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2章 00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02

  司南是被对面的动静吵醒的,他整个人倒在玄关的鞋架前,怀里抱着自己脱下来的臭皮鞋睡了一宿。

  太阳穴突突突直跳,司南愣了足足三秒,嫌弃的将鞋子扔一边,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整个玄关都荡漾着酒气,他爬起来,对面的动静又大了,他打开猫眼往对面看了一眼,看到一个纤细挺拔的背影,是个留着大波浪长发的女人。

  是女人了不起啊!

  司南狠狠地踹了一脚自家大门,“不知道轻点啊,有没有公德心,小心我投诉你。”

  吼完,果然听见对面传来道歉声,司南这才觉得好受许多,突然觉得口渴,手却鬼使神差地去掏手机。

  他打开微信,看到苏悦悦发了两条朋友圈,一条是如何悲叹她死去的爱情,字里行间透露的都是他司南渣坏贱,对不起人家如花似玉的大闺女。

  另一条则是苏悦悦在某家高档酒店‘醉生梦死’的买醉图,拍摄的人角度选得不咋滴,因为司南在苏悦悦背后的玻璃上看到为她拍照的男人的影子。

  苏悦悦,你够狠!

  没一会儿,司南的手机响了,吓得他把手机抛了出去,又七手八脚的接住。

  “卧槽,咋回事儿啊?我刚看到苏悦悦的朋友圈,你俩……”电话那头是司南的好兄弟秦超,是个一心只想发大财并坚信钱是越省越多的抠货。

  司南管他叫大发,因为秦超一直的梦想就要大大的发迹一笔,尽管这小子现在根本不是个差钱的主。

  “分了!”司南走到茶几边摸出根烟点起来。

  “那她说得那些你在外面有人,捉奸什么的……都是真的?”

  司南差儿没被自己一口烟给呛死,缓了好一会儿才镇定下来。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都说在分手以后最能看清一个人的品德,今天他算是信了。曾经他宣言‘苏悦悦是世界上最美丽善良的女孩子’的话啪啪给了他几耳光,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真他妈的真,老子就差捉奸在床,你信不信?”

  “哦,我懂了。要不要出来喝一杯?”

  “不喝!”

  *

  五块钱早餐都恨不得抠成二块五吃的大发同志,忍着心疼请司南在私房菜馆点了几道最贵的菜,还都是司南最爱吃的。

  大发看着面前说好不喝酒,现在却大口大口往嘴里倒酒的人一阵肉疼,“你少喝点儿,喝酒伤身,你可是过敏啊。再说,这儿的酒也不好,没咱家里的香。”

  “没咱家香也没见你给老子喝。”司南隔着漂亮的玻璃酒瓶看他,“瞧你那点儿出息,哥们儿现在就只剩下钱和你了,你说你抠这点儿干嘛,大不了哥们儿我养你。好歹你也是个大老板,是差这两瓶酒钱的人吗,抠抠,活该你万年老光棍儿。”

  大发无奈的摇头,认认真真地为司南挑鱼刺,这货喜欢吃鱼,偏偏每回要卡喉,“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现在吃住都靠老子,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老子不抠点儿养得起你么?”

  司南家多有钱大发也是大学快要毕业时才知道的。

  刚入大学那会儿,谁也不认识谁,大家都抱着友好共处、开心过四年的想法。可真正接触下来,单纯的大发才发现,不管是室友还是同学也是分层次,比如官二代和官二代玩,富二代和富二代玩。

  像他这种草根,只有拼命学习才能上大学的人,只能在随便一扯都能扯拉出个少爷的A大默默无闻,安静的当鹌鹑。

  没有玩伴的大发能和司南玩在一块儿,完全是因为两货在开学的典礼的自我介绍下的误打误撞。

  大发说自己家砸锅卖铁,外加卖掉唯一的两头羊才勉强凑够读大学的钱。

  司南说自家卖了家里跟他最亲近的牛刚好交了学费。

  大发是穷得没办法,想要获得奖学金和助学基金,也不管面子这玩意儿,拼命把自己说得惨一点儿。

  司南则是因为他老爸真的卖了他当宝贝养大的奶牛心里很不爽,听见有人说买羊求学,自己也跟着来一段儿,说着说着没控制好自己,哭得稀里哗啦。

  两人在那场开学典礼惺惺相惜,相见恨晚,从此建立深厚的友谊。

  “你说说你,当初你在开学典礼上说得声泪俱下,老子真以为你家穷得揭不开锅了,所以那笔奖学金老子拿得都觉得沉甸甸的,你可到好居然是他妈的典型土豪。”大发也不去提司南和苏悦悦的事,他太了解司南了,他不提,司南早晚憋不住自己倒豆子似的倒出来。

