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王牌军婚:靳少请矜持 > 252.遇沐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钟不解地看着她,“失忆是会导致一些人性格改变,但改变不会太大,所以现在阿姨的性格跟以前也没差的。”

    “不对,我妈妈现在的性格跟以前天差地别。”清歌不知道该怎么跟唐钟解释,毕竟其中还牵涉到了她跟清筱的问题,她不想让别人觉得妈妈太过偏心,不管是偏向她还是偏向清筱。

    “不可能,若是这样的话,只能说明阿姨以前的性格有部分装的成分,可能这样说你不太高兴,但一个人的性格除非是遭遇了重大的变故,不然不会无缘无故的改变的。”说到这里,唐钟顿了顿,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不过也说不准,阿姨的情况比较特殊。能跟我说说以前的阿姨是什么性格吗?”

    清歌简单描述了一下,唐钟皱眉,这果然是天差地别,“如果是这样的话,等阿姨恢复记忆以后,那倒是很难说。”

    他不是心理医生,对这方面的了解还真的不是太多,以前碰到的病人也没清若筠这样的,失忆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你也不需要太担心,保不准现在的性格才是阿姨的真实性格呢,以前或许是因为肩上的责任太重,不得已为之。”唐钟宽慰她。

    清歌想想也是,不再纠结,转身去找了清若筠。

    面已经做好了,清若筠刚刚端上桌,看见清歌,忙招呼她过去吃饭。

    清歌看着眼前的面,眼眶微热,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味道算不上好吃,对上清若筠期待的眼神,笑眯眯:“很好吃,妈妈真厉害,第一次做就能做得这么好吃。”

    清若筠满足了,坐在一边看着女儿吃面,“你要是喜欢吃,妈妈可以天天给你做。”她想对女儿好一点,再好一点。

    “好,以后我想吃了就找妈妈,对了妈妈,你吃了吗?”

    “刘嫂正在做饭,我等下吃,不着急,你先吃吧,不是还要上班去吗?”

    清歌微愣,倒是忘记了自己跟清若筠说和朋友开了公司的事情。

    “我在家会照顾修溟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他。”清若筠加了一句。

    清歌颔首,笑着哄了她一句,“有妈的孩子是块宝,妈,有你在真好。”

    清若筠的心一颤,看着清歌的眼神越发慈爱,若是注意看到话,还藏着深深的愧疚,“给你做碗面就对你好了?你这孩子还真是容易满足。”

    清歌没说话,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是在曾经无法想象的,从小妈妈就对她很严厉,不假辞色,尤其是在她说要当兵之后,母女两个几乎是水火不容,从小到大,她得到的笑容都少,更不要说妈妈亲自下厨给她煮面吃。

    清歌微微低着头,面的热气氤氲,遮住了她复杂的面色。

    她多想就这样跟母亲相处,做一对再正常不过的母女,妈妈会对她笑,她也会对妈妈撒娇,可是她又想妈妈能早点恢复记忆,她可以找到姐姐和爸爸。

    清歌嗤笑,清歌啊清歌,你真是太贪心了,这样不好,即便曾经妈妈对你不假辞色,可对你的爱丝毫不少,你有什么好不满足的呢?

    她加快了吃面的速度,然后在清若筠的目光中狼狈地离开了家。

    清歌没去赤羽总部,而是去了初遇酒吧,现在还是早上,酒吧还没开门营业,不过店里是有人的,杜雨若在。

    “你昨晚上又睡着在这里了?”清歌问道,她就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杜雨若人真的在。

    杜雨若打了一个哈欠,“是啊,昨晚上在看上个月的账,晚了就不想回去了,反正这边也有房间,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了?”

    “来看看你,这段时间在忙其他的事情,很久不见你了。”

    杜雨若想了想,还真是,两个人差不多一个月没见了,“事情忙完了?”

    “暂时算是吧。”上次交易失败,仓库被发现,损失惨重,最近风声又紧,即便是辛先生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倒是让清歌清闲了下来。

    对此,清歌有些遗憾,她本来想着要是这个时候辛先生他们还敢动作,或许能从里面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呢。

    “喝酒吗?”杜雨若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

    清歌摇头,“这一大早的,喝什么酒,你也少喝点,喝酒伤身。”

    杜雨若笑了笑,“习惯了,我要是每天不喝点,浑身难受。这是我托朋友从f国带回来的好酒,你真的不尝尝?”

