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帝国败家子王康 >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为君之道,平衡之道!

第五百三十一章 为君之道,平衡之道!

 热门推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急赶,很快就是到来。

  今日的皇宫跟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这一路也让王康彻底酒醒,赵皇深夜急召,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召见的地方,还是在垂拱殿,印象中,姜承离似乎是一整天,都在这垂拱殿内,由此可见他的勤政……

  王康只身jinru殿内,灯光略暗,姜承离独坐龙案之后批阅着奏章。

  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老太监,也是皇宫里的太监总管,魏宪。

  许是听得动静,姜承离抬起了头,看着王康,略微不好意思的道:“你的休息日,恐怕要结束了……”

  王康问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沈元崇……走了!”

  姜承离似是随意的道:“或者说,是跑了!”

  “什么?”

  他的口气虽然淡然,但却让王康顿时大惊,因为他很清楚,姜承离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事情,其实他早已经有预想,但没想到这么突然。

  科举中,由他发现舞弊,并迅速破坏,形成铁案,种种指向沈元崇。

  将他多年隐藏的布置揪出,势力大损,其本人也是被逼迫之下,请辞参知政事……

  在这其中,老牌贵族一系,也是深受打击……

  这些种种,都让王康明白,沈元崇很有可能要离开了,

  离开京都!

  这个老狐狸嗅觉很深,他知道自己再留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赵皇姜承离抓住机会,给处置了……

  沈元崇是候爵,有着自己的封地淮阴,只要他离京,就是鱼跃大海。

  淮阴地处越赵边界,以他跟越国一直的往来,目的昭然若是,这可真的是放虎归山!

  王康还一直让青二娘盯着的,但上京城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且淮阴侯府,也难渗透进去。

  他一直以为姜承离会有所防范,没想到生了疏漏……㈤aΤχτ.cǒΜ

  像是知道王康所想,姜承离开口道:“是我低估了他,他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打算,在他身边,一直有一个替身,这个替身跟他无二,至使出了差错……”

  “我已经安排宇文奈前去追击,但以那个老狐狸的防范,恐怕不会有什么结果!”

  到了现在,王康明白,事已晚矣,他摇摇头又问道:“那您深夜,召我急来,是要……”

  “我想给你安排一个新职,”

  姜承离开口道:“让你去风安城,做城守!”

  “什么?”

  王康又是一惊,下意识的问道:“风安城是在哪?”

  “在北疆行省,算是越赵边界,”

  王康冷声问道:“是不是那里,离沈元崇的封地淮阴还不远?”

  “对!”

  “你在开玩笑吧!”

  王康开口道:“越赵之战,一触即发,而沈元崇对我是何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这是让我给你守国门,还是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你怕了吗?”姜承离反问道。

  “这跟怕不怕没有关系,”王康反问道:“这朝中这么多人,为什么这个人是我?”

  “那你先看看这个吧,”

  姜承离从龙案后走出,递给了他一张纸,王康展开,只见其上所写着一句话,

  “王康,吾在淮阴等你,可敢来与我吾,真正一战!”

  落款,正是沈元崇!

  “这是在沈元崇替身之上搜寻而出的,”

  姜承离开口道:“本来没准备让你去的,但看到这份信,还是决定让你去。”

  “你来京时间不长,但却屡做大事,民众对你的抵制很厉害,你暂去可以避避风头,”

  “另外这对你本身而言,也是一个机会,明白吗?”

  “再说风安城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危险,你只不过是作为前锋,不日便会有大军跟进。”

  见得王康不说话,姜承离又是道:“你不是一直在寻找张纤纤的下落吗?在那里,或许你会寻到答案!”

  “你……”

  听到此,王康难以置信的看着姜承离,寻找张纤纤,一直都是暗中在做,甚至就连他身边的林语嫣,李清曼都不是不知。

  但他竟然知道!

  在这一刻,王康对姜承离起了深深的忌惮……

  “你应该明白,至从你父亲接受朕的封爵那时起,你富阳伯爵府就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你更不能……”

  “我答应了!”

  王康突然开口。

  “好!”

  “朕就知道,你不会让朕失望!”

  王康又问道:“你能给我多少人?”

  “新兵的招募才开始进行,训练开拔,还需要时间,所有……”

  王康眼眸一凝看着他道:“所以不能给我一兵一卒,是吗?”

  “暂时是这样,不过你也不用担心,风安城有常备守军,还有方家人经营,你只不过是作为前锋,”

  姜承离又是道:“若真起战事,大军会迅速驰援。”

  “我明白了,”

  王康深吸一口气道:“那我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风安城城守年事已高,不能支持,需要你去主持大局。”

  “好。”

  两人又商定了一些细节,王康才是离去……

  而姜承离又重新坐到龙案之后,他揉了揉额头,低沉的问道:“魏宪,你觉得朕这样做对吗?”

  “陛下是准备扶持王康,来制衡那位吗?”

  “还是你看得明白啊,而且恐怕他已经知道,不然他也不会答应,”

  姜承离沉声道:“这一次就是朕给他的一次机会,他能抓住,朕便给他权势无尽,”

  “满朝的文武人人都称忠良,但你根本不知道谁是黑谁是白,还有些是灰色的,随时会变成白或者黑,所以你根本不知道该相信谁,”

  “即是存在,便有道理,黑与白都要存在,朕能做的就是平衡各方势力,为君之道,也是平衡之道。”

  “陛下圣明,”

  魏宪又是道:“可您真的不给王康一兵一卒吗?”

  “不是不给,是暂时不能给,朕要看看他新奉城到底有什么家底,不然朕心难安……”

  魏宪躬拜又开口道:“但北疆行省总督,义倾侯刘章,怕是个不确定因素啊!”

  “哼!”

  听到此,姜承离冷哼一声,拍桌而起,

  “三大行省唯独未央行省受朝廷节制,西山行省宣平侯张敖,立场不明,北疆行省义倾侯刘章,阳奉阴违!”

  “不破不立,有什么神鬼尽管跳出,朕要借此时机,彻底平息,政令通达,哪怕赌上国灭,也在所不惜!”

  垂拱殿内,回荡着姜承离的霸气之音……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天冷了,各位注意保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