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之绝色女卧底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毁圣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谦冷眼看着她,魏雪当真从宽大的袖摆里拿出了一卷明黄的圣旨,一脸殷切地递给了沈谦,沈谦接了过啦,将其打开,孟筱然也望了过去,上面便如所有的圣旨一般,先是夸了沈谦一通,而后夸了魏雪一通,最后下旨赐婚。

  孟筱然从来不怀疑这圣旨的真假,只是不知沈谦要做什么,这边沈谦也将圣旨看完了,作势递还给魏雪,待她伸手接过的一瞬间,那圣旨竟在沈谦的手中化成了灰烬,被风一吹便没了。

  “安阳郡主,你这是做什么?就算你对皇上不满,那也不能毁了这圣旨啊,你要知道损毁圣旨可是杀头的大罪。”沈谦凉凉地开口说道。

  魏雪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的手,她刚刚明明已经抓住了那圣旨,怎么会在一瞬间便没有了?她的手心还留下了一些灰烬,她整个人都呆住了,许久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孟筱然也是震惊不已,她没想到沈谦胆子会这么大,竟会将这圣旨给毁了,原本他们不去理会那些皇宫里的人就已经够大胆的了,没想到他还有更厉害的后招。

  夏荷和秋月一直低垂着头,三人之间发生的事她们都没看见,目睹这一切的也只有沈谦和孟筱然,以及此刻还呆若木鸡的魏雪,她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过了许久她才回过神,一脸受伤地看着沈谦,“夫君,你就如此不待见我?”

  沈谦神色瞬间便冷,周身似乎布满了杀气,看得魏雪一个激灵,“我刚刚跟你说过,不要叫我夫君,你还不配!”

  说完又看着前方,吩咐道:“来人,将安阳郡主带下去,安置在海棠院。”

  海棠院是最北边的院子,虽然不小,但却十分偏僻阴冷,孟筱然看着沈谦,心里却觉得十分快慰,从前觉得他太过冷漠,如今看来,他这样的冷漠对于自己来说竟十分受用。

  她正想着,忽然脚边的裙子被揪住,她低头看去,却是魏雪不知何时跪在了她身边,抓着她的裙摆哭泣道:“姐姐,我知道我从前做了错事,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姐姐你就劝劝夫……沈公子,让他留下我吧,我不会跟你争宠的,只要他时常去看看我就好,姐姐,我求你了……”

  孟筱然皱了皱眉,沈谦也是十分恼怒,立刻对夏荷秋月使了眼色,两人会意,立刻要上前拖起跪倒在地上的魏雪,却被孟筱然拦住了。

  她蹲下了身子,与魏雪保持一个高度,平视着她的眼,不出意外她眼中的怨毒还没来得及褪去,孟筱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此时叫我姐姐,怕是心里早已恨毒了我吧?若是有一日你得了势,你会不会毫不犹豫地出卖我这个姐姐呢?”

  看到魏雪脸色变差,孟筱然笑了笑,“魏雪,你不要叫我姐姐,我们的姐妹情谊早已断的一干二净了,你好自为之。”说完她扯开自己的裙角退后了几步,让夏荷与秋月拉起了魏雪带了走。

  处理完了魏雪,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感慨,孟筱然想着他刚才的举动,看着他说道:“你就这样毁了皇上的圣旨?不怕他怪罪下来么?”

  沈谦不在意地笑了笑,“这圣旨可不是我毁的,是他亲封的安阳郡主毁的,这事只有我们三人知晓,你觉得她有那个胆子去告状么?再者说,从今以后她休想再踏出沈府半步,就算是想出去也没有办法,我会让人好好伺候她,不会亏待她,给她这一处安身之所已经仁至义尽,反正皇上不也给了许多嫁妆,这些东西足够她生活无忧一辈子了。”

  孟筱然笑了笑,“你这样做会不会太狠了些?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么?”

  沈谦挑了挑眉看着她,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口是心非的女人,若是我真的怜香惜玉了你怕是要跟我急了吧?”

  孟筱然笑了笑不说话,沈谦倒是猜对了,女人就是这么复杂地动物,这时他又凑过来对她说道:“夫人,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这香和玉,我要怜惜的也只有你一人。”

  孟筱然闻言心里立刻跟灌了蜜糖一般甜,她却依旧瞥了沈谦一眼,说了一句“油嘴滑舌”而后便匆匆跑了回去。

  沈谦摇摇头,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悬在他们心上许久的赐婚事件终于告一段落,只希望东方铄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他们可没有心情再去应对了。

  经过这一插曲,药妆店的开业孟筱然这个主人便没有一直待到最后,待到了晚间打烊之后,杜鹃才回来像她禀报了今日的情况。

  今日第一日开张,人气倒是足得很,很多人都来看了,也试用了,但因为价格偏高,买的人较少,不过名气应该是传出去了,明日锦衣坊要去送定制好的衣服,会送几瓶花露,相信过不了几日,很多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便会慕名而来了。

