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35章 03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35

  半个小时后,阮柯卿给狗崽打了电话,“我把司南丢在772高速加油站处,他有一个定位器,编号250。”

  狗崽喷了一口汽水,直接喷在司晚月脸上。

  在司弯月发飙前,他直接跳起来,“木可,你这就不人道了,你这么把人丢在高速上,要是遇上巨洋的人怎么办?”

  “就算遇不到巨洋的人,遇上其他打劫的人,司南一个人,不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了嘛。”

  阮柯卿瞟了一眼后视镜,她可以肯定在她丢下司南前,她的车屁股后面绝对没有人跟踪。

  现在她车后的车是从她进入边界的时候才有的。

  “不会,亚利城没有巨洋的人,而且他也不弱。”阮柯卿停顿了一下,想起上次和他一起联手打刘莽的事,司南有两下子,一般人奈何不了他,况且他有防身的军刺。

  “我看着挺弱的。”狗崽不怕死的说。

  阮柯卿听到狗崽‘哎呦’一声,想必是挨打了。

  “进入边界了,巨洋的人已经跟踪过来了。”说完,阮柯卿挂断了电话。

  狗崽和收拾好自己的司晚月对视了两秒。

  “若不是现在是1800米的高空,我真想把你丢出去。”司晚月说,“还愣着干嘛,搜索柯卿和司南的位置啊。”

  *

  张奎在老大数个夺命连环电话的催促下,带着司南抄近路先阮柯卿到达莫洛哥亚的sky薰衣草花田。

  “老大,您要的红酒我买回来了。”张奎领着司南上了顶楼。

  司南拘束的站在张奎身后,快速的瞄了一眼被张奎叫做‘老大’的男人。

  果然就是巨洋,和视频上一样,少了一只眼睛。只不过现在的巨洋脸上戴着银色眼罩,将那骇人的眼窝遮了去。

  这人宽肩窄臀,黑色西装把他身上的寒意和狠戾杀气衬托的淋漓尽致,司南想到了谍战片里的反派,够刚。

  司南的额头上冒着细的汗,腿肚子也在发颤。

  巨洋看到司南,朝张奎投去询问的眼神。

  张奎感觉有点儿困,忍住没打哈欠,“老大,他叫赵南,是我老乡,想跟着您混口饭吃。”

  司南立马绷紧身体,深深的朝巨洋鞠躬,“您好,我、我、我是赵南,请老、老大多多指教。”

  巨洋带着审视的目光面无表情没说话,掏出把枪,嘭的一声打在司南的脚边。

  司南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猛地抬起头,双目圆睁,惊恐万分的看像巨洋。

  “就这点儿胆子也想跟着我混?笑话。”巨洋收起枪,轻蔑的扫过司南。

  司南吞咽一口,哆哆嗦嗦说:“这、这点儿胆子怎么了,只要有钱拿,胆子也是可以练的。”

  巨洋:“小子,你知道我们干什么的吗,你不怕?”

  司南:“挣大钱的,我不怕,只要能挣钱,我什么都敢干。”

  巨洋拉过一张椅子,手搭在椅子边沿,把玩着手里的枪,偏头冷笑,“行吧,给你机会,看你表现。”

  张奎见巨洋来了兴致,立马附在巨洋耳边说了什么,巨洋阴沉的脸立马带上笑意,“你小子可以啊。”

  张奎嘿嘿笑了笑,“老大,您看这……”

  巨洋上前虚扶了一把司南,“这么仔细看,你长得还有点儿像我的一位故人……”

  司南心里打了个激灵,他和司晚月长得可一点儿也不像啊。对上巨洋打量他的那只眼睛,司南觉得巨洋看他像是看一只猎物,而且是只将死的猎物。

  他脸颊边的汗水已经流到下巴了。

  “哼!”巨洋从鼻子里发出了一个音,很短很轻,离他最近的司南听到了。“同样长得招人讨厌,带他找个房间休息。”

  司南:“…………”

  小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ok?