    清歌拿过那瓶酒,将它放回到酒柜上,“你也别喝了,好好的身体都要被你喝坏了。”

    杜雨若依偎进清歌的怀里,她比清歌矮了大半个头,身材娇小,“说,你是不是爱上我,所以才会这么关心我?你要是爱上了我,就说出来,或许我一感动,我就跟你好了呢。”说完,还不忘给清歌抛个媚眼。

    清歌嘴角抽搐,这女人又来了,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啊,我爱上你了,我今天回去就跟靳医生我不要他了,我要跟你在一起,怎么样,感动吗?”

    杜雨若飞快地从她怀里站起来,抱着胸,一副宁死不从的模样,“你可别害我,我这小身板可经不起你家靳医生的怒火。”

    清歌轻咳一声,怎么感觉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靳医生是个醋坛子了?

    杜雨若笑,“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清歌一怔。

    “你一进来就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怎么了?跟你家靳医生吵架了?”

    清歌摇头,“我跟他吵不起来。”

    “也是,他把你当宝贝供起来,哪里舍得跟你吵架。”杜雨若理所当然地说道,眼珠一转,“那是碰上什么难题了?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我打架虽然不行,但是打听个消息还是可以的。”

    清歌失笑,“没事儿,最近我也没什么消息好打探的,你就安安心心地做你的酒吧老板娘,这道上的事情你少掺和。”

    “这件事可不是我说了算的,有时候不是我想掺和,而是不得不掺和。说起这个,我想起一件事儿,本来这几天我也打算找机会跟你说的。”

    清歌见她神情严肃,也不经严肃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袁正涛最近正打算对付你,你要小心。”

    “嗯?这消息你从哪儿来的?”要是杜雨若不提,她都快忘记袁正涛这一号人了。

    “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她的酒吧迎来送往,接触的都是三教九流的人,而且因为档次算不上高端,反倒是道上的人居多,酒喝多了就容易吐真言,消息就是这么来的。

    杜雨若看了看四周,这时候的酒吧虽然还没人,但到底不算特别安全,“去我房间?”

    清歌点头,跟着她上楼。到了房间里。杜雨若将门关上,这才说道:“前几天我听人说袁正涛想借警察的手对付你,所以你近期一定要小心。”

    杜雨若虽然不知道清歌背地里在做什么,但道上的人,没几个是干净的,警察真要查,那是一查一个准,虽然清歌曾经也利用过她,但那些都是她心甘情愿的,而且平日里,清歌对她的庇护更多,不然她的酒吧也不会这么安然地开到现在,算起来,他们也算是朋友。

    清歌淡笑,眼底划过冷光,“我知道了,这事儿谢啦。”

    杜雨若妖娆一笑,她的长相本就艳丽,即便是素面朝天,眉眼间的风流依旧难掩,若此时站在她面前的是个男人,恐怕会被她撩拨得心痒难耐。

    “真想谢我,改天陪我去看场电影吧,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

    “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她只是想找个一起看电影的人而已。

    清歌打了一个响指,“想看电影还不简单,现在就带你去。”

    杜雨若错愕,“现在?电影院开门了吗?”

    “先带你去吃饭,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有吃过早饭了?现在虽然已经过了早饭时间,就当吃早午饭了。”

    杜雨若想了想,似乎从很多年前开始,她就没有吃过早饭了,也不会有人关心她是否吃了,哦,不对,曾经有一个人也这样说过,还给她做早饭,可惜那个人离开了。

    她的眼底漫过一层水光,转过身去,“好,我去换个衣服,等我半个小时。”

    清歌给靳修溟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了自己的行踪,免得他担心,却没提袁正涛打算对付她的事情。

    靳修溟身上的伤一直没好,她不想他再为她劳心劳力。

    杜雨若的动作很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好了,出来时已经是个妆容精致的妖娆女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去约会。”清歌调侃了一句。

    杜雨若撩了撩头发,笑眯眯,“可不就是约会嘛,走吧,亲爱的。”走了两步,又停下来,“袁正涛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回头再说,既然我提前知道了,自然不会让他得逞。”

    杜雨若点头,挽着清歌的胳膊出门了。

    杜雨若将面前的粥和小笼包都解决了,这才舒了一口气,“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早饭了,这家的包子挺好吃的。”

    “喜欢吃以后就早点起来,身体是自己的,除了自己,没人心疼你。”

