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24章 02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24

  刘莽在拘留所唱了三四天铁窗泪才被他妈给捞出来。

  回家的车上,刘莽抱着林月心一顿委屈,“您怎么现在才来?我好苦啊!”

  林月心是一副慈祥脸,给人一种弱不禁风地感觉。

  她心疼得看着儿子,语气哽咽,“你爸瞒着我,要不是我听到他和秦秘书的电话,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儿受苦。”

  “他怎么这样?我还是不是他亲儿子,哪有放着儿子在拘留所不管的。这都过了二十四小时,那群王八蛋问了我几句就不管我了,连饭都不给吃,妈,您看我都瘦了。”

  “是是是,走,回家妈给你做好吃的。对了儿子,你回去别惹你爸,他这几天很生气,家里的花瓶都砸碎几个。”林月心的声音很柔和,对刘莽是宠爱有加,任由二十多岁的儿子枕着她的腿撒娇。

  闻言,刘莽身体一僵,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妈,咱去姥爷家吧?”

  可惜没能如刘莽的愿,林月心还是带他回了家。

  恰好刘莽的老爸刘东山在家堵门,见着儿子回来,直接甩了一巴掌上去,“逆子!你得罪谁不好,偏要去找姓司的得罪,这A市有几个姓司你能得罪的?”

  “我哪儿知道他是黄金投手的儿子,他脑门上也没贴标签。”刘莽刚好的脸又被印上更大的巴掌,他浑身都写着不满,明明就是那小子玩儿不起。

  “你……”刘东山扬起巴掌欲呼。

  “刘东山,你再打他一下试试!”林月心突然挡在儿子面前,温和的脸上也是满含怒气,“儿子犯了错,你已经打了一巴掌了,还想把他打死不成。”

  林月心和刘东山是青梅竹马,在刘东山最艰难落迫的时候嫁给他,这个女人性格温和,但骨子里却强劲得很。

  她虽然不管公司的事,但也知道刘东山在拉一个投资人做项目,恰逢华东财经董事长退位,刘东山的项目成了,他这个副董就能扶正了。

  林月心擦拭着眼角,柔声说:“都怪我,娘家底子不够,不能给你助力,这些年完全靠你一个人打拼,你鞍前马后去拉投资。现在儿子被人欺负了要还手还要看人脸色,被抓拘留所……你实在生气也无可厚非,你要打要骂连我一起吧,儿子是我生的,没教好,老给你添麻烦,我也有责任。”

  刘东山最见不得林月心这样,老男人的心立马软了,但又不会哄,只得给刘莽递剜人的眼刀。

  刘莽:???

  “又不是我……”

  “闭嘴,赶紧回屋收搭收搭,跟我去赔礼道歉。”刘东山完全不给刘莽说话的机会,板正脸训斥,“整天不务正业,明天开始,要么你滚出去自立更生,要么到公司上班,别烦你妈。”

  同样的一幕,昨天也在舒蓉家上演。

  舒蓉好一些,没挨打。

  但用毛笔抄写《女德》二十遍是没跑了。

  过去一天,舒蓉也只歪七扭八地抄了一遍。

  “这都9102年了,还搞封建迷信思想,女子当自强不息,懂不懂啊?”

  “讨厌,司南讨厌,阮柯卿讨厌,刘莽讨厌,舒铭朋也讨厌,讨厌讨厌,全都讨厌。”

  舒蓉嘟嘟囔囔地下笔,写得心烦,直接扯掉揉成一团,“啊~啊~不抄了不抄了,我这如玉的纤纤玉手,怎么能做这么粗糙的事……”

  刚撕完,舒龙便开门而入,脑门正好被舒蓉扔过来的纸团子砸中。

  “……爸!”舒蓉怯懦的喊了一声,把头埋得很低,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等待审判。

  舒龙捡起一张纸看了两眼,再看女儿现在蓬头垢面地模样,“收拾一下,跟我去趟MZ。”

  舒蓉:????

  *

  “BOSS,新科的舒总和华东的刘副董到了。”胡秘书敲响阮柯卿办公室的门说道。

  阮柯卿刚接通国外分部开小会的视频,凝眉片刻,突然看向正在擦办公室摆架的司南。

  司南感应到了她的视线,猛的回头:“干嘛?”

  阮柯卿微微一笑,眉眼也跟着弯了弯,“大概是因为上礼拜的事,你去见见吧。”

  司南想也没想,直接了断俩字拒绝,“不去。”

  …阮柯卿关掉电脑里视频的声音,双手虚虚的合在一起抵在下巴处,“司先生二十二岁就和朋友一起开设计公司,二十六岁下线,当过四年老板的你,难道是害羞紧张?”

  “你别激我,没用,说不去就不去。”

  “新科是舒总一手创建的,他本人在设计方面很有天赋,可惜在养子女方面,没设计好。刘东山,华东财经的刘副董,很有抱负和野心,对升正势在必得。这次因为刘莽和你的矛盾,错失黄金投手的大笔项目资金,他现在巴结你还来不及……你要做的只是去表个态而已。”

  潜意思

  别害怕

  他们不吃人!

