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麻烦又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孟筱然拿着布巾遮住了前胸立刻回过身,沈谦却已经逼近到她面前,他身材高大,站在她面前十分有压迫感。

  孟筱然看着他光裸的身体上不断有水珠滑落,不由红了脸,即使是摆在现代,沈谦的身材也是极好的,常年练功让他的身材线条十分好,精壮有力。

  “你要做什么?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孟筱然怕他又胡来,只好搬出自己白日里说的惩罚。

  沈谦却是邪魅一笑,伸手扯开了她手中的布巾,更加逼近她,她此时背靠在光滑的石壁上,只能以手抵在他胸前,将两人隔开了一丝丝距离。

  “我只答应了不进屋睡觉,可这是外面,又不是屋里,在这里要了你可不算违反了咱们的约定。”沈谦低下身子凑近她耳边轻轻说道。

  孟筱然全身的汗毛竖起,她暗恨自己的没用,又恨沈谦的无耻,“你还是不是男人,说话不算话!”

  沈谦忽然轻笑出声,“我是不是男人,难道你不是最清楚么?然妹妹?”

  “你……”孟筱然气结,跟沈谦斗嘴她向来是没有赢面,她便闭上嘴不说话了。

  沈谦这时却忽然松开了她,靠在一旁的石壁上,身子躺了下去,“好了,不逗你了,你洗好了就快走吧,夜风凉,记得擦干身子,别吹了风着凉了。”

  孟筱然有些诧异他竟如此好说话,不过这对她来说可是好事,由不得她多想,她立刻将身上的水擦干,快速套上了衣服打算离开。

  “夫人。”沈谦忽然出声。

  孟筱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疑惑地看着他,沈谦冲着她邪魅一笑,“总有一天我会在这池子里要你,一直要到你昏死过去。”

  “流氓!”孟筱然骂了一声便红着脸离开了,沈谦不由哈哈大笑,看着她的身影匆匆离开后,他脸上的笑才渐渐收了起来,换上了凝重,他叹了口气,而后闭上眼睛,靠在了池子里闭目养神。

  第二日,孟筱然起来后沈谦已经从外面练剑回来了,刚从温泉池子里沐浴回来,头发还披散着,看到她后笑着说道:“快来用早膳吧。”

  “你头发还滴水呢。”孟筱然看着他的头发说道,沈谦不甚在意地挑了挑眉,“不碍事,过会就干了。”

  孟筱然不赞同地皱了皱眉,走到屋里拿了两条干布巾,走到他身后替他绞发,沈谦眼中全是笑意,心中更是觉得幸福,想到此他的眼中划过坚定,这样的幸福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

  不过一瞬间,他心中便已经有了决定,两人用完早膳后,沈谦换上了外袍,让孟筱然替他束了发,自从成亲后,他束发的事便交给了她,开始她做得并不好,他便就顶着有些松散的发髻到处走动,孟筱然下定决心要束好发,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如今已经是有模有样的了。

  “筱然,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待在山里,哪里也不要去,敬风过两日便会过来了,到时候你们兄妹一起商议着做香脂的事,你便不无趣了。”沈谦抚了抚她的发丝,一脸温柔地说道。

  孟筱然则有些诧异,心中更有些不好的预感,难道真的出事了?

  “你要去多久呢?”她有些担忧地问道。

  沈谦迟疑了一下,而后回道:“少则半月,多则一月我就会回来,别担心,乖乖等我回来。”

  孟筱然怎么能不担心,她拉住沈谦的手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不要瞒着我。”

  沈谦笑了笑,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别瞎想,能有什么事?只是生意上出了些事,我要跟青枫去处理一趟。”

  青枫已经到了,正等在院门处,脸色也不是很好,孟筱然看着他的模样,心里更加没底了,她不相信只是生意上的事,沈谦肯定是有事情。

  沈谦走向院外,对青枫点点头,两人便离开了,青枫临走时悄悄回过头深深看了一眼孟筱然,更加坚定了她心中的想法,这时杜鹃走了过来,将一张字条递给了她。

  “主子,这是青枫公子刚刚悄悄塞给奴婢的,让奴婢交给您。”

  孟筱然赶忙接过来,打开了字条细细一看,立刻变了脸,身形如风一般快速追了出去,沈谦和青枫早已消失不见,她心中焦急万分,若是沈谦他们已经离开,她就更不要想追上他们了,这山里机关重重,她也是见识过了。

  她只能拼尽全力奋力追赶,终于在出口处看到了沈谦和青枫的身影,“沈谦!”