    杜雨若笑笑,笑容空洞。

    清歌见她这模样,心中轻叹,对于杜雨若来说,这个世界对她太过残忍,已无值得留恋的事情,她活着唯一的意义就是等那个叫做阿诺的男子归来。

    有时候,清歌也在想,自己是否应该告诉杜雨若,她的父母一直在找她、她的家人从来没有放弃她、可是这个念头,每每在触及她的无望的眼神时放弃了。

    也许,家人的出现带给她的,不是慰藉,而是难堪与伤害。

    杜雨若很快恢复了正常,将最后一口粥喝完,“走走走,看电影去,我刚刚搜了搜,正好有一部电影我很感兴趣。”

    清歌起身,两人一起去电影院。

    今天是周末,即便是中午,电影院的人也不少,杜雨若挑的片子是刚刚上映的热片,看的人挺多,幸好场次早,还能挑到好位置。

    “我第一次在这个时间看电影,我记得以前都是晚上看的比较多。”杜雨若怀里抱着一桶爆米花,兴致高昂,此时的她倒是有了一个二十三岁女孩该有的活力。

    清歌想了想自己,她似乎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看过电影了,她跟靳修溟都不是爱看电影的人,偶尔几次也是为了打发时间。

    “其实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很美好的事情。”清歌说道。

    杜雨若有瞬间的晃神,无所谓地笑了笑,当作没听懂,拉着清歌在位置上坐下来。

    电影有两个小时,看完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杜雨若看看时间,问清歌:“你饿了吗?请你吃饭。”

    清歌摇头,她早上吃了饭,之前又陪杜雨若吃了点,现在一点吃饭的欲望都没有。

    “既然不想吃,那就陪我逛街去吧,我正好想买衣服。”

    清歌没有意见,跟着杜雨若去了附近的商场。

    “哎,那就是轻云集团吧。”杜雨若指着远处的一栋大厦,大厦顶端,“轻云集团”四个大字即便是在阿这里,依旧醒目非常。

    “嗯。”

    “轻云集团大厦建筑外观可真漂亮。”杜雨若赞了一句。

    “我妈请了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光是设计稿就修改了无数次。”清歌神情淡淡,看着那栋大厦,眸色渐深。

    “该你的东西总会回到你的手上的。”杜雨若安慰道。

    清歌笑笑,拉着杜雨若进了商场,说起来这个商场也是轻云集团旗下的。

    杜雨若在商场里进行大扫荡,清歌则跟在她身边,偶尔给她一点意见。

    “清歌,我去上个厕所,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杜雨若将手里的袋子放在地上,对清歌说道。

    清歌点点头,站在原地等她。

    沐辰远远地看着那人像清歌,却不是很确定,走近了发现确实是她,一时间有些踌躇该不该上前打招呼。

    正在犹豫间,清歌已经先一步看见了他,挑眉,该说是世界太小吗?

    沐辰见清歌看了过来,索性朝她走了过去。

    看着堆在地上的购物袋,沐辰温声开口:“跟朋友一起逛街?”

    清歌则是看着他身边的女人,嗯了一声,神情淡漠,反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这家商场虽然隶属于轻云集团旗下,而沐辰也在轻云集团工作,但应该不至于来这么一个小小的商场吧?

    “我来这里视察工作,从上个星期开始,这个商场就归我负责了。”沐辰解释道。

    沐辰身边的女人打量着清歌,眼底是不易察觉的防备与敌意,见清歌注意到她了,微微一下,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靠近了沐辰,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沐辰,这位小姐是你的朋友?”

    沐辰微微皱眉,这人以前都是叫他沐总的,现在直呼其名,让他心中有些不悦,却还是介绍道:“这是我朋友的妹妹,这是商场的经理。”他没有为两人介绍名字,显然不希望两人认识。

    倒是这位经理,听着沐辰的介绍,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但是当着别人的面,却没有表现出来,很快就恢复了自然。

    清歌想到杜雨若很快就回来了,不想让两人碰面,正想找借口离开,沐辰就先一步开口了,“既然今天遇见了,我请你吃饭吧。”

    清歌笑笑,看了一眼女经理,“不用了,我跟朋友一起来的。”

    “可以叫上你的朋友。”沐辰说道,见不到夜清筱,哪怕是见见她的妹妹也是好的。

    清歌眼中的冷意增了两分,似笑非笑,“真的不需要,我想我跟你还没熟到那个程度,我朋友差不多该来了,我走了,希望下次在街上遇到,你可以当做没有看见我。”

    清歌本想给沐辰一点面子,不让他在下属面前难堪,但是这人既然不识时务,她也无需再给他脸,她的话说的很不客气,沐辰的脸色有些难看,女经理的脸色比他更难看,当即就怒了。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呢?”女经理手指着清歌,却被沐辰拉到了一边,“这是我的私事,杨经理。”