  司南隐隐听出点儿什么,他转悠着手里的抹布,眼里冒着狡黠的精光,“我怎么听你的意思,有什么阴谋在酝酿?”

  阮柯卿端正态度,面露不解,“只是让他们亲自给你赔礼道歉,这算阴谋的话也可以。我的人,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司南眼观鼻,鼻观心,就是不敢去看阮柯卿的眼睛。

  谁是你的人,臭不要脸!

  司南:“我去打发他们有什么好处?”

  阮柯卿:“……允许你后天陪我出差。”

  司南:“…………”

  emmmm

  不去!

  *

  会客室里,茶都快凉了,司南才悠哉悠哉过来。

  舒龙和刘东山能做到今天的位置,可都是老油条,他们并没有因为阮柯卿没来,只是来了司南而生气。

  相反刘东山一口一个贤侄,叫得格外亲切。

  “呵呵,刘副董叫我司南就好。”司南不太喜欢这种商业吹嘘,态度清冷,看到缩在各自家长身边当鹌鹑的刘莽和舒蓉,似笑非笑。

  刘莽:“…………”好气,小人得志。

  舒蓉:“…………”小白脸,不要脸。

  司南就喜欢看他们讨厌他,又对他没可奈何的样子,顿时觉得好玩了许多。

  “我叫你小南吧。”刘东山看得出司南的不耐烦,话锋一转,“前几天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和你开了点儿玩笑,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说完,刘东山扯过刘莽,“还不跟你司南大哥赔礼道歉。”

  刘莽委屈,“爸,是他打我在先的……”

  “闭嘴,快道歉。”刘东山一巴掌拍在刘莽后背上,拍得人一个趔趄,直接给司南跪了。

  刘东山望了眼手心傻眼:“…………”力道没控好。

  刘莽:“………艹,谁绊的我?”

  挨着刘莽站的舒蓉抬起眼望向一边,默默往旁边挪,她不是故意的。

  训练有素的胡秘书忍住了笑出来,只是嘴角有点儿抽。

  原本只是看他们耍啥花样的司南也是惊了,抱着手臂跳开,“别行大礼,我可担不起。”

  刘莽满目阴沉爬起来,瞪着司南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舒龙赶紧出来打圆场,也拉着女儿推到司南面前,“司先生,我这女儿从小被惯坏了,前两天的事我也查清了,是我们不对,女孩子脸皮薄,你多担待……”

  “我皮厚啊,大庭广众的。”司南冷笑。

  舒龙:“…………”

  舒蓉看着司南,“司南,你别太过分,我们都来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司南冷笑更深,“哟,舒小姐的道歉就这样啊,连声对不起都没有,真是少见少见。”

  “你……”舒蓉气得脸通红,又碍于舒龙在场发作不了,只好小声说:“对不起。”

  对于她蚊鸣般的声音,司南冷着脸问:“你说什么?”

  舒蓉音量徒然拨高:“我说对不起,你聋啊!”

  “呵,舒小姐和刘先生还挺般配,倔强得可以。”

  司南就这么随口一说,根本没想到舒刘二位的家长没有随便一听。

  舒蓉俏脸红得通透,红得反光:“你……别胡说八道。”

  刘莽更是气到想咬人。

  司南毫不在意他们的情绪,这些从小娇身惯养的公子小姐,要他们心服口服地低声下气道歉是不可能的,能做到不事后插刀已经是良心发现。

  有仇当场就报过的事,他事后一般不记,所以扯了个违心的笑:

  “行了,你们的道歉我接受了。”

  刘东山的目的是司南可以在他父亲司国洋面前说点好话,把资金投进华东。

  舒龙的目的是希望司南可以在阮柯卿面前吹枕头风,别再‘抢’他的客户了。

  两人正欲开口,司南下一句就让他们如鲠在喉,司南说:

  “阮柯卿是什么样的女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凶得很,跟鬼似的,我这个小白脸想活命啊!”

  所以,想找我做点什么,没门儿!

  舒龙和刘东山:“…………”这是接受道歉么?

  鬼似的阮柯卿站在门口,刚好听到最后一句。

  她面色如常,走进来,说:“舒总,刘副董,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个重要的会议。”

  司南猛地看向她。

  什么时候来的?

  她不会听到他说话了吧?

  完了!

  舒龙和刘东山讪笑,刘东山率先开口:“阮总事务繁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改日再谈。”

  舒龙见状,明白刘东山的意思,怕是阮柯卿听到了司南的话,赶紧开溜才是。

  “我们也不打扰了,改日约阮总和司先生吃饭,当是陪罪。”

  会客室一下子空下来,只剩下阮柯卿和司南。

  司南左右观望,寻思着怎么圆。

  阮柯卿背着手看司南,看得司南锋芒在背。

  “那啥,我去买奶茶,你……”

  “跟鬼似的小白脸,司先生对自己的认知很透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