  “啪嗒。”司南的话说完的同时,他们隔壁的那一桌传来清脆的撞击声。

  “柯卿,怎么了?”司南只听到这么一句话。

  司南也没细想,倒是顺着大发的话眼神迷离起来,似在回忆,灌了两口酒,“哈哈,老子记得当时也不知道是哪个二货,给我们俩匿名寄了四年的学费。”

  大发望着他不说话,心里默念三个数。

  “妈的,大发,我待她不薄啊,好吃好喝供着,当女王似的捧着,老子连婚房和求婚形式都准备好了,他奶奶的居然学起了搞绿化,给老子建草原……”

  大发在司南又哭又笑的喋喋不休声中了解了真相,想到早上他看到苏悦悦的那篇痛斥司南渣男的朋友圈,想来对方是把是司南屏蔽了,怒拍桌子,“艹,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要不是我不打女人,现在就去干……”

  “哈哈……我总算看清了,对苏悦悦,我服气……”司南喝得有点儿高了,噌的起身,将桌子上的盘子掀到一边爬上桌子,“老子今天彻底死心了,嗝!”

  司南的这般操作搞得大发懵逼的同时,也不忘手忙脚乱的拦住往地上掉的盘子,“混蛋,闹归闹,别糟蹋东西啊,这可是钱,坏了要赔的。”

  “今晚司公子买单!大发,来,音乐走起,嗨起来!”司南半蹲在餐桌上,嫌弃脚边的盘子碍事,又踹了两脚,站直身体指着一位盯着他愣头愣脑的哥们儿,说道:“你,哥们儿,music!”

  那位仁兄看热闹不嫌事大,当即放起了前段时间最火的海草舞,司南这货也不挑,跟着节奏又是唱又是扭臀摆胯,一个人嗨得飞起。

  接近晚饭点高峰期,司南惯会选吃的,他挑的这家店档次不低,菜品也好,客人自然少不了。

  大发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简直想立马扔下这货马上走人,起码离司南这货远点儿,又实在担心这货扭着扭着从桌子上掉下来。

  大发不停地和老板解释道歉,一再表示会赔偿,并咬着牙包场,阻止大家的拍照拍视频,他不想明天新闻是——

  “震惊,某男子竟在餐厅做这种事……”

  *

  阮柯卿转身饶有兴致地看着餐桌上跳得正嗨的司南,今天的司南和昨天的狼狈不堪有得一拼。

  他穿得很休闲,黑白色拼接的连帽卫衣上印着一个Q版嘟嘴的奶牛,和他现在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搭调,奶萌奶萌的。

  “跳得不错,很可爱!”

  “哈?”阮柯卿的好友楼玲子都惊掉下巴了,阮柯卿居然说一个耍酒疯的男人可爱,她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哎,阮柯卿,你没病吧你,他那是可爱吗?那是耍酒疯,跟个……”

  阮柯卿猛的回头看向楼玲子,大有你再往下说,立马拖出去砍头的架势。

  楼玲子:“……”

  “只学会了率性而活……活。”司南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扯着嗓子嚎,最终没声了。

  阮柯卿回过头,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司南在众目睽睽之下朝她的方向栽来。

  有美人投怀,不抱白不抱。阮柯卿的身体比头脑反应要快上一拍,迅速起身接住司南即将撞在卡座上的脑袋。

  司南的脸角度极奇刁钻的埋进阮柯卿胸口。

  大发:“……”

  完了,完了,砸坏东西就算了,司南这货堂而皇之的占人家便宜,毁人清白!

  楼玲子:“……”

  疯了,疯了,阮柯卿疯了,居然让一个酒疯子吃豆腐。

  阮柯卿抿着唇垂头盯着司南毛茸茸的脑袋。

  大发赶紧上前拉司南,奈何司南这厮瞬间化成牛皮糖,埋在人家姑娘怀里扯不下来。

  楼玲子赶紧掏出手机咔咔拍照,不发朋友圈都对不起这历史性一幕,只是拍照声太大,让阮柯卿察觉,又被扔一记冷眼。

  大发不停地赔礼道歉:“姑娘,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哥们儿刚失恋,喝多了。不是故意的,实在对不住。而且脑子不太好,姑娘你……”

  大发的话没说完,司南像是受不住憋闷,在阮柯卿胸口撒娇似的蹭了两下,顺带伴随一声餍足的喟叹——

  “好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