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打翻醋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孟筱然闻言不由失笑,沈谦还真是能想得出,让个习武之人去抄经,她看着青枫一脸菜色苦恼不已的模样,心里也有些同情,毕竟当时若不是他给自己送信,还不知道会出什么样的乱子。

  这事说起来也是她引起的,她点点头说道:“你放心去做事吧,我会同你家公子说的,不过到底能不能说得动,我也不能保证。”

  青枫见她答应已经是大喜,“多谢夫人!青枫现在就去替夫人找人,保证令您满意!”说完整个人一扫刚刚的颓废,又像打了鸡血一般快速跑开了。

  他心里十分清楚,夫人虽嘴上说不一定能保证说动公子,可他敢断定,公子一定会听夫人的话,就他家公子这些年来为了夫人做的那些事,青枫早就将其划归为妻奴的行列,夫人答应解救他,那么他离自由就不远了。

  孟筱然看着他满身活力地跑开,笑着摇了摇头,正巧沈谦从书房走了出来,看到她笑便有些好奇地走过来问道:“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孟筱然因要吩咐青枫事情,此时正站在院子门口,看到他走过来便走进去,与他一起往回走,“刚刚我吩咐青枫去替我办事。”

  “哦?你让他替你办事?”沈谦眼睛眯了眯,不知道她让青枫办事与她笑得开心有何干系,不过他的妻子因为别的男人笑得开怀,这一点让他十分的不爽,哪怕那个男人在他眼中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但只要是男人,那就不行。

  孟筱然哪里知道他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继续说道:“我让他替我去云州城里多找些懂医术的姑娘回来,我不是跟你说过,我要培训一批人出来,不过要找到这些人可不简单,所以我只能借了你的得力干将一用,你没有意见吧?”

  借用是没意见,可你看着他笑得这么美就不行了,沈谦默默想着,嘴上却是说道:“青枫是我的人,自然就是你的人,你想吩咐他做什么便做什么,我有什么意见?”其实某人心里的酸水已经快漫到脖子上了,可嘴上却是说得十分漂亮。

  孟筱然丝毫不知,想着刚刚答应青枫的事,于是拉着沈谦进了屋子,在外间的圆桌旁坐下,又替他倒了一杯茶,看着他喝下后才说道:“青枫这次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也不是一日两日便能完成的,所以我想替他在你这求个情。”

  沈谦心一沉,脸上的不悦是再也忍不住了,孟筱然见他不高兴,还只当他是因为青枫之前偷偷报信的事,不在意地说道:“青枫不过是担心你冲动,他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是对你忠心耿耿,你就别再气他了,就免了他的罚了吧?”

  沈谦面色微冷,瞥了她一眼说道:“是青枫让你求情的?”若是青枫不说,她又怎么能知道?

  答案不言而喻,孟筱然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沈谦心中的醋意却是大起,“这小子如今胆子是越来越大,竟敢来你这里嚼舌根,看来我罚他一百遍还少了,待他回来了再加一些吧。”

  孟筱然没料到自己没给青枫求了情,反而害了他,心中愧疚不已,更觉得沈谦有些过了,“青枫可是你的人,对你也是忠心耿耿的,你就这样对他也不怕他寒了心?”

  沈谦见她还在为他说话,心中不悦更甚,“他敢在我的夫人面前卖乖,我也不怕他寒心,若是寒心了最好,滚得远远的,不要让我瞧见!”

  孟筱然再迟钝,这会也算是明白了,看着沈谦气的不轻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沈谦正是怒火中烧,她这样一笑,就更加恼火了,瞪着她说道:“你笑什么?”

  在孟筱然的眼里,此时的沈谦就像个玩具被人抢了的孩子,说不出的可爱,这哪里还像从前那个狡猾无情的沈三公子,原来陷入了爱情里,每个人都会变,怪不得以前听人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会为零,现在她总算是见识到了。

  孟筱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用鼻子用力地嗅了嗅,还故作严肃地皱着眉头说道:“我怎么闻着这屋子里味道这么大?”

  沈谦见她答非所问,有些莫名其妙,冷哼一声说道:“什么味道?我怎么没闻见?”

  “恩,似乎是一大缸醋坛子被打翻了,所以才会这么酸,你没闻见么?”说着她还煞有其事地用手扇了扇,挑挑眉看着他。

  沈谦顿悟,立刻恼羞成怒,立刻将孟筱然给拽进了怀里,想要惩罚这个笑话自己的小女人,但却不知从何下手,只能愣愣地瞪着她。

  孟筱然窝在他怀中哈哈大笑起来,沈谦看着她笑得如此开怀,渐渐地心中那点怒气也都消了去,孟筱然笑了许久,都隐隐感觉到肚子有些疼,怪不得以前听说大笑也可以减肥,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沈谦故意冷着脸瞪着她,“笑够了么?”

