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零一章 成亲(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谦知道他说的是肺腑之言,见他面露伤心之色,知道他定是又想起了他娘被害的往事,于是安慰道:“爹,你跟娘如今不是好好的么?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世人羡慕不已。”

  说起这个,沈誉又笑了,“是啊,你娘生性单纯率真,不适合在大宅院里待着,我只好带她去各处游历,这样的生活才适合她。”

  “爹,我希望你跟娘能够安享晚年,我跟筱然成亲后你们便不要再离开了,如今沈家已经不是皇商,也没有了那么多争端,我在山中建了一处悠然山庄,打算婚后很筱然住进去,你们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沈谦不愿意父母今后还四处游历,毕竟年纪也大了。

  沈誉没有说话,“这个待我与你娘商议之后再说,你自去忙你的婚事。”

  宋氏做事雷厉风行,第二日便派了媒人上门提亲,本就是走个形式的事,所以很顺利地交换了庚帖,宋氏拿着两人的八字送去山上的寺中合,得到了天作之合的结论,自然是喜不自禁。

  这之后的一系列事情也都很快安排好了,最后婚期定在了三个月后,十月初八,是个黄道吉日,宜嫁娶。

  孟筱然除了陈敬风没有长辈,宋氏既要安排娶亲事宜,又要管起孟筱然嫁人的事宜,忙得团团转。

  孟筱然安心设计自己的嫁衣,待图稿画好了后便开始绣,她的绣功并不好,但还是想亲力亲为,不仅自己的嫁衣,连沈谦的新郎喜服她也要做,还有许多嫁妆被面,所以她还是很忙的。

  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专心窝在院子里绣嫁妆,陈敬风好不容易要嫁妹妹,也是激动不已,整日忙里忙外去替孟筱然置办嫁妆,用他的话说,虽然沈家有钱,但是他的妹妹出嫁,嫁妆还是要丰厚一些,这样才风光。

  陈敬风这两年在沈谦的帮助下赚了不少银子,但孟筱然却不想他花费太多,毕竟他以后还要娶妻生子,怎么也要为未来留点银子,于是她将自己这些年存下来的银子都拿了出来,送给了他。

  陈敬风看着盒子里放着了一叠银票,有些不悦地说道:“筱然,你这是做什么?哪有你自己拿钱出来办嫁妆的道理,这些银票你收好,当个体己钱,以后去了沈家也好有钱用。”

  孟筱然心中感动,但却摇了摇头,“大哥,你的银子怎么能全都用了,再说,我又不是没有积蓄,如今锦衣坊日进斗金,我也成了小富婆了,你还怕我去了沈家没银子花?而且沈家是什么人家,我去了怕是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倒是你啊,大哥,你以后总要娶妻生子,应该会自己留些家业才是。”

  陈敬风笑着摇摇头,“我还是研究我的医术比较好,娶妻生子还是算了,所以你也不要为我留家业了。”

  孟筱然不依,“大哥,你若是不依我也不要你给我置办的那些嫁妆。”

  陈敬风拗不过她,最后只好收下了她的银票,答应用她的银子去置办些铺子和田产,孟筱然这才作罢。

  大婚前一个月,霓裳回来了,她如今终于将手里那两个姑娘带上了路,能够管住庄子上的活计,她要赶回来替孟筱然绣些床单背面,也算是尽些心。

  孟筱然见到她回来,如获大赦,她这两个月好不容易将自己的嫁衣和沈谦的洗袍都绣好,还有许多嫁妆没绣,她有些着急了,这时候霓裳回来,简直就是救星。

  “霓裳,你回来就太好了,我绣工不好,绣得太慢了,这些鸳鸯背面和枕套我都交给你了。”霓裳还是第一次在孟筱然的脸上看到这样小女儿的情态,不由看了许久。

  孟筱然见状有些疑惑,“怎么了,霓裳,几个月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这样盯着我看做什么?”

