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7章 007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07

  司南也不急着关门,一手插兜靠在门框上睨着阮柯卿。

  “呵,不要以为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老……我家不缺钱,好歹我们家也有上亿资产,你以为就你这区区金卡就能收买我,想得美,让开!”

  阮柯卿拉开门没有进去,她靠在门框的另一侧,翻出手机给司南,“加上这个呢?”

  司南疑惑的凑过去,瞳孔一缩,立马要抢手机。

  “这是在烧烤店的视频,司南,是你先招惹我的,是你把我的男朋友吓跑了,是你说你愿意给我捧皇冠……”

  “停停停,打住,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说到这里,司南住了口,他脑子里似乎有那么一点儿片段。

  有个女人把他从警察局捞出来,帮他叫了辆车,临走前对他说:“我叫阮柯卿,很期待和你交往。”

  “艹,不算不算,那是我喝多了,不能当真。”这时的司南,底气已经小了许多。

  靠,那晚他好像是做了什么“棒打鸳鸯”的缺德事。

  阮柯卿接着翻出第二条视频,是司南在私房菜馆跳海草舞,动作妖娆,姿态二逼。

  而他直冲冲倒在阮柯卿怀里的那一幕,成为全场高.潮。

  司南捂脸不敢看,八辈子丢的脸都没这半个月多。

  司南:“你想怎么样?”

  阮柯卿越过他,脱鞋进屋,扫了一圈空荡荡的房子,说:“做我男朋友吧,你可以搬到我家……”

  司南立马跳脚,“不,我不要,爷们儿坦荡荡,不吃软饭,绝不!你死了这条心吧!”

  “OK!”阮柯卿也没强求,她继续说:“那我说另一件事,我需要你帮一个忙,帮好了我们就互不相欠,我也不会再来找你。”

  “什么忙?”只要不再来烦他,上刀山,下油锅,也是可以考虑一下。

  “假扮我男朋友。”

  “靠,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死心。姐,你到底看中我那一点?我改还不行么?”

  “呵~”阮柯卿坐在沙发上,随性的往靠背上背,胳膊搭在沙发沿上,她又重新点开第一个视频,扬着手机说:

  “我原本有一个可以应付家里的男朋友,被你给我搅黄了,我难道不应该找你赔?”

  司南觉得这人翻脸有点儿快,前面还戏谑,这会儿就板着脸算账。

  “我真喝多了,我到现在都想不起来,我道歉。”

  “道歉有用的话,我也不会跟谈条件了,是吧!不该摸的不该蹭的,你都下过手,你不该负责?你实在不答应,我不介意把这些视频公布出去。MZ集团总裁的负面新闻没少过,虱子多了不怕痒。”

  司南挽着袖子要干架,女人也不能这么讨打啊。

  “你讲不讲理?”

  “不讲!”阮柯卿扬着笑,态度极其傲慢。

  两人僵持了一个小时,以司南惨败告终。

  司南答应阮柯卿回家应付爷爷奶奶,摆脱被相亲的事。

  阮柯卿答应司南此事过后就此翻篇,以后不再找他。

  阮柯卿从包里面掏出纸和笔刷刷写了一页纸,递给司南,“看看有什么需要改的没有。”

  “我自愿和阮柯卿成为男女朋友关系,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随叫随到,为期……哎,我什么时候答应……”司南抬头就看见阮柯卿手里拿着录音笔摆弄,脸色立变。

  “你他妈的脑子有病啊,老子最讨厌你这种不择手段的女人,别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妥协,没门儿。出去,你给老子出去。”

  司南上前去拉阮柯卿,却被她反手扣住手腕往下拉,重心不稳整个人被摔进沙发里。

  阮柯卿一条腿的膝盖压住司南的后腰,并把他的手扣在后背。

  司南偏着头疼得直抽气,他听到阮柯卿说:“你又说粗话,教训不够?”

  面子这东西在司南这儿早就丢得一干二净,偏偏他还觉得自己贼硬气。

  “你谁啊你,管得着么你,我就说粗话了,怎么滴?你大爷的,老子讨厌你这种不择手段狠毒心机婊,快点儿放开……嘶,疼疼疼!”

  阮柯卿将按司南的手又加了点儿劲儿,疼得他嗷嗷直叫才撒手。

  她一边整理自己乱了的仪态,一边淡淡的说道:

  “狠毒心机不择手段?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坐上今天的位置?”

  “司南,我就喜欢你这份单纯。明天早上9点,我在楼下等你,我不喜欢迟到。”

  司南把头埋在沙发里没吭声。

  单纯,快三十岁的人,还能单纯么?

  可阮柯卿并不是第一个这么说他的人。

  当初他一腔热血带着大发创立公司,公司嘛,只要有钱往里砸,再怎么样也能做出个样儿来。

  直到一年前公司面临倒闭,从上到下了解公司的所有账目后,司南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根本不是单纯,是蠢。

  司南怒捶沙发泄愤,突然碰到什么咯得他手疼。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微微一愣,过了好半晌才吱声:“嘁!你以为你谁啊,让去就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司南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看到来电显示时脑袋短路三秒——什么时候存的心机婊电话?

  阮柯卿拨了三通电话,次次无人接听。

  后座坐着位移动冷气压机,胡秘书自觉把车内的冷气关掉。

  “老板,时间到了,还等吗?”

  阮柯卿搭着腿,手指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盯着司南家的方向,神情淡定冷漠。

  九点零五分,阮柯卿失了耐心,“开车!”

  话刚落地,司南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

  司南把钥匙圈套在指头上转圈,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磨磨唧唧不情不愿地上前敲车窗。

  阮柯卿摇下车窗,“上车!”

  司南挑眉,说:“先说好,我不是怕你。我这是日行一善,应付完你家人,谁也不欠谁,一拍两散,老死不相往来。”

  司南不想挨着她,绕到副驾驶。

  阮柯卿看着他,勾起嘴角保持微笑,默默拿出车里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

  在司南拉开车门前,阮柯卿把没盖好的矿泉水递给胡秘书。

  胡秘书:????

  接还是不接?

  胡秘书伸出手,司南开了副驾驶车门。

  阮柯卿的手也在这时一抖。

  胡秘书:“???”

  老板,不想他挨着我明说。

  阮柯卿满意的看了眼流了一瓶水的副驾驶座,在二脸懵逼中淡定坐好。

  “胡秘书,行动能力下降,回去多练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