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23章 02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23

  司南进MZ以来的第一个礼拜天,日晒三竿,司南迷迷瞪瞪睁眼看了眼手机。

  得,昨晚三点多睡觉,直接睡到中午,早饭都省了。

  司南想要伸个懒腰,突然间感觉有什么不对,他扭过头。

  一秒

  两秒

  ……

  “我靠,你怎么在这儿?”司南惊得连被子带枕头一块儿蹦起。

  一大早……呸,睁眼起床突然一个女人出现在旁边,没吓出心梗已经算他胆大。

  阮柯卿坐起来,同样睡眼惺忪,没有回答司南的问题,而是问道:“几点了?”

  司南下意识回答:“11点半……不是,我在问你话,你怎么跑我床上了?”

  他昨天可没喝酒。

  阮柯卿愣了半晌,她居然睡到十一点半,而且没有做噩梦。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司南,看了一眼自己完整的睡衣,朝他勾手。

  司南:“……”小爷可不是随便的人。

  见司南不动,阮柯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双膝摩擦着床,“走”到司南面前,捧过司南的脸,微微用力挤了一下。

  心说司晚月说得对,司南的脸很有弹性。

  “你别太过分……”司南想要打开她的手,但突然撞进她幽深的眸子里时,便忘记了反抗。

  她,好像很开心!

  “你干嘛?有事说事,不要动手动脚。”

  阮柯卿心情的确很好,她已经很久没睡过安稳觉了。

  “昨晚你从我房里走后,我想了一下,你半夜不惜冒生命危险爬我窗,可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司南回忆了一下昨晚的剧情:

  昨晚回来以后,他辗转反侧,脑子里不停的出现阮柯卿落寞的背影,哭过的脸,在他怀里的颤抖……

  反正是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他跑到院子里转悠两圈,准备回房时,见到阮柯卿房间里的灯还亮着。

  当时他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居然做了那么流氓的事——爬窗!

  阮柯卿的房间在别墅的三楼,司南顺着阳台爬上去,他就想看看阮柯卿大半夜不睡觉在干嘛。

  结果爬上去,刚趴上窗台,正对上某人饶有兴致的脸。

  司南吓得差点儿当场去世。

  后面就是他从哪儿上去,又从哪儿下来的落荒而逃。

  收回思绪,司南黑人问号脸,谁特么有难言之隐了?

  正想开口,又听阮柯卿说:“比如认床、做噩梦害怕什么的,我就来看看,关心一下你。”

  “你放……什么厥词!”想到这女人不喜欢他出口成脏,司南中途转了口。“门我是反锁的,你从哪儿进来的?”

  阮柯卿松开他,从床头柜上拿出一串钥匙,“我有这个!”

  司南想问你哪来的钥匙,意识到这个很傻,这儿是她家,有钥匙才正常。

  可司南隐隐觉得心里有点儿不舒服,语气也变了,“你……这么开放啊,随便就进一个男人的房间和人睡?你对其他男人也这样,真是不知羞。”

  阮柯卿怔了怔,意识到自己这样的确不够矜持,她敛起笑容,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

  “没有。”阮柯卿的声音很低,有点儿委屈的感觉。

  司南咬着牙,好像话说重了。

  不过随便进他房间就是不对。

  “没有就没有,委屈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你又不是三岁小孩儿人事不知,万一我对你……”

  阮柯卿仰起脸,笑得不怀好意,“…对我图谋不轨?”

  “你倒想得美,钥匙给我,说好了,我们要尊重彼此隐私,没我允许不准私自进来。我爬你的窗,你睡我的床,扯平了。”

  阮柯卿哦了一声,下床,钥匙丢给司南,“去做饭吧!”

  ???

  司南接住钥匙,吃惊脸,“你说什么?我做饭,凭什么?”

  已经走到门口的阮柯卿背对着他,“合同第四条,乙方要熟知甲方一切喜好与生活规律,在同居期间满足甲方所有合理要求。”

  司南从抽屉里拿出合同确认了一遍,“可你这要求不合理。”

  阮柯卿清冷的声音传来,“你再看最下面的那行字。”

  司南睁着大眼往下扫,果然见到一排比蚂蚁大不了多少的字,“本合同最终解释权归甲方所有,乙方执行……你坑我!”

  阮柯卿靠着门框耸肩,“我要吃酸菜鱼,麻烦你了。”

  “让合同见鬼去吧,搭理你,自己去做吧你。”司南气急败坏地把合同撕碎,刚才就不该同情她。

  “这么大的别墅,没保姆吗?”

