去后山桃林。”

  此时本就是阳春三月,又因这后山有温泉,气温要比别处高许多,这里的花开得十分艳丽,比别处确实好看了许多。

  沈誉因被母亲强逼来相看女子的郁闷心情也好了许多,他信步走在这桃花林中,欣赏着美景,忽然听到了前面传来了声响,他不由顿住脚步。

  “小师傅,你替我谢谢方丈大师,谢他让我来采花。”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娇软中透着飒爽,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宋施主太客气了,方丈师尊说了,他还等着你的桃花糕,还有桃花茶,让施主做好了别忘记他。”一个略显稚嫩的童音响起,想来应该是个小沙弥。

  只听那女子如银铃般的清脆笑声传来,“小师傅,还请回去转告方丈大师,待芸儿将桃花晒干后便立刻做桃花糕,给寺里的师傅们都送去一些尝尝,可惜你们不能喝酒,若是能啊,我酿的桃花酿才是一绝哦。”

  小沙弥沉默了一会,而后结结巴巴地说道:“恩,宋施主……方丈师尊说……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在心中……”

  “哈哈……”清脆的声音又传来,令沈誉长年如冰山般的脸上竟浮上了一丝笑,“方丈大师太可爱了,我懂了,小师傅,你快回去跟方丈大师说,让她放心,我一定不会忘记他。”

  “是,那宋施主你慢慢摘花吧,午时我会送斋饭来,就在桃花林入口处,你记得去拿。”说完便是一阵沙沙声,想来是那小沙弥离开了。

  那边没再传来声响,沈誉有些好奇,那样一个爽朗的女子是何模样,于是他便悄悄往那边走去,沈三想要阻止却被沈誉用眼神制止住,低声嘱咐他道:“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过来。”

  沈三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说出口,看着沈誉往刚刚那处走去,只叹了口气摇摇头,只希望自家少爷千万不要如那戏文里说的,对个农家女一见钟情,这可就难办了。

  可事实上,沈誉看到宋芸儿的第一眼便被吸引了,他虽未经情事,但却知道自己这样的异样是为何,他看着眼前这个衣着简单的年轻女子,她正仰着头仔细摘着树上的桃花,表情认真,让人着迷。

  她不是沈誉见过最美的女子,甚至连刚刚见过的那位小姐也比她美,可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她身上的光芒四射,深深吸引着自己。

  宋芸儿不傻,被人这样盯着看她自然有感觉,于是有些疑惑地转过身,便看到了直勾勾盯着自己的沈誉,她恼怒不已,瞪着他说道:“你是谁?”

  沈誉被这声娇喝叫回了神,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而后对其抱拳见礼,“在下沈誉,见过姑娘。”

  宋芸儿一脸地诧异,“沈誉?就是那个皇商家的大公子沈誉?”

  没想到她竟知道自己,沈誉有些惊喜,笑着说道:“正是在下。”

  宋芸儿闻言不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而后撇撇嘴转回身,小声嘀咕道:“还道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竟是个登徒子!”

  沈誉身怀武艺,自然将她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哭笑不得,也有些暗暗后悔,刚刚自己确实太孟浪,竟让佳人误会了自己。

  他走上前对宋芸儿道歉,“姑娘,沈誉刚刚失礼了,只是看姑娘在摘桃花,有些好奇,才会如此,还望姑娘见谅。”

  宋芸儿看了他一眼,又继续摘桃花,不理会他,沈誉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对待,心里有些不舒服,但又有一丝新奇,对她的兴趣更甚,这之后便是一个摘花,一个看,这一待便是一天。

  宋芸儿摘了几大袋新鲜的桃花瓣,任务完成便要回去了,沈誉见状立刻上前帮忙,宋芸儿见他也不像是歹人,便随他去了,两人一道回了法华寺山脚下的一处农家小院。

  宋芸儿站在院门处对沈誉说道:“沈公子,你就送到这里吧,多谢了。”

  毕竟是孤男寡女,宋芸儿可不想让自己的爹娘知道她跟一个男子单独相处了一日,还让他送自己回来,若是被知道了,自己肯定要挨骂。

  沈誉也知道女子的名节重要,放下两个麻袋便走开了,身后传来了中年男子的声音,“芸儿,回来啦?”

  “哎,爹,我回来了。”清脆灵动的女声传来,宋芸儿,沈誉勾唇笑了,心满意足地回了城。

  沈氏夫妇得知沈誉要娶一个农家女,立刻震怒,沈誉在家与他们争执了许久,最后沈老爷和夫人都妥协了,因为沈誉说了,若是今生不让他娶这宋芸儿,他便终生不娶,那么几十年后沈家家主的位置便要传给族中的旁系子弟了。

  沈老爷拗不过自己的儿子,只能答应,派了媒人上门提亲,宋氏夫妇有些受宠若惊,更想不明白堂堂皇商之子,名满天下的沈公子怎么会看上了自家女儿?

  媒人本以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却不料被宋家姑娘自己给回绝了,说自己是个农家女,配不上沈家。

  沈老爷听了媒人的转述,十分不满,但也暗暗称道,觉得这姑娘倒是识时务,而沈誉听到这消息后便立刻赶去了城外的宋家。

  宋芸儿的爹娘只是个普通的农户,家中虽不富裕,但生活也不贫困,自己女儿不愿嫁便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宋芸儿的兄嫂却是觉得她疯了,尽说些酸言酸语去挤兑她。

  沈誉到时,宋芸儿正站在院子外的林子里偷偷抹眼泪,两人见了面自然又是一番争吵。

  这之后沈誉每日都要去找宋芸儿,初时她从不理会,渐渐的也软和了下来,沈誉知道,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便改变的策略,渐渐俘获了美人心。

  沈誉说着这些,脸上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沈谦看了不由暗暗吃惊,但转念一想,自己跟孟筱然在一起时不也是换了一个人一般,没什么好奇怪的。

  沈誉叹了口气,看着沈谦说道:“一转眼,我跟你娘成亲也快三十年了,如今你也要成亲了,谦儿,若是你真的爱她,一定要好好保护好她,不要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否则你会后悔终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