  *

  阮柯卿绕了好几圈,才把尾巴甩掉,自己独自一人去巨洋说的老地方。

  莫洛哥亚的sky薰衣草花田,以前是个马场,后来荒废,被一个富商买下来种成花田。

  花田的东北方向是密林,西南方就是巨洋给‘青蛇’建造的西欧风城堡。

  可惜城堡里面没有等待王子的公主,更没有即将迎娶公主的王子。

  此刻阮柯卿就在密林边上,从她的位置能很好的观察到城堡的情况。

  巨洋认识‘青蛇’后,因‘青蛇’说喜欢薰衣草,巨洋在莫洛哥亚搜索大半个月,最后看中sky薰衣草花田,连威胁带恐吓从富商那里低价购买过来。建造城堡,把这里当成他给‘青蛇’的家。

  没人打理的紫色薰衣草和野草成群结伴的疯长,浓郁的花香让阮柯卿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因长时间没有人居住,城堡外面已经爬满爬山虎和绿萝藤,砖瓦上还有不少青苔,这要是大半夜走都这里,还以为进入中世纪的鬼屋了呢。

  阮柯卿放下背包,把探测的无人机放了出去。

  她把城堡周围的情况摸清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阮柯卿并没有发现城堡里有出入的人。反倒随着夜幕的降临,城堡顶端有若隐若现的光。

  这时,电话再次响起,是莫洛哥亚王室打来的。

  “嗯,好。最多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我没放信号,不必再等了,请全力出击。”阮柯卿用英文说道。

  挂了电话,阮柯卿又把大背包里面的装备一一拿出来,套上长筒马靴,红色长裙里面套进一条黑色短裤。

  然后她把擦拭干净的手.抢别在裤子上,马靴里藏好军刺。红外线眼镜又重新架回鼻梁……田园风贵妇帽在她手里转了两圈,最后戴在了头上,黑纱遮去半张脸。

  一切准备就绪,阮柯卿把背包和无人机藏在草丛里,然后扭着细腰往城堡走。

  *

  进入监控范围,城堡里守着显示屏的阿一拿着巨洋给他的照片不断对比。

  不得不说,阮柯卿的化妆技术是真的好,两人身高和体型相差无几,而且是一起训练出来的,阮柯卿了解司晚月的习性,司晚月知道阮柯卿的小动作。阮柯卿把司晚月那股子骚气至少扭出了八分,再加上完美的防妆,只要不是很熟悉‘青蛇’的人都不会认出来。

  巨洋现在身边的人很少有人近距离见过‘青蛇’,只偶尔从巨洋放出来的照片上见过。所以,当阮柯卿大摇大摆的进大门也没有人怀疑。

  红艳张扬的女人对着监控器眼睛轻轻眨了眨,烈焰红唇微微往上扬,笑得十分妖媚。守着显示屏的阿一愣了好久,沉浸在妖艳女人那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里。

  直到大门被推开,阿一才反应过来,立马给巨洋打了电话,“老大,‘青蛇’提前到了。”

  阮柯卿一路上笑得明媚,路过之处,带起一股香风,是‘青蛇’常用的香水。

  巨洋坐在城堡的顶楼露天台上,听到阿一的话,蹭的一下站起来,手里左右摇晃的高脚杯‘啪’的一声被捏碎,脸上的阴霾逐渐加深,他又重新做回椅子上,“放进来。”

  阿一收到命令,立马把红外线撤掉。

  *

  回房后的司南心有余悸,连着喝了两杯水。

  张奎见他紧张害怕,在司南看不到的地方不屑的笑笑,“小南,你别害怕,老大这个人讲义气,你只要听话,我保证你后半生大富大贵。”

  司南捧着水杯点点头,“奎哥放心,我、我就是有点儿被老大的气场吓到了,一会儿就没事了。”

  张奎:“还有,记住,今天有个重要的人要来见老大,你就呆在这里不要出去。”

  司南:“嗯!和我长得像的人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我跟着老大也才一年。”张奎揉揉眼睛,小声嘀咕,“奇怪,怎么这么困啊。”

  司南心中大喜,见张奎不断的打着哈欠,司南灵机一动,把身上最后两片安眠药捏碎弄进了水里,“奎哥,你喝点水,就在这儿睡会儿吧,一会儿我叫你。”

  张奎喝完水,哈欠比一个接着一个,实在撑不住了就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一直等到天黑,张奎早已经睡得不醒人事。

  “奎哥?奎哥……”司南连叫了好几声,连打带踹,张奎毫无反应。

  安全起见,司南撕了块床单,把张奎五花大绑,然后用被子把人盖住,只露出了个脑袋。

  “这安眠药挺猛。”司南摸出安眠药瓶子扔进垃圾桶。

  回来时,司南在张奎身上上下搜了一圈。搜出一把他