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34章 03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34

  从造型屋出来,司南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阮柯卿很多时候鼻梁上都会架着副眼镜装13,头发扎成马尾,素白小西服是标配。脸上干干净净,司南见到她最不素颜的时候也只是她化个眉,涂涂涂口红而已。

  然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女人,火红的吊带裙张扬得很,纤腰细臀,扭腰摆胯骨子里透着风情,脸上的妆容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她本来的样貌。

  司南:“………”前后落差太大,真是扎眼。

  司南突然冒出个念头,其实以前那样挺好的,至少生人勿近。

  现在这个样子,看路人频频回头的目光就知道了,这女人光凭这副模样,就能勾得男人找不着北。

  “阮柯卿女士,你不是执行任务,是去迷倒众生。”不等阮柯卿说话,司南打量的目光定在她的脸上,“你这是照着我姐的样子化的啊。”

  阮柯卿挑眉,看白痴一样的看他。

  以‘青蛇’的名义去找巨洋,当然要照着她的样子靠拢,

  上车前,阮柯卿再一次问司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司南朝驾驶位置走,“我来开。”

  阮柯卿拦住他,丢给他一个包。

  差点儿就被砸中脸,司南险险接住,气结,“你谋杀……什么东西这么重?”

  “保命的,你收好。”阮柯卿说完,自己快一步坐上驾驶位。

  亚利城到巨洋所说的老地方开车需要三个小时,除去换装的时间,他们还有六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熟悉地形,并摸清人质的位置。

  阮柯卿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正在摆弄小包袱的司南。

  “压缩饼干,匕首,铁索,手电……怎么还有钱?”司南摸出一叠钱,不可思议,巨洋就这么贪财么?

  阮柯卿一只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搁在车窗沿,手指在唇瓣上摩挲,“你放好就是了。”

  说着话,她时不时看外面的地形。

  司南重新装好,瞄到后座上的大包袱,再对比一下自己的。

  隔了半分钟

  司南抗议了。

  “凭什么你的救生包袱就那么大,我的这么小?”

  阮柯卿选好位置,一脚踩上刹车,脸色骤冷,“………聒噪,滚下去。”

  司南本来就被她突然来的急刹给刹懵逼了,再这么被她冷淡的喝令,当场愣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说话就说话,停车干嘛?我闭嘴还不行么?”司南察言观色,这女人变脸比天气还不可琢磨。

  司南看了眼并没多少车辆来往的高速路,心中忐忑,这女人不会就因为他吵,要把他丢下去?

  他死死抓住车门。

  见司南不动,阮柯卿没有温度的话再次响起,“我叫你滚下去,你聋了?”

  司南瞪大眼睛,“你发什么神经?”

  阮柯卿也不和他废话,起身解下他的安全带,把他的手扳下来,打开车门,一脚把人踢下去。

  动作流畅且迅速,一点儿也不带犹豫。

  司南被汽车尾气喷了一脸,爬起来都没来得及拍屁股,对着绝尘而去的车屁股直跳脚,咬牙切齿道:“阮、柯、卿,不要让我追到你。”

  司南环顾四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一个加油站,司南抓了把头发,揣着小包袱往加油站走。

  他总算知道包里为什么会有钱了。

  *

  张奎一边对老大的命令绝对服从,一边又觉得实在是难以理解老大的行为。

  还要从两天前说起

  巨洋知道‘青蛇’来了亚利城,恨意排山倒海而来,连续抢三家银行,抓了三个女人,疯狂折腾。

  昨天巨洋命张奎到亚利城买红酒,要三箱,说是‘青蛇’最爱他们家的酒。

  根据张奎的小道消息,根本就不是‘青蛇’喜欢那家的红酒,而是老大和‘青蛇’初遇时,就在那间夜店,喝的就是那款红酒。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咦?没油了。”唱歌自嗨的张奎唱到一半,突然发现该给车加油了,不然回不去。

  还好导航上显示了前方三百米处有加油站。

  “呦呵,兄弟,你这是徒步旅行啊。”

  在之后的日子里,张奎一度后悔和司南的这次搭讪。

  张奎一口带着方言味儿的英语让司南眼睛放光,怒气冲冲地脸立马变的委屈巴巴,“大哥,您看我这像是旅行的吗?”

  张奎虽然是九零后,用司南的话说就是长得跟赶着投胎似的,不到三十的年纪跟四十岁似的,好在不难看,只是那双眼睛老转悠,一看就不是好人。

  司南不想理他了,这要是人贩子怎么办?

  张奎跟着司南,“兄弟,你还是华国人,哪儿的?”