  她大喊一声,沈谦身形一顿,转过身便看着她匆匆追来的身影,他一瞬间便想到了什么,眼神犀利地看了青枫一眼,青枫立刻低下头不敢说话。

  孟筱然在沈谦面前停下,身形不稳,立刻扑向了他,沈谦赶紧上前接住了她,有些不满地说道:“跑这么急做什么?”

  孟筱然喘着气,看着他的眼中有些担忧和急切,“跟我回去,我有话要跟你说。”

  “筱然,我真的有事要做,等我回来再说,好么?”沈谦已经猜到是青枫向她泄露了消息,但他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拦截东方铄,不让他回郁京城,所以今日他必须要离开。

  孟筱然怎么可能让他离开,她冲青枫使了个眼色,青枫低着头离开了,没敢看沈谦,待青枫走开后,她立刻紧紧抱住了沈谦的身子,靠在他怀里说道:“我不想让你去冒险,不过是一个平妻,随便他送来多少个,我都不在意,我们不去理他,就在这悠然山庄过咱们自己的生活,好不好?”

  沈谦闻言心中很是触动,“筱然,这不过是开始,若是他一直忘不了你,那咱们一生都要受他的压制,虽说我们可以不去理会,可我不想你受委屈,我说过这辈子只娶你一个人,别说是平妻了,就是一个妾室通房,我都不能让他送来,我之前放了他是我的失误,这一次我已经调查好了,他受了重伤,走得不快,如今还在平洲,我们日夜兼程很快就能赶过去。”

  孟筱然一听他竟然还这样执着,心中焦急万分,“沈谦,为什么你就不能想想我呢?若是东方铄只是个普通人,你要杀便杀了,可他是当今的皇上,别说如今他受了重伤,他已经走了这么些天,就算还在平洲,那他的暗卫怕是早已赶到了,如今他身边肯定如铁桶一般,你带上所有的暗卫过去要拼死一战么?就算最后真的赢了,那咱们自己的损失又有多惨重?这些暗卫虽然没有家人,可他毕竟是跟你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你就不心痛么?”

  见沈谦脸色松动了,孟筱然又继续努力,“而且若是咱们失去了这些暗卫,以后又有谁来保护我们?我们能挡得过叶春秋那些人么?”

  沈谦没有说话,孟筱然知道自己说的话起到了作用,她又放松了语气,轻松地说道:“我知道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当然我也不希望有个女人来跟我分享你,就算真的是魏雪,我也不会让她得逞,等她来了,我有的是办法治她,你难道还不相信我?东方铄现在越来越让人摸不透,不过我还是相信他是个君子,他就算为了报复,回去就派人送魏雪过来,我想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再说了,云州天高皇帝远,到了这里,还不是我们做主?”

  沈谦看着她一脸认真、努力说服自己的模样不由苦笑了一下,摸了摸她还有些红晕的脸蛋说道:“可魏雪若真的是平妻,就算咱们不去承认,外面也会这样认为,你真的不在意么?”

  孟筱然笑着说道:“我们如今都住在这山里了,外界怎么看我又在乎什么?我本就不喜欢应酬,更不可能跟那些夫人打交道,她们就算想看我笑话也没地方去看。”

  “当真这样想?”沈谦问道。

  孟筱然点点头,“跟咱们今后一生的安稳相比,平妻真不算什么,若是你去弄个平妻回来,或是什么红颜知己,那我肯定跟你没完,但眼下情况特殊,我自然是知道轻重,你也不要为了我而冲动,好么?”

  “哎……”沈谦长叹了一口气,“罢了,就听的,等到真的送了人来再想办法处置吧。”

  孟筱然见他终于听了自己的劝,总算是松了口气,沈谦却是捏了捏她的脸说道:“若是日后因此而烦心,看我怎么收拾你!”

  孟筱然拉下他的手笑着说道:“我保证不会,不过你也要保证不会动心。”

  沈谦闻言不由嗤笑了一声,“动心?就她也配?若不是当初看在你跟她关系匪浅的份上我连看都懒得看她,都是为了你救她出去,这倒好,给自己惹了个**烦。”

  “好了,好了,都怪我识人不清,我认错了还不行么?咱们别提这些糟心的事了,去风雨楼好么?”孟筱然拉着他的手笑着说道。

  沈谦一听眼睛立刻一亮,搂她进怀里,凑近她耳边低声说道:“那到了山上是不是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孟筱然脸一红,想着自己刚刚才求了他答应不出去,这会若是还拿那“惩罚”说事,未免太过矫情,于是红着脸点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