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16章 01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16

  “喂,好好大公司BOSS,不带这么不讲信用的,说好老死不相往来,这才过了几天又来了,你当这是你家啊。”司南挡在门口噼里啪啦一通溜嘴炮。

  不过好像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司南小心的抬眼打量面前的女人,咳了两声,说也说了,反正就这意思。

  从庄园回来也不过三天,这人又找上门了。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我家没人敢拦着我。”阮柯卿眯着眼睛看他,倚着门也没有打算进去。

  “……你还起劲了,说吧,找我干嘛?”

  “找你前女友。”

  “你找前女友关我鸟事,你……”说到这儿,司南后知后觉对方说的是啥,撑着门框的手臂打滑,“不是,你有病啊。你找她你去她家找,找我干嘛?”

  “是你的前女友,不是我的。”

  “都说是前女友了,你觉得我会去找她?”

  “她出轨给你戴绿帽子。”

  阮柯卿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司南脸黑如锅底。

  不带这么戳人短处的。

  司南揉了把头发,同样靠着门框的,一副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样子盯着阮柯卿,“玩儿嘛,谁不会,我不稀罕。”

  阮柯卿:“她给你戴绿帽子。”

  司南:“………”

  阮柯卿看见司南水汪汪的眼睛瞪得老大,完全是一副“你再说,再说,我揍你”的架势。

  显然阮柯卿无所畏惧,她摘下眼镜,低头擦拭上面的灰,继续说:“这么英俊潇洒的男孩子被戴上环卫都不戴的帽子,多可怜。姐姐带你去报仇,怎么样?”

  能牛气一把当然好,但司南继续嘴硬,“切,你觉得我在乎?”

  “一般要想别人不痛快,就要自己过得很痛快,找一个比她更好更有魅力的女人去炫耀一下,也不是不行。”

  司南笑了,微微俯身凑近盯着阮柯卿的脸上下左右的看,形成了一个不是打架,就是要亲嘴的距离。

  这女人眼睛可真黑!

  司南想。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说的该不会是你吧。”

  阮柯卿仰开脸把眼镜重新戴了回去,顺便摸了摸有点儿发烫的耳朵,面色如常,“所以,去吗?”

  “我去,谢你哦!”司南转身进屋,嘭地一声关了房门。

  让你前两天关我。

  被关在门外的阮柯卿:“…………”还挺记仇。

  *

  前任会面在一家高档的茶餐厅。

  司南见到苏悦悦由她那官二代现男友小心翼翼搀扶进来。

  有位更霸气的在旁边坐着,以往在司南眼里称霸一方的苏悦悦,此时在他看来也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后妃。

  能让官二代低头哈腰宛若太监,苏悦悦的段位又上一层楼。

  司南回忆了一下,自己好像没这么狗腿过。

  “司南,好久不见!”苏悦悦落座,目光掠过阮柯卿时愣住。

  司南翘着腿没吭声。

  有了对比,高下立见。

  苏悦悦今天的裙子,在阮柯卿那身白色西装面前,俨然成了孔雀。

  有点入神,司南的膝盖被撞了一下。

  他微微侧头,对上阮柯卿幽深的眸子。

  司南:干嘛?

  阮柯卿:很好看么?口水。

  司南:……

  单方面结束眼神交流,司南皮笑肉不笑,本想去揽阮柯卿的肩,但对方眼神有点儿凉,他便改为拉起阮柯卿的手放到桌面上,顺带咬牙切齿。

  “介绍一下,我女朋友,MZ集团大BOSS,阮、柯、卿。”

  果然,苏悦悦的笑容瞬间崩紧,盯着阮柯卿的眼神尽显难以置信——

  她没眼花,也没认错。

  “久仰!”苏悦悦压下心中的激动,伸出有点儿发颤的手,“您……你好,我是苏悦悦。”

  不小心用了敬语,想到不能在前任和现任面前丢份儿,苏悦悦又迅速改口。

  阮柯卿,在A市的贵族圈里鼎鼎有名的人物,商业头脑一流,手腕极狠,和她作对的企业没有不吃亏的。

  人送外号鬼见愁!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少爷们折服她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颜。

  就算是在女人堆,阮柯卿也有不少小红粉。

  苏悦悦看司南的眼神怪异起来,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司南的家境,她相当清楚。

  养牛和炒股都不怎么景气的司父,三十岁的时候心血来潮,拿儿子女儿的生日日期去买彩票。幸运的女神那天估计心情不赖,一锤子砸中司父,在司父摔了个屁股蹲的情况下让他中特彩。

  司父自中了彩票后,好运一飞冲天,不仅带动了凤栖村的养殖经济,连买的股都不停往上蹿,司父抓住时机抽身,又赚了一笔搞房地产投资。

  本是瞎扯淡的投资,愣是突然暴了起来,国家经济高速发展,房地产市场成了暴利行业,司家躺赢,成为实打实的土豪。

  可他家带着牛粪味儿的钱,苏悦悦看不上。她当初看上司南,主要原因还是司南有张好看的脸。

  只是后面遇上官二代现任,好看的脸也不大顶用了。

  苏悦悦不太相信司南能认识高高在上的MZ集团女总裁。

  可面前这个戴金丝边眼镜,白色西装一尘不染的女人,真真切切是这两年年频繁出现在财经杂志封面的女人。

  苏悦悦有种自己心头的白月光和牛粪裹一起的不适感,怎么看怎么难受。

  阮柯卿扬起被司南牵着的手,在苏悦悦面前展现一把如何十指紧扣,秀人两脸。

  “不好意思,手不太方便。”她淡淡的说。

  司南:“…………”没想到你是这么骚气的阮总。

  苏悦悦:“…………”大佬没礼貌,但依然很酷。

  苏悦悦悻悻地收回手,“没事没事。”

  要是换作别人,苏悦悦早骂人了。可这位,她莫名不敢。

  阮柯卿盯着司南的手,很修长,很好看,很相配。

  她又说:“苏小姐,年纪轻轻能做到总经理位置,你也不容易。”

  偶像在前,苏悦悦一边压着兴奋的情绪,一边还要镇定,“哪里哪里,您才是不容易。”

  司南:……

  这是来唠嗑了?

