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零三章 祭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百合吐了吐舌头没说话,孟筱然但笑不语,她觉得杜鹃这样做很对,沈府虽说不是什么王宫侯府,但也是大户人家,虽说沈谦跟她感情好,但她也不能恃宠而骄,放纵陪嫁来的丫鬟。

  所以有杜鹃这样沉稳内敛的大丫鬟管着百合一些,她也放心许多,看到百合脸色不好,她也有些不忍,于是笑了笑宽慰道:“百合天真烂漫,这样的性子很好,但是你姐姐说得对,你们是随我陪嫁到沈府的丫鬟,虽说从前你们也是沈谦的人,但那个时候身份不同,也随意一些,但日后你们在这府里的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我,所以还是要注意一些,不过关起门来,咱们几个还是跟从前一样,不必太拘束。”

  百合闻言使劲点点头,脸色也好了许多,“恩,少夫人,奴婢一定谨记您的教诲。”

  孟筱然不由失笑,摇了摇头说道:“现学现卖还挺快的,不是跟你说了,咱们四个单独在一起时还跟从前一样,不必拘束,压抑了天性我也不喜欢。”

  百合闻言立刻笑了,又看了看杜鹃,神色颇为得意,杜鹃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点了点她的脑袋,霓裳看孟筱然面有皮色,想了想说道:“姑娘,外面的宴席还不知什么时候结束,反正时辰还早,要不然你换下嫁衣先睡会,待会我们再替你穿上。”

  孟筱然昨夜因为紧张没有睡好,一大早又被拉起来梳洗打扮,现在她确实很困了,甚至想卸妆梳洗换上常服去睡觉,可似乎这不现实,因为晚上还要祭祖,这是沈家的家规,家主娶妻当天要祭拜先祖,并将孟筱然的名字上到族谱上,这样她才算真正成为了沈家的一份子。

  她接受了霓裳的建议,站起身让几人替她脱下了繁重的嫁衣,只着了红色的里衣便躺下了,霓裳对杜鹃和百合点点头,三人便小心翼翼地离开了,屋外一片寂静,孟筱然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再睁开眼时感觉到有东西在脸上爬动,定睛一看,竟是沈谦坐在床边,他的手正放在自己的脸上,外面的日头已经小了很多,时辰应该不早了。

  孟筱然坐起身问道:“什么时辰了,没耽误祭祖吧?”

  沈谦笑了笑说道:“再睡下去就耽误了,所以我才叫醒了你。”

  “让霓裳和杜鹃她们进来吧,还要让她们帮我重新装扮一下。”孟筱然说道。

  沈谦看着她的脸许久,直看得孟筱然面红耳赤,忽然他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娘子,虽然你今日很美,但我还是更喜欢你未施粉黛的模样,今夜入睡前还是洗了这妆容吧。”

  “说什么呢,快别闹了,再这样时间真的来不及了。”孟筱然红着脸推开了他,沈谦也不再逗她,起身走出了里间,去唤了守在外面的几个丫鬟。

  霓裳她们本就打算进来伺候的,谁知沈谦会忽然过来,三人自然不好再进来,不过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她们也有些着急,生怕耽误了祭祖的吉时。

  百合手最巧,很快便将孟筱然的发髻给梳好了,虽不及早上那位妇人的好,但已经看不出区别了,三个人再次合力,将那几斤重的凤冠戴在她的头上固定好。

  孟筱然感到头上一重,头都不敢轻易地晃动,只能平视着前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此时她们已经替她补好了妆容,又恢复了早晨那般艳光四射的模样,跟往常的她非常不一样,似乎是换了一个人,她想起沈谦刚刚的话,脸又有些发热,幸好有胭脂做掩盖,看不出端倪。

  待嫁衣穿好,外面的最后一抹残阳也消失了,已近酉时,她们必须要立刻过去了,吉时是酉时三刻,从他们的院子走过去大约需要一刻钟,所以必须立刻动身了。

  因为孟筱然是新嫁娘,所以她还是需要乘坐轿子,一顶红色的六人抬轿就停在院门处,霓裳走过去替她将轿帘掀开,杜鹃百合手扶着她将她送进轿子里坐下。

  两人明显感觉到自家主子刚进去时身体一僵,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杜鹃立刻低声问道:“主子,怎么了?”