    杨经理脸色涨红,气得,但是沐辰开口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转眼,清歌已经拎起地上的购物袋,往卫生间的房间去了。

    “沐总,这到底是谁啊,一点教养都没有。”杨经理气不过,抱怨了一句。

    沐辰脸色有些冷,“杨经理,请注意你的身份。”

    杨经理神情讪讪,“抱歉,沐总,是我逾越了。”

    见对方道歉了,沐辰也没再追究,“工作上的事情你整理好之后发封邮件给我,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杨经理想挽留沐辰一起吃饭,可惜沐辰一点留下来的意思都没有,脚步不停地走了。

    杨经理在原地跺跺脚,有些气恼。

    沐辰是追着清歌去的,可惜清歌走得太快,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清歌本是想去卫生间找杜雨若的,但见沐辰跟了上来,临时转了一个方向,轻而易举的就将人给甩开了。

    她给杜雨若打了一个电话,言明在商场门口等她。

    杜雨若上完卫生间就往门口的方向走去,结果远远地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虽然几年不见,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沐辰。

    杜雨若僵愣在原地,浑身的血液都像是被抽干了一般,脸色惨白,她愣愣地看着那个人,眼底渐渐浮现泪光。

    眼看着这人就要往自己这个方向来了,杜雨若神情惊慌,想也不想地,转身就跑,躲在一家服装店的货架后面,一直到看着沐辰离开了商场,杜雨若才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的神情很茫然,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最终无力地靠在一根柱子前,蹲在地上,抱着膝盖,再也走不动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有意无意地往她身上看一眼,杜雨若浑然未觉。

    “小姐,你没事吧,需要帮助吗?”一名商场的保安见杜雨若泪流满面的样子,走上来问道。

    杜雨若似乎没听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上,保安皱眉,又问了一遍,杜雨若终于有了反应,看了他一眼,眼泪却流的更凶了。

    保安无措,“小姐,需要我帮你报警吗?”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姑娘发生了什么事情,哭得这般凄惨,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报警。

    杜雨若摇头,这才注意到身边已经围了不少人,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想站起来,结果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脚麻了,径直坐到了地上。

    清歌在外面等了杜雨若不少时间,一直不见她出来,不禁有些着急,转身进去找她,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隐约可以听见杜雨若的声音,她微愣,随即快步走了过去。

    杜雨若已经被保安拉起来,保安一脸关切地看着她,“小姐,真的不需要帮助吗?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可以说。”

    杜雨若摇头,正想说话,清歌就走了过来,“雨若。”

    杜雨若抬眼看她,叫了一声名字,保安见两人是认识的,微微放心,对清歌说了一句,“你朋友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人蹲在这里哭,我就是好心过来问一句。”他担心清歌以为自己欺负她朋友,毕竟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清歌道谢,拉着杜雨若走了。

    到了车上,清歌递给杜雨若一包湿巾,“先擦擦脸。”因为刚哭过,杜雨若脸上的妆都花了。

    杜雨若接过,拿出化妆包,开始整理仪容,看着狼狈的自己,眼圈泛红,胡乱地擦了一把,怔怔地看着窗外。

    清歌也没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直接开车走了,一直到杜雨若的家楼下,清歌才开口问道:“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杜雨若点点头,又摇头,她现在心里很乱,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见沐辰,毕竟她老家并不在东陵市,当初选择留在东陵市,也是因为家人不在这座城市。

    谁知,世界这么小,她就是这么巧得遇上了她的哥哥,那个疼她爱她,宠着她的男孩。

    ------题外话------

    萌妻入怀:谭总,须节制。

    作者:嘉霓。

    简介

    婚宴现场,女囚蓝忆荞持凶挟持人质,成功破坏未婚夫和小三婚礼。

    并再次入狱。

    以为自己会老死狱中,人质却把她捞了出来。

    她费解的看着人质:你是以德报怨?

    人质叫谭韶川

    谭氏集团现任总裁。

    跺跺脚能让青城地震的男人。

    传闻他六亲不认,是个奸商!

    奸商从不做赔本买卖,她得去他家为奴为婢抵消欠他的人情。

    意识到自己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她很胆颤

    几日后却窃喜。

    她的奴婢生涯惬意的像女皇。

    在她肆意睡遍他家大床、沙发、露台观景榻之后,实在没地折腾了,她便把他也睡了。

    她很负责:“我不赖账。”

    “那就领证去!有了证你想赖也赖不掉!”他是个利益最大化的商人,既睡他,就一定要对他负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