  “哎呀,不行,我不能再笑了,太累了。”孟筱然按了按腹部止住了笑,抬起头看着沈谦,伸手捧住他的脸,凑近了亲了亲他还冷着的脸。

  沈谦没想到她会如此主动,一时也愣住,本来冷着的脸部线条也柔和了下来,孟筱然看着他笑了笑,“夫君,就连青枫的醋你也吃?他虽然如今已经二十出头的年纪,可你也知道他还是完全没开窍的孩子一般,这样的飞醋你竟也吃了?”

  沈谦被她说得有些不自在,脸上浮起了可疑地红晕,这样的他更加可爱,让孟筱然爱极了,她的手在他俊美无俦的脸上摸了摸,又说道:“在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别的男子在我眼中都不是男人,只是一个和我一样有着生命的生物而已。”

  这个说法虽然怪异,但沈谦却觉得该死地受用,脸上不自己又带上了笑,孟筱然又说道:“青枫也是知道我在你心里的地位,知道在我这里求情管用,这才跟我说的,你以为如果没有你,他会听我的话?我可是还记得当初为了你,他三番两次地跟我翻脸,冷言冷语说得我都无地自容。”

  沈谦被她一说也记起当初那些往事,而青枫那副恨不得杀了孟筱然的表情他还历历在目,刚刚因为嫉妒而生起的那些不满渐渐消去,记起的也都是他的好来。

  孟筱然见自己说的话有了作用,但也知道物极必反,她说到这个份上了,若是再劝怕是又要惹得这个男人吃醋,至于青枫,只能自求多福了,祈祷他的主子大发善心吧。

  两人经此一事,不知为何,感情似乎更加好了,他看着孟筱然在他面前越来越放松,越来越像个小女孩一般爱撒娇耍赖,甚至是取笑自己,不知为何,心就似被融化了一般,从前他爱她,是因为她的倔强、她的聪慧,她受伤却故作坚强的神情……

  可成亲后,他才看到了那个真正的她,或许这才是她原本的模样,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爱,而且有种越陷越深的趋势,他丝毫不害怕,也不担心,就让他们一起携手沉沦在这样的感情里好了。

  孟筱然要办的事情确实没有那么简单,单是去购置那些蒸馏器具就要颇费一番功夫,番邦路途遥远,好在沈谦在那里也有商号,派人送信过去便会有人去买,但是送回来却是要费些时日了。

  而青枫奉命去挑人,那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心力,想着夫人替自己说情便能免了那抄经的惩罚,他做得也更加卖力了,挑起人来也更加细致,必须要亲自过目。

  事情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孟筱然已经完全学会了制作香露,陈敬风也乐得轻松,将这事丢给她后便去倒腾自己的药山了,这些日子,孟筱然几乎将这山里所有的花都用尽了,制作出了许多香露出来,山庄里的姑娘们人手一个,都是爱不释手,试问哪个女子不爱美呢?

  自己学会了,孟筱然便开始教杜鹃和百合,她果然没有看错,杜鹃和百合姐妹俩不仅会武功,而且还精通医术,不过比起陈敬风那是差得远,所以这些日子便一直没有用武之地,孟筱然便也没有发现,一问之下才知道。

  孟筱然当下决定教会她们姐妹,于是这之后每次制作时便带着她们二人,两人本就有医学的基础,学起来十分快,且她们对花卉香味似乎特别敏感,孟筱然似乎明白了她们为何叫杜鹃和百合了。

  日子在忙碌中过得十分快,既充实又快乐,让她几乎要忘了之前发生的不快,以及很有可能会到来的平妻,而就在她沉浸在快乐中时,那一天就忽然到来了。

  那一日离开许多日的青枫匆匆回来,脸色也不太好,正好被孟筱然撞上了,她正带着杜鹃和百合做完香露回来,看到他时先是有些诧异,正想问话便发现他脸色不对,似乎没看见她们一般急匆匆进了悠然院。

  敏感如她,立刻发现了不对劲,她知道肯定是出事了,而那事极有可能便是之前那件事,本来过去了这么久丝毫没有动静,她还曾经抱有幻想,或许东方铄回去后便改变主意了呢?

  可是似乎是她太天真了,该来的总会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