  孟筱然继续往里面走,在轿子里坐下,对外面说道:“没什么,快走吧,别耽误了吉时。”

  “起轿。”霓裳的声音传来,轿子被抬了起来,平稳地朝着祠堂走去。

  孟筱然端坐在轿子里,有些无奈地看着坐在她身旁的沈谦,她刚刚一进来就察觉不对,一抬头就看到他坐在那里,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你怎么也跑到轿子里来了?”孟筱然瞪了他一眼,她可是知道,这样是不合规矩的,因为事先宋氏便派了人来说了今日祭祖的各项事宜,新娘只能乘着轿子去祠堂外候着。

  而沈谦则必须提前进祠堂,给沈家的各位祖先都上一注香,待吉时到了才去迎接新妇,两人一同跪拜,后有大师念经颂福,并在族谱上加上孟筱然的名字,自此才算礼成。

  沈谦看着她笑了笑,拉住她柔弱无骨的玉手,“我只是想跟你多待一会,咱们似乎有三个月没有好好在一起说话了,这段时间你几乎没有时间,所以我想好好跟你说会话。”

  “以后不是有的是时间,哪里急于一时,你快下去吧,被你爹娘知道了肯定要骂你。”孟筱然催促着他下去。

  沈谦忽然双手抓住她的肩,仔细看着她……的唇,孟筱然看出来他想做什么,立刻伸出手挡在他的嘴上,沈谦忍不住笑了,笑得十分开怀,外面的霓裳几人都听到了声响,几人对视了一眼,都低垂下头,装作不知。

  沈谦一手捉住孟筱然放在他嘴上的手,不让她逃脱,仔细亲吻她的云手,嘴里还低声说道:“你那嘴上抹了太多口脂,我也下不去嘴,这手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

  孟筱然感觉到掌心湿湿麻麻的,想要抽回来,却被沈谦紧紧抓住,过了好一会,他才将她的手从嘴边移开,不过却还是没有松开她的手,“我待会就下去,不会被发现的,筱然,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

  “我也高兴。”孟筱然看着他笑了,两人经历了许多,最后走到了一起,这他们都有些感慨。

  沈谦悄悄地离开,在孟筱然赶到之前便到了祠堂,沈誉和宋氏已经等在那里,祠堂里还有几位沈家族中德高望重的老人,此次沈谦成亲,沈誉便写信给了众人,大家千里迢迢从各处赶来了云州。

  沈谦进了祠堂,给那几位上了年纪的老者见礼,“见过各位叔祖伯。”

  那几人纷纷点头,沈家这一代的家主沈谦,显然要比他父亲更有魄力,不然也不会在皇室的争斗中全身而退,沈家几位老者对他都很满意。

  沈谦接过沈三递过来的香,上前点燃,从最前方开始,给沈家的每位祖宗都上了香,此时孟筱然早已等候在外,酉时三刻一道,一位身穿袈裟的老和尚扬声喊道:“吉时到~”

  沈谦走了出去,将坐在轿子里的孟筱然接了下来,牵着她的手缓缓走进了祠堂,地上早已准备好两蒲团,两人跪了下去,对着祖宗的牌位,叩拜了三次,最后那老和尚走到他们二人面前,嘴里念念有词,不知在说些什么。

  孟筱然知道,这应该就是诵经祈福了,过了一会,老和尚停了下来,缓缓说道:“上族谱。”

  沈三立刻捧着族谱送了上来,老和尚将其翻到最新的一页,在沈谦的名字旁写下了孟筱然的名字,这之后这祭祖之礼才算是结束了。

  这之后还有晚宴,是接待沈氏一族的族人亲戚,沈谦这个家主兼新郎官自然不能缺席,孟筱然则是又被送了回来,不过这一次她总算是可以沐浴更衣,卸了这脸上厚重的妆容了。

  躺在洒满花瓣的浴桶里,她的意识都有些涣散,沐浴好后,换上了崭新的红绸里衣,穿上桃粉色的常服,她坐在那里由着杜鹃替她绞干头发。

  头发被绞得半干时,孟筱然便让杜鹃停下了,如今天气也不冷,这样半干着散下很快便能自然吹干,没必要再劳累她们了。

  “主子,少爷又派人送来了晚膳,要吃么?”百合走进来问道。

  孟筱然点点头,“恩,吃吧,我也饿了。”百合点点头,让人将食盒送了过来,不一会便摆了一大桌菜。

  她看着这一桌子的菜,摇了摇头,对百合和杜鹃说道:“你们都一起坐下来吃吧,这么多菜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杜鹃和百合都摇了摇头,“奴婢们怎么能跟主子一起用膳?主子您先吃吧,吃剩下的赏给奴婢们就好。”

  孟筱然皱了皱眉,但也没法,她知道想要改变这些人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是不可能的,于是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这里一共十个菜,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这样吧,你们给我留三个菜并一份汤,剩下的都端下去,你们三个一起吃了,忙了一天你们也饿了,不必在我身边伺候,跟了我这么久,你们也知道我的习惯。”

  杜鹃和百合对视了一眼,最后都看向了霓裳,霓裳是跟在孟筱然身边最久的人,也是最得她信任的人,杜鹃和百合凡是都喜欢听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