  司南的笑有点儿僵,“C市。”

  “巧了,我也是。”异国他乡难得碰上老乡中的老乡,张奎乐得咧着嘴笑,这一笑,更不像好人了。

  “你怎么在这高速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对,前面有个加油站,要不你上来,我拉你一截到前面的加油站。”

  司南有点儿瑟缩,,“谢谢啊大哥,前面是加油站,我自己走过去打车就好了,就不劳烦您了。”

  “他们都叫我二奎,兄弟怎么称呼?”张奎这股子见了帅哥美女自来熟的劲儿是改不了了。

  根本不听司南的婉拒。

  司南看到张奎的手臂后,突然改变想法,他腼腆的挠后脑勺,说:“我姓赵,我叫赵南。奎哥,看您这是要去哪儿?”

  张奎瞧着司南白嫰,看上去年纪也不大,一脸人畜无害,任人□□的天真模样,要是真能当他小弟多好。

  “我去莫洛哥亚,这不车没油了,去加油。”

  “奎哥,我也是去莫洛哥亚。”司南睁大眼睛,故作惊讶,这下就‘毫不犹豫’地上车。

  上了车,他才得以仔细看张奎的他手臂上的刺青。

  鲨鱼刺青并不稀奇,稀奇的是它从中间断了。

  司南可以确定,不是因人的肥胖而撑开,是故意这么纹。

  司南在巨洋拍的视频里见过一模一样的,巨洋的刺青在脖子上。

  他的视线太过‘炽热’,惹得张奎看了过来。

  张奎看了眼自己的刺青,笑道:“这个啊,没事瞎刺的,没吓着你吧。”

  司南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就是觉得奇怪,好好的鲨鱼怎么纹个断的?”

  张奎:“我们帮……我们家的传统,能陡手砍断鲨鱼的男人,才是我们的继承人。”

  “哦……”司南基本可以确定张奎是断崖帮的一员了,但看上去并不是穷凶极恶的人。他笑得特别夸张,“哈哈,真霸气,我也想纹一个来着,就是不知道纹啥,奎哥你这个就好,哪儿纹的?介绍给弟弟我呗!”

  不等张奎回答,加油站到了,司南下车背着张奎大喘气,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

  凡事没有真正面对之前还有侥幸的想象空间,一旦接触过后,发现并不是很美好的时候,人的本能就想退缩。

  能进断崖帮的人,不是亡命之徒就是疯子。

  这是刚才在阮柯卿车上,她说对他说的。

  司南的手心全是汗,腿肚子也在不停的打闪。

  他想打退堂鼓。

  张奎加好油,过来拍司南的肩,司南吓得后背一僵。

  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张奎没注意,问他:“赵兄弟,走啊,我载你。对了,你怎么在这高速上………”

  “嗨……”司南一拍脑门,勾住张奎的肩,暗中比了一下,不是力量型的,都爱放冷枪。

  “别提了,还不是我那个瓜婆娘,吵架,就把我给扔这儿,还不是因为我穷,不想跟我过了,闹离婚呢………”

  张奎没谈过恋爱,更别说结过婚,到如今还是老光棍一条。

  他觉得一个人挺好,不用交私房钱,去哪儿不用报备,不用怕查岗……好处太多了。

  所以他就对司南说:“赵兄弟,别怕,不就离婚吗,多大点儿事,离了创业赚大钱,等你发了财,气死她丫的,让她瞧不起你。”

  司南不断点头,两眼放光,崇拜的看着张奎,“说得太对了,奎哥,一看您就是前途无量的黄金贵人。要不我跟着您混吧,不要求别的,有口饭吃就行。给您端茶倒水我也乐意。”

  话还没落地,司南就从车上的烟盒里抽出根烟给张奎点上。

  张奎唆了一口,吐着烟雾有点儿飘,在断崖帮一向都是他狗腿子的叫人哥。这一瞬间,他在司南这里找到了当老大的那种感觉,腰板也不自觉的挺了起来。

  司南把凤栖村各户的八卦揉碎再重组,全搞成他的悲惨人生故事讲给张奎听。

  张奎见他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自己也跟着一会儿一会儿笑的讲自己在巨洋身边的各种不容易,活脱脱就两个相见恨晚的疯子。

  张奎:“赵南,别伤心,你这个兄弟我罩了。”

  这傻逼,拐回去给老大,卖到某国,提成翻倍,看他们谁还敢看不起我,说我一事无成,吃软饭。

  “奎哥,您真是大好人,来,您喝口水,这是我带的,刚打开。”见他喝了水,司南又弄出一根烟,“来,我给您点上。以后上刀山下火海,只要您一句话,小弟立马就到……”

  看着你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