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25章 02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25

  司南发现,阮柯卿总能让他目瞪口呆。

  比如她神一般的断句。

  什么叫‘跟鬼似的小白脸’,他哪里像鬼?

  呸!

  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个头一米七,气场两米多的女人一步步逼近,把司南逼到紧贴桌子,都快开始当场表演下腰。

  司南伸着脖子,喉咙上下滚动了两圈,心想这女人是故意的,想光天化日吃他豆腐。

  “你干嘛?我刚才那些话是跟着他们闹着玩的,没别的意思。”

  阮柯卿捏着他的下巴,挑剔的左右看了看,“下次别再说那样的话,我不喜欢。”

  下巴被人捏住的感觉实在不怎么样,司南眯起眼睛看她,因双手死死撑着桌子而显得身体紧崩。

  司南双肩徒然一松,换上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对阮柯卿吹声口哨,直起身,把手放在背后,贴在阮柯卿耳边吐气:

  “阮柯卿,你别撩我。”

  阮柯卿:“害怕?”

  司南:“呵!”

  阮柯卿偏头,习惯性的把手放在背后,“那我们打个赌玩玩儿吧,赌你什么时候爱上我。”

  司南抱着手臂,脚尖在地面点,定定的瞅她,“你认真的?赌注是什么?”

  “我输了,我给你当牛做马,任凭使唤。”

  “好!”司南毫不犹豫地应道,“阮柯卿,你输定了。”

  阮柯卿:“这么自信?”

  司南:“哈,别以为你长得好看,就觉得我一定能爱上你,本少爷找女人从不看脸。”

  阮柯卿抿唇轻笑,司南说话有时候还是挺能听,至少承认她长得好看。

  不看脸,也没关系!

  她说:“一言为定,要不要拉勾勾?”

  司南嫌弃的看了眼阮柯卿伸出来的手,手插进口袋里,切了一声,傲娇的越过她走出去。

  幼稚鬼!

  *

  原本以为阮柯卿说的出差是唬弄他。

  他跟着阮柯卿的这些日子,除了每天端茶递水,送文件以外就是在公司里打LOL。

  像出差见客户这种重要的事,不是应该让万能胡秘书跟着么?

  到了酒店,司南发现胡秘书居然只订了一间房。

  趁着阮柯卿在休息区给公司里不知道谁开视频,司南站在酒店给胡秘书打电话,那边一接通,他就直言说:“胡秘书,我是男人,你知道吗?”

  那头明显愣了一下,司南听到胡秘书没有情绪起伏,但能想象对方明显是回答白痴问题的俩字:

  “知道!”

  司南忍住暴躁,深深做了个呼吸,咬着牙说:“那你知不知道你只订了一间房?你当我和你老板度蜜月啊,赶紧再订一间。”

  那边又是停顿了一会儿,司南听到胡秘书清了清嗓子说:“酒店客房已经满了,司先生……”

  “我想掀你天灵盖。”低声吼完,司南把电话给挂了。

  转身问前台多订一间。

  前台小姐挂着招牌笑容,礼貌的回复他,“先生不好意思,我们房间已经满了。”

  胡秘书放下手机,朝开着视频的电脑说:“老板,酒店是真满了。”

  阮柯卿靠着椅背,回头看了一眼在前台发小脾气的司南。

  “没事,挺好的。”

  海南这个地方,夏天是旅游旺季,许多酒店满客是正常。

  阮柯卿这次来见的客户已经谈得差不多,只要敲订最后的合同即可。

  她上网咨询过,增近男女间关系,孤男寡女独处最好。在美丽的地方,做点儿浪漫的事,留下深刻的回忆,彼此间的距离就会缩小。

  司南气得想扭头就回去,但自己还没发工资,又倔强的想保持男人最后一点儿尊严——不花阮柯卿一分私房钱。

  他目前的吃穿用度都是公费,除了那套骚包白。

  灵机一动,给司晚月打了电话,司晚月表示,爱莫能助,她不能耽误弟弟工作。

  司南忍了忍,对,这只是工作。

  但是一想到要和阮柯卿同床共枕,他就觉得浑身哪哪儿都不是自己的,很不自在。

  不是说厌恶,只是觉得身为一个正常男人,和一个不太正常的漂亮女人在酒店同一间房,怎么也有点儿害怕。

  司南一屁股坐在阮柯卿对面,敲了敲红木桌面,“喂,只有一间房。”

  阮柯卿敲完最后一个字,合上笔记本电脑,身体往后靠,慢吞吞地搭着腿,挑眉。

  “所以呢?”

  司南:“我俩孤男寡女的睡一间,传出去对你影响不好,要不,咱们换一间酒店?”

  阮柯卿的舌头在嘴里转了转,突然笑道:“这家酒店是从外形到内部,图纸都是出自MZ。”

  司南眨着双眼皮大眼,仿佛在说“这和只有一间房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的这间房不要钱。”

  说完,阮柯卿起身。

  司南愣了半晌,低咒一声。

  一个上市公司大老板,居然抠这点儿房钱。

  对得起上百亿的身家么?

  阮柯卿走了没几步,胳膊被司南拉住,她疑惑的回头。

  ??

  司南眼露狡黠,笑得十分邪气。

  阮柯卿也跟着饶有兴致地一笑,这人要作妖!