  她旁边的官二代男友更是看着阮柯卿的眼睛都直了。

  “啊,是你,你是阮家爷爷的女儿,我终于见到真人了!”后知后觉的官二代男友突然爆话,引来三双眼睛的齐齐注目。

  司南:原来是个傻子,我放心了!

  阮柯卿:……

  苏悦悦:我不认识这货。

  苏悦悦干笑一声,尴尬的介绍,“我未婚夫,常一明。”

  阮柯卿放下手,身体往后靠,靠靠在椅子子,扭头对司南说:“司南,你知道吗,A市环卫局的副局长有四位公子,这位……”

  “我排行老三!”常一明眼睛放光,女神竟然知道他。

  阮柯卿低着头,嘴角的笑怎么看怎么讥讽。

  常副局长的三公子脑子不太好,很多人都知道。

  司南更是毫不留情面,也不怕得罪人,啧了一声,“原来是老三,不过现在返老还童了。”

  “我本来就年轻。”常一明笑容可掬,笑得十分欢乐。

  苏悦悦:“…………”

  傻瓜,他骂你小三啊。

  苏悦悦脸上怎么也挂不住笑。

  现在还不明白司南是来羞辱她,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苏悦悦刚要开口替未婚夫挽回点儿尊严,便听阮柯卿说:

  “苏小姐,今天是我要见你。”

  苏悦悦心中疑惑,挑眉问道:“我和阮总似乎并无交集。”

  阮柯卿拿出那条已经被她扯得四分五裂的项链,眼里的冷漠更深了,“这是你的?”

  “是!”苏悦悦乖巧如鸡。

  “你母亲给的?”阮柯卿冷漠如冰。

  苏悦悦顿了顿,“……是!”

  阮柯卿继续冷漠,“她在总局第三监狱,你可以去看看。”

  …………

  司南全程目睹了高傲的苏悦悦,在阮柯卿面前如何乖巧如兔子一样,心里暗爽。

  直至最后,他和阮柯卿离开,苏悦悦都在发愣。

  出门后,司南才发现他和阮柯卿的手还保持十指相扣的样子。

  司南不自然的甩开。

  阮柯卿淡定擦拭手心的汗。

  司南把手插进口袋,低头打量她。

  “你不化妆不抹粉,还能这么白,怎么做到的,难道是白衣服反光?”

  阮柯卿一本正经地笑笑,回道:“天生丽质难自弃,少年,别羡慕。”

  司南:“……说你胖还喘上了,哎,你让苏悦悦去看元姨,你该不会是良心发作吧。”

  阮柯卿歪了歪头,样子好像在说“你看我像有良心的人么?”

  司南:“呵呵,当我没说。不管你想干嘛,现在已经没我事了,以后别来烦我了,算我求你。”

  阮柯卿想了想也没解释,笑着转身离开,“明天来上班。”

  司南被那个笑迷了两秒,看着她的背影有点儿不解。

  阮柯卿后面的话让他回过神来,“上什么班?”

  *

  苏悦拿着项链和资料袋到了第三监狱。

  资料袋里装的是她母亲元安桥这些年的状况,和她俩的DNA检验报告。

  呵!

  妈妈?

  这样的角色在她过去二十多年里根本不存在。

  妈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妈妈没有离开她和爸爸,他们家会不会热闹一点?

  ……

  这些是她年少时想得最多的事情。

  可惜没有如果。

  在等候室等了没多久,苏悦悦见到了她幻想过无数次面孔的女人。

  没有想象中的热泪盈眶和拥抱,没有痛哭流涕。

  只有激动。

  恨意满满的激动。

  “你……你是悦悦!”元安桥不敢相信,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苏悦悦别过眼,避开面前的女人伸来的手。

  这女人可真狼狈啊。

  苏悦悦扬起手中的资料袋摔过去,正好砸在元安桥脸上。

  “这就是你离开我们的理由?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抛夫弃女。毁了别人一家,害人家破人亡。”

  元安桥怔了怔,敛下眼,“对不起,悦悦,是妈妈对不起你。”

  苏悦悦冷哼一声,“妈妈?你也配?”

  *

  司南回家打开邮箱,之前海投的简历,其中一份竟是投进了MZ。

  他被MZ录取了!

  职位:总裁特殊助理!

  随传随到的那种。

  司南打开微信,给阮柯卿发了个滚蛋的表情包,然后附文:

  上个屁,犯贱才去。

  那边几乎是秒回:

  随你!

  司南盯着和阮柯卿聊天界面里的正在输入,陷入沉思。

  就这么放弃了?

  不死缠烂打一会儿?

  还有没有点儿追求人的诚意!

  阮柯卿的信息终于编辑完发过来。

  她说:

  报复一个人,不一定要对方去死,有时候生不如死更可取。

  晚安

  好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