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帝国败家子王康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始料不及,又生一计!

第四百五十八章 始料不及,又生一计!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禹……

  王康眼眸一凝,此人他不久还见过,正是在义勇候府,如今却出现在了这里,

  还是特地来请越国使臣,前往淮阴侯府坐客,他果然是淮阴侯府的人,很有可能,还是直系!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这说明自己的动向,一直在他们的掌握中!

  而且还是在这个时候,那目的就很值得玩味了,

  “康兄,我们又见面了,”

  沈禹走过笑着开口,说话时,给人一种沐浴春风之感,如是老友相见。

  “确实很巧,”王康也是笑着问道:“不知沈兄来此,是做什么?”

  “哦,我刚才不是说了吗?”

  沈禹笑着道:“我是来请越国使臣,前往我府上做客!”

  “康兄,你所为之事,太过惊世骇俗,也许只是一时不平,但毕竟不是小事,恐怕会引起两国战事,”

  “父亲身为朝廷重臣,自然不能看着局势恶化,看能不能缓和,”

  这话说的好听,其实本质就是你惹出了乱子,我是来给你收拾的,你该感谢我。

  “去,淮阴侯相请,我们自然会去,”夏颜淳忙着开口道。

  他真的是怕了,王康简直是个疯子,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你?

  只要进了淮阴侯府,你还能来找事?伍AtΧτ.℃οm

  闻言,沈禹的目光才是落到夏颜淳的身上,他顿时一滞。

  “四皇子?您的脸?”

  夏颜淳顿时脸涨成了猪肝色,下意识的怒视王康。

  这一下沈禹也是明白了,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康道:“康兄,你难道又打了四皇子,一个耳光?”

  因为这很明显。

  夏颜淳的左边脸的淤青未消,右边又添新伤,肉眼可见的指印,还有些红肿,

  原本英俊的面庞,也走了样,配合此刻大变的脸色,更是滑稽之极。

  “自己走路不看,故意踩我脚,这不是找打,是什么?”王康随意的说道。

  “康兄你……”

  沈禹一时也是惊骇不已,你当这是谁啊,可是越国四皇子,你这是当成你家仆人啊,说打就打!

  他大概知道一些,但也没想到,王康竟然是如此的胆大!

  难怪父亲会安排自己来。

  他深吸一口气,又是道:“四皇子稍安,父亲已经在府上备好了美味佳肴,只等着您前去!”

  这话分明是暗有所指,

  蓝玉林开口道:“淮阴侯果然是赵国重臣,在大事大非前,有所把握,不像某些人,”

  “既然淮阴侯相请,我们自然愿意前往,只是怕要多打扰几日了,”

  “没关系,愿待几日,就待几日,”

  两人一言一语,完全把王康隔开,他明白,这应该是淮阴侯有意施为,

  他很可能已经知道自己的目的,知道赵皇的目的,

  把越国使臣请到府上庇护,这样自己就没有办法,因为不在自己管辖范围之内,

  这可是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完全超出自己的预料,

  只有三天的时间,到时赵皇必然要露面,在众多压力之下,

  他即使想保自己也保不住,

  而自己的目的也没有达成,

  开弓没有回头箭,不行必须要想一个法子。

  念及至此,王康抬眼紧盯着沈禹问道:“沈兄真的要请走他们吗?”

  “对!”

  “好!”

  王康突然转换笑脸,笑着道:“接待外使,本是我主客司职责,不过既然你们淮阴侯府愿意,那有劳了,”

  说着他还拍了下沈禹的肩膀,“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四皇子和蓝大人啊!”

  “那是自然!”

  王康突然换了态度,让夏颜淳一时摸不着头脑,抬眼间,恰好看到王康略有深意的目光,这让他不由的一颤!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哼,我已经去了淮阴侯府,那里防范严密,你又能如何?

  且让你得意几分,咱们日后再看!

  这般想来,他忙着道:“如此咱们就赶紧走吧,”

  这一番让一众人都是讶然,堂堂越国四皇子,竟然被一个主客司郎中,吓成了这般模样……

  很快,所有越国使臣,就随着沈禹离开。

  “大人,我们接下来还怎么做?”秦国安开口问道。

  “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王康吩咐道。

  “那您呢?越国使臣去了淮阴侯府,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

  “这正合我意,”王康冷声道:“他以为去了那里,就能无恙吗?做梦!”

  看着这位年轻大人的冷目,秦国安顿时内心一颤,他又有了什么主意?

  王康确实有了主意,只不过这个还需要一个人的帮助。

  将主客司的人遣散,王康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刚进门,青二娘就迎了上来,

  “康少爷,您先前送出女衣,继那位连大人撞盘龙柱而死之后,又有几个官员老儒受不了侮辱,而撞死……”

  “事情越演越烈,对您很是不利,该怎么办?”

  “死的好!”王康说了一句,又问道:“印月大师,回来了没有?”

  青二娘道:“回来了,正在后院喝酒,”

  “我先去找他,你继续查探情报,”王康吩咐了一句。

  “好!”

  青二娘离去办事,王康去了后院。

  印月和尚至来京都后,就消失了一天,他说的是去见一个老朋友,但到底是去找谁也没说。

  进了后院,印月和尚正独自坐在凉亭,吃着烧鸡,喝着酒,不时还抽一口烟,

  在王康的熏陶下,印月和尚在不良嗜好的路上,越走越远……

  王康走了过去,也没墨迹,直接道:“大师,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咦,难得见你这么镇重,”

  王康道:“事关我能否在京都立足,当然重要了,”

  “说来听听,”印月和尚灌了一口酒,随意道。

  王康从怀中摸出一个精致玉瓶,沉声道:“我需要你今晚潜入淮阴侯府,将这瓶中粉末,洒在两个人的茶杯中!”

  印月和尚一挑眉,“你要让我下毒?”

  王康摇头道:“这可不是毒药,”

  “那是什么?”

  “是烈性cun药,是我特殊配制,只要服用,不论男女,哪怕是有一头母猪,他能给别了!”

  王康沉声道:“而我需要您将之放入两人杯中,其一是越国使臣,蓝玉林,”

  “其二,是越国四皇子,夏颜淳!”

  “等等,”

  听到此,印月慌忙打断,惊咦问道:“你说的这两人,都是男的吧?”

  “没错,”

  王康点头道:“就是两个男的……”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本来写完了,但没保存,又丢了,又写了一遍,才晚了,我太难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