  果然

  司南突然面露痛苦之色,拨高音量,“你这样对得起你姐么?赶紧把房间退了,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这世间从不缺八卦的人。

  司南的话刚落地,他们身边就以蚂蚁搬食物的速度围了人。

  ——“什么情况,小姨子和姐夫的二三事?”

  ——“这女的不要脸。”

  ——“得了吧,男的也不是好鸟,不然能孤男寡女跑这儿来?”

  …………

  群众的议论声逐渐传入两人的耳朵,司南似笑非笑,咬着牙,“换不换?”

  阮柯卿仰起脸看他,对方如黑曜石般的瞳仁里倒映着她的身影,好像也不怎么高大的样子。

  她提醒自己要从容要冷静。

  挣开司南,阮柯卿后退两步,拉开两人的距离,双手交叉在一起的垂在前面,把头埋在胸口,委屈地说:“可是,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她的音量不大,带着点儿哽咽,能让周围靠前的人一字不落地听到。

  这下周围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司南。

  渣男!

  败类!

  人渣!

  下作!

  ……

  诸如此类的词汇化作一把把小刀,直戳司南脑袋。

  好不容易挖好一坑等敌人跳,结果自己被推下去。

  这种心情使得司南心憋得慌,“你……”

  阮柯卿抬起头,眼圈微红,不给司南说话的机会,“姐夫,那晚是你说会爱我,代替我死去的姐姐照顾我一生一世,我才和你……”

  说到这里,阮柯卿不再往下说了,总要给大家留点想象的空间。

  司南猛缩瞳孔,看到阮柯卿煞有其事地摸了两下小腹,更是把后牙槽都磨响了。

  司南:“…………”

  有一句卧槽不知当讲不当讲!

  瞧瞧这临场应变能力,瞧瞧这演技,电影学院毕业的吧。

  绿、茶、婊!!!

  咔嚓

  一声快门声突兀的响起来,司南猛地激灵。

  完了,这玩笑开大了。

  司南猛地把阮柯卿搂进怀里,按着她的头不让她动。

  他被拍就算了,反正对他来说没什么影响,但阮柯卿,她好歹一大老板,被发到网上影响多不好。

  司南赶紧换了脸色,冲周围的人道歉,“各位,不好意思,我和我老婆练习呢。我以前学表演的,老婆陪我练习呢,别拍了,万一哪天火了,被人肉多不好。”

  老婆二字,让在司南怀里正想挣扎的阮柯卿顿了顿。

  她把脸埋在司南肩窝,勾着唇,伸出手搂紧了司南的腰,“都说了不要在这里演,都怪你,没脸见人了。”

  耳边是阮柯卿瓮声瓮气地委屈声。

  脖子上是阮柯卿传来温热的呼吸。

  司南的腰被阮柯卿搂住,他全身的汗毛全部起立致敬,偏偏又不能在这时候推开。

  这坑太TM深了!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没事儿了。”司南恨不得把牙给咬碎。

  其中一位路人哥们儿放下拍照的手机,“哥们儿,你这是要去参加试境?”

  最近有部著名导演的电视剧要在海南拍摄,演员也会在当地挑选一部分。

  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但想要出道出名的演员,冲着那位大导演还是免不了想去试试。

  司南这属于瞎猫碰上死耗子。

  ???

  司南虽然不解,但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应了再说。

  “对啊,刚毕业,出来追求理想。”

  司南长得嫩,穿得休闲,额前蓬松的留海把他硬气的轮廓柔和了不少,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

  他这话也没人怀疑。

  “这么年轻就结婚了,哥们儿,你这前程不要了?”还是刚才那哥们儿。

  司南刚才就随口胡诌,哪儿知道娱乐圈的规则,反正编就是了。

  他大方的回答,“老婆是青梅竹马,演戏是后天发育,总得先来后到吧。不能为了出道连媳妇儿也不要了,您说是不是这理儿。”

  司南的嘴皮子只要不对上阮柯卿还是挺溜的。

  “好样儿的,小哥哥我挺你,加油。”没等那哥们儿说话,到是旁边的一姑娘犯起了花痴,“小哥哥你这么帅,和你老婆真般配,你们一定能通过的,加油。”

  “加油!”

  “加油!”

  “我们支持你!”

  ……

  有了人开头,大家就开始起哄,搞得司南抱阮柯卿的手更紧了。

  人民群众的热情根本无法想象。

  司南和阮柯卿就这样在人民群众热情高涨的支持下上了去房间的电梯。

  临了,司南还稀里糊涂地给人签了名。

  对方说留着,万一哪天小哥哥火了,这也是纪念,不枉偶遇一场。

  电梯里面,两位互相搂搂抱抱的夫妻拍了拍司南的肩。

  司南还处于懵逼中,突然被拍了肩膀,还被吓了一跳。

  司南和阮柯卿对视一眼,试探地问:“姐姐,有事?”

  大姐显然对司南这声“姐姐”很高兴,她理了理头上碎花蕾丝边沙滩帽,对司南语重心长地说:

  “小帅哥,你这演技不行啊,表情不到位。”

  司南:????

  大姐对阮柯卿努嘴,“瞧你媳妇儿演得多好,拿捏得准,看得我好揪心,好想打你。”

  司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