  这些都在孟筱然的预料之中,他们的产品本来定位就是高端路线,价格自然要高一些,且不说那些蒸馏器具都是花了大价钱的,就是他们花费的人力也应该要定价高一些才能尽快回本,不过她丝毫不担心会没生意,她知道女人对于香露的追求都是一样的,过不了几天怕是又要开始忙了。

  “杜鹃,你也忙了一天了,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继续忙。”孟筱然对着一脸疲倦但神情却十分兴奋的杜鹃说道,杜鹃点点头便下去了。

  孟筱然起身回屋,沈谦正一身清爽地坐在榻上翻书,看到她回来了抬起眼看了她一下,“说完了么?快去沐浴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热水了。”

  孟筱然点点头,拿了干净的衣物走到屏风后,浴桶里的水还冒着热气,她拿起一旁的小框子里放着的几瓶香露,倒了几滴放在水中,这样就不用放花瓣了,洗完澡全身都是香气。

  沐浴好后,穿着宽大的睡袍走了出去,沈谦老远就闻到了香味,抬起头看着她,“你涂了香露?”这香味除了她如今做得如火如荼的香露,还真不作他想。

  孟筱然在他面前不远处站住,转了转身子,而后笑着问道:“我滴了些香露在水中,怎么样,味道好闻么?”

  沈谦放下了手里的书,从榻上走了下来,从她的身后一把将她抱住,头凑近了她的肩上仔细地闻,深深嗅了几口后说道:“香,真香……”

  “这也是个用香露的法子,我已经让杜鹃都记下了,到时候客人来时一一给他们介绍,我相信肯定能吸引人。”

  沈谦带着火般的大手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游走,听了她的话后也嗯了一声,“那些后宅的女人们若是试过了一次肯定就离不开了,因为他们的男人肯定都喜欢……”

  他说话时鼻间的热气全都喷在了孟筱然的耳后,让她浑身发软,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默默承受着,也不说话了。

  沈谦过了一会将她抱起了,走到了离间,今日他却不急于成事,而是在她的身上仔细地嗅着,就跟那小狗一般,他将她的睡袍脱去,看到未着寸缕、光洁如玉的身子,他的眼睛黯了黯,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他的吻从她的额头一路朝下,落在她身体上的每一寸,带着火一般的热气令孟筱然浑身战栗起来,最后她实在是守不住了,抬起手勾住了沈谦的头,与他热吻,沈谦知道这是小妻子等不及了,于是他也不再折磨她,放平了她后便开始了攻城掠地。

  药妆店的情况果然如孟筱然所料,到了第三日便渐渐好了起来,许多人家夫人带着小姐们上门挑选,有钱些的甚至是每样都挑了一份买了回去,可把杜鹃和店里服务的小丫头们乐坏了。

  孟筱然特意选了许多漂亮水灵的姑娘做这药妆店的小二,就相当于前世的导购,这样的美女才让人有购买的欲望不是么?

  看到这些,孟筱然也算是放心了,于是便跟着沈谦回了悠然山庄,毕竟山庄里的生产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回去后百合便跟她汇报了最近的情况。

  “姑娘,这些丫头们十分聪慧,上手很快,而且都很团结友爱,每组中的两人丝毫没有争吵,反而是互帮互助,强的帮助弱的,弱的听从强的,所以咱们的速度特别快,您跟公子走的这几日,每日都要做出一百瓶香露出来。”

  孟筱然一听微微有些诧异,“一百瓶?也就是说一组都能做出十瓶出来?”

  百合点点头,“有的做的慢,便等晚间别人都休息了,她们也要继续赶上,说是不能耽误主子的进度。”

  “不错,带我去看看那些香露,你可检查了成果?”孟筱然笑着问道。

  百合点点头,“这点主子可以放心,她们没做出一批奴婢都会一一检查,如今她们的技艺已经很娴熟了,不会有错的,做好的那些香露已经分类装好放在了库房里,奴婢这就带主子去看看吧。”

  因为考虑到今后的量产,孟筱然就在她们教学的那处院子里劈出两件屋子,让人打通后成为一大间,里面每日有专人负责打扫,保持干燥,这边当做日后的库房,做好的香露香脂都装好放在里面,等待运到云州城里。

  孟筱然看着干净清爽的库房里放着一箱一箱的东西,百合走过去打开了其中一箱,“主子,这是今日刚做好的,您看看。”

  孟筱然拿出了一个瓷瓶打开了塞在上面的盖子,一股花香便散发了出来,她点了点头,知道自己也不必再去检查了,这些姑娘的能力确实不弱。

  “好了,也不必看了,去看看她们吧,过些日子还会有新人送来,要辛苦你继续教导她们了,还有,我打算让你去我师傅那里学习如果做香脂,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除了玉容膏以外,其他的香脂你都学过来,再教给她们。”孟筱然边走边说,百合连连点头。

  孟筱然最后只站在窗户外看了看里面,一群姑娘们正在埋头苦干,她觉得是时候要百合去学做香脂了,不然这香露的产出速度也太快,而香脂就要慢了许多,毕竟陈敬风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再说他还惦记着他的药草,天天让他关在屋里做香脂,怕是也为难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