  霓裳摇摇头,“姑娘,能看到你过得幸福真好,我从未见姑娘这样开心过,沈公子是个好人,他定会对姑娘好一辈子,霓裳真替你开心。”

  孟筱然看着她湿润的眼眶,心中一阵感慨,放下了手中的针线起身走到她身边,拉着她坐下,“霓裳,我也相信你一定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有了霓裳的帮忙,孟筱然终于从那些繁杂的绣活中解放了出来,她只需绣一些丝帕,做些里衣,这些都简单许多。

  霓裳手脚很快,不出半月便替她绣了六床崭新的鸳鸯背面,还有配套的枕套,之后又替她做了男女各八双鞋,说这是女子出嫁时必须要带去的嫁妆。

  大婚前十日,孟筱然才终于解放了,无比怀念从前悠闲的日子,她闲下来后先是大睡了一日,之后才开始恢复正常,可霓裳哪里能让她歇着,第二日便又拉着她出去看首饰。

  如此这般,日子竟也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大婚前夕,沈谦这三个月来比谁都难熬,因为孟筱然要忙着绣嫁妆,根本没时间见他,他只能每日抽空去看看她,话也说不上两句,就更别提有什么亲热的举动了。

  终于到了大婚前,他也算是松了口气,想到明日就能迎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他有些激动,想着晚上再去看一眼孟筱然,却被宋氏给碰到了。

  “跟你说了,成亲前一日不可见面,你怎么不听?”沈谦见宋氏穿戴整齐,像是要出门的模样,母子二人竟在大门处碰到了。

  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笑着问道:“娘,这么晚了,您还要出去啊?要去哪里,儿子送您去吧?”

  宋氏哼了一声,不接受他的讨好,“不必了,我会让人送我去,你未来的媳妇我替你去看,保证明日让她全须全尾地嫁过来。”

  沈谦没想到宋氏这个时候竟是要去孟筱然那里,他有些诧异,“娘,你这个时候去那里做什么?”

  宋氏瞥了他一眼,“这你就别管了,你给我安分点待在家里,明天一早可要起来忙,我走了。”说完便出去了,沈谦有些无奈地摇摇头,既然去不了,那他只能回去了。

  宋氏大晚上过来,孟筱然有些诧异,她正有些紧张地睡不着觉,没想到宋氏会过来。

  “伯母,您怎么来了?”

  宋氏看着她笑了笑,对身后的丫鬟点点头,那丫鬟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了她,“你们都下去吧,把门关上。”

  丫鬟们都下去了,宋氏捧着那盒子走到床边,对还呆呆站在原处的孟筱然招招手,“筱然,快过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孟筱然立刻走了过去,其实宋氏此时来,又带了东西,她心里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这难道就是从前看的那些古代小说里所说的,婚前教育?

  她脸有些发热,好在屋里灯光昏暗,宋氏没有察觉,她笑得十分慈爱,将孟筱然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而后打开身边的那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本册子出来。

  宋氏其实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儿子好不容易娶妻,而孟筱然又没有父母做主,她这个婆婆自然要担起些事,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小夫妻日后的生活幸福着想也是好的。

  她拿着那本册子,脸也有些微微发红,看着孟筱然说道:“筱然,今日我来是想嘱咐你一些事,明日你便要成亲了,这洞房花烛是不可避免的,你没有娘亲,只好我来教你这些了……”

  孟筱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对于两性问题,即使是没有见过猪跑那也是见过猪肉的,曾经也瞥见过宿舍姑娘聚在一起看那种成人片,她虽然没跟着一起看,但却也知道了男女之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氏尽职尽责地将一些细节说给她听,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最后宋氏轻咳了几声说道:“这本册子你晚上仔细看看,再联想我说的那些,以你的聪慧,肯定会懂得。”

  孟筱然红着脸接过那本册子,宋氏看着她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手,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筱然啊,你没有娘亲,日后嫁到了沈家,我不仅是你的婆母,也是你娘亲,我会将你当做自己的女儿来教,你也不要跟我太生分,不管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要是谦儿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也大可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

  孟筱然闻言眼眶一热,红着眼睛点点头,宋氏笑着说道:“这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啊,总会有些磕磕碰碰,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你要时刻记得,你们两人是要相濡以沫共度一生的人,不管发生什么,你们都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只有这样才能相互扶持走一生。”

  宋氏这话都是肺腑之言,孟筱然用力点点头,“多谢伯母,筱然会记住您的话。”

  “好了,时辰不早了,我回去了,你也早些休息,明日一早还有的累。”宋氏笑着站起身,孟筱然将她送走后才回来。

  她拿起放在床上的册子,心里知道这定是一本春宫图,想了想还是翻开了,她本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但看到里面那些五花八门的姿势还是羞红了脸,看完最后一页她立刻合上了册子,将它收好放在了自己明日要带的箱笼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