  可惜已经远去的阮柯卿没法回答他。

  *

  十五分钟后,司南出现在厨房。

  他住进来一个礼拜,也是今天第一次进厨房。

  厨具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而且冰箱还不少,大大小小加起来居然有四个。

  司南全打开看过了,四个保鲜箱里分别放了水果,蔬菜,海鲜,还有饮料。

  这待遇,堪比皇帝了!

  “资本家的腐败啊!”司南自言自语,从放海鲜箱里抓了条草鱼出来,还是活的。

  司南鼓着眼和鱼对视,“这别墅里除了我和阮柯卿,就你会喘气儿了吧。”

  鱼可没有和回他话的细胞,直接草鱼摆尾,甩他一脸子带着腥味儿的水。

  司南:“你也欺负我,等着,看本大厨怎么把你剁了下锅。”

  鱼上板,司南泄愤一样的手起刀落,利落的敲鱼,刮鳞,抠腮……动作流畅得不像话。

  技术不错!

  看了全程的阮柯卿心里评价了一句。

  她原以为司南真不做饭,所以回房间换好衣服就让胡秘书在外面订了餐,下来泡茶时正好撞见司南在抓鱼。

  没想到能看到这么有趣的一幕,看来是她以前的乐趣太少了,不然怎么会她看司南做什么都觉得有趣。

  此时的司南,额前蓬松的留海用小皮筋扎成一个往后倒的小啾啾,围着李阿姨的粉色小丸子图案围裙,偶尔转过身来,阮柯卿还能看到他脸上嫌弃腥臭味儿的表情。

  阮柯卿憋住笑,拿起手机偷偷拍了一张照,正好是司南转过身扔鱼内脏,嫌弃得瘪嘴的模样。

  nice!

  阮柯卿看着司南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出神,以至于她都没注意到司南拿盐罐子的时候,脸上出现的坏笑。

  外面烈日高照,两个人隔着一堵墙,却说不出的和谐。

  三个月,若你还不会爱上我我便放你离开。

  一串英文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打破了一室的静谧。

  阮柯卿手忙脚乱地按掉电话,抬眼便和拿着锅铲的司南四目相对。

  尴尬持续了有大约一分多钟,阮柯卿率先开口,“我来拿水。”

  在这一分钟里,司南脑子里过了几个说好不做饭,结果跑来做得喷喷香的理由。

  “哦哦哦,你拿,洗手吧,马上开饭了。”

  理由一个也没用上。

  两人出奇的和谐,出奇的相视一笑。

  且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个字:“傻!”

  这时,阮柯卿的手机又响了,是胡秘书。

  胡秘书站在阮柯卿家大门外,门铃被关了,电话被挂了两次,在她以为自家老板出什么事的时候,传来一条短信——

  表现不错,饭菜皆是你的奖励,回去吧,这个月加奖金。

  胡秘书:????

  “干什么呢?开饭了。”司南上完最后一道菜,见阮柯卿还杵在原地盯手机,不由开口叫她。

  阮柯卿编辑完短信后,很自然的收起手机,“没什么,客户的信息,我去洗手。”

  两个人,四个菜,酸菜鱼,红烧茄子,小炒肉,拌黄瓜,每道看上去都挺不错的样子。

  司南见阮柯卿脸上有了笑意,暗自坏笑,说:“吃吧,随便做的,你点的酸菜鱼,要全部吃完哦。”

  阮柯卿看了看菜,又看了看扎着小辫子的司南,笑容更深,“好!”

  司南的笑容更大。

  看你一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过了一会儿,司南扒着白米饭,眼珠子都恨不得落在阮柯卿夹菜的手上。

  心想:小爷起码倒了半罐子盐,为什么她都吃了三分之一了还没事?

  阮柯卿放下筷子,奇怪的望向司南,“怎么了?你想吃就吃,虽然是我让你做的酸菜鱼,但也没说不让你吃。”

  司南全身都写着抗拒,但又经不住好奇,试探性的夹了一块放嘴里。

  司南含着鱼欲哭无泪。

  司南扔下碗筷直奔厕所。

  这鱼都能把人咸齁了,她居然能咽下去。

  阮柯卿慢慢的放下筷子,用杯子里的水漱了两遍口,继续吃其它的菜,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没一会儿,厕所里传来司南的声音:

  “阮柯卿,你个变态,口味儿也太重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