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15章 01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15

  很简单狗血的故事,元安桥单方面爱阮仲琛,爱得死去活来,甚至在阮仲琛拒绝她以后,她赌气嫁人,并生下一女。

  可是两年后,她重遇阮仲琛,又燃起了她心中对阮仲琛的爱火,抛夫弃女,义无反顾选择跟着阮仲琛。

  她以当初救阮仲琛受伤无法生育为由,搏得阮仲琛同情。

  阮仲琛对元安桥心有愧疚,尽管不愿,也默许她在阮家。

  跟着阮仲琛的方式,就是进了阮家,刚开始是秘书,然后是保姆,二十多年风雨无阻。

  本来元安桥一直隐藏得很好,直到三年前,阮仲琛有一次应酬,喝得人事不知。

  恰好当时阮柯卿的母亲——沈婉携子女出国,家中二老游历祖国山河。

  诺大的阮家宅只剩下阮仲琛这个醉虾正主,元安桥支开所有帮佣,一个人伺候阮仲琛,候着候着就候到床上去了。

  元安桥使了浑身解数,让阮仲琛开了头就一发不可收拾。

  偿了甜头的元安桥不满足地下工作,想要转暗为明。但她知道阮仲琛不会和沈婉离婚,思来想去,只有沈婉彻底消失才能让阮仲琛和她在一起。

  于是,元安桥就在阮柯卿弟弟阮昭然生日那天做了点儿事。

  元安桥知道沈婉那晚要开车去市里,于是她就在刹车上动了手脚。可她没想到的是,沈婉那天并不是一个人出去,阮家姐弟和出差突然回来的阮仲琛都在那辆车上。

  果然车子在山道上和一辆货车撞了,刚好那辆货车司机有过案底,是阮家人亲手送进去的。

  所以阮家人一直以为那场车祸是仇家寻仇,根本没想过会有人内部动了手脚。

  司南忍不住问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干嘛绑我?”

  接下来司南听到了这辈子最啼笑皆非的理由。

  元安桥抓狂的说:“你穿了仲琛的衣服,我送仲琛的衣服,他从未穿过,你也配得上穿。”

  司南心里别提多膈应了,阮仲琛和元姨这事他不好说。

  但了解经过后,“你穿了仲琛的衣服”这话怎么跟“你怎么穿了品如的衣服”一样扎耳呢?

  阮柯卿的脸色则是越来越沉,握短刃的手背青筋暴起,随时都有上去捅刀的可能。

  司南眼观鼻,鼻观心,默默伸手握住阮柯卿的手,顺便把她手里的短刃抽出来。

  “咳……那啥,咱们都是守法的好公民,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要打要骂都随便。”

  阮柯卿的呼吸很重,是在极力隐忍心中的杀意。

  她转头与司南对视。

  司南心中咯噔一跳,只见阮柯卿双眼雾蒙蒙,泛着红。

  虽然面无表情,但她浑身上下都充斥痛苦,像是头极力挣扎的困兽。

  阮柯卿一头扎进司南怀里。

  司南想推开,但胸前顿时有点儿湿意,他的手鬼使神差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声说:“这人既绑架又谋杀,已经是穷凶极恶的人,咱们自卫反抗,出手重了点儿,伤筋动骨,缺胳膊少腿什么的也是正常。”

  被绑住毫无还手之力的元姨:“…………”

  请凭良心说话。

  *

  军方来的时候,元安桥倒在地上,浑身是汗,一脸扭曲,模样要死不活。

  但除了脸上的巴掌印,看不出来哪里受伤。

  给阮柯卿和司南做完笔录,去押元安桥的军人一碰她的胳膊时,对方疼得嗷了一声就晕过去。

  军哥哥被吓得扶元安桥的手抖了一下。

  咔嚓一声脆响,元安桥的胳膊断了。

  面对众人的目光,军哥哥看向司南和阮柯卿,“你们做了什么?”

  司南不忍直视,想到刚才有人泄愤,把人胳膊和腿卸来卸去当藕‘玩儿’,场面几度残暴。

  “到底怎么回事?”这位小军人明显是新来的,看人的眼神是一视同仁的浩然正气。

  阮柯卿抱着手臂把脸扭到一边,不想搭理。

  司南见状,立马委屈脸,“大概……是脱臼了。”

  “不对,手指脱臼,手腕脱臼,还有粉碎性骨折……太残忍了,你们这是蓄意伤人。”

  “哎哎哎,军大哥,是这人想杀我啊,她要杀我,我还不得反抗啊。你说我一个一米九的男人,反抗起来可不就用力过猛……还有你看,我这手腕,我这脖子,差点儿被她掐死。我要不反抗狠点儿,我祖父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阮柯卿投了个意想不到的眼神给他。

  新人军哥上下打量司南和阮柯卿,“你,反抗过猛?”

  司南点头,“不然呢。”

  新人军哥看向阮柯卿:“那她呢,这儿还有刀,是她的吧,刀鞘还在她身上。”

  司南:“……”这要怎么圆?

  阮柯卿拉了把司南,把短刃从新人军哥那里拿过来,“你们队长呢?”

  “队长在……”新人军哥的话猛然打住。

  他不清楚阮家的背景,只知道上司似乎有点儿紧张阮家,大概是人家足够有钱。

  有钱人就是事多,而且傲慢。

  他轻轻哼了一声,直接让人把元安桥送去医院。

  “嫌疑人如果起诉你们的话……”

  “呵呵,让你们队长来找我。”

  阮柯卿冷笑,将一支录音笔扔给新人军哥,拉着司南回宅子。

  一路上阮柯卿都很沉默,司南落后她两步。

  要不要安慰她一下?好歹她救了我。

  不对,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来这儿。不来这儿也不会引起元姨的注意,也不会无缘无故被抓。

  “谢谢!”

  “谢谢!”

  两人异口同声,一前一后愣了三秒,然后看向彼此。

  阮柯卿:“刚才谢谢你,下次……不对,没有下次了。”

  司南:“呵呵,千万别有下次了,我这小心脏受不了。”

  “不对,元姨为啥要抓我?仅仅因为一条项链和认为我配不上你?”

  司南净身高一米八八,比阮柯卿高出一截。

  阮柯卿看他的时候得仰起脸,他的眼睛很亮,和天上的星星有得一拼。

  这双眼睛可以干净纯粹,狡猾起来的样子也可以如狐狸一般。

  司南垂眼与她对视,喉咙无声滚动,心跳有点儿快。

  又听阮柯卿说:“她有一个女儿,项链应该是她女儿的。你有项链,你认识她女儿?”

  司南心跳更快了。

  不对啊,明明我比她高,比她壮,为毛会感觉这人在压迫我一样?

  司南转过脸,摸摸鼻子低声说:“前女友的,大概是她女儿吧。”

  他记得苏悦悦说她妈妈死了。

  任谁被母亲抛弃也会这么说。

  前女友?

  司南明显感到阮柯卿身上的气场又冷了,一路上两人也没再说一句话。

  临到门口,司南后知后觉,“我觉得元姨有件事是对的。”

  阮柯卿:“嗯?”

  司南把手插进裤兜里,尽量展现出一股二流子的气质,他说:“我配不上你,真的。”

  阮柯卿冷冰冰的睨他一眼,转身进屋,嘭地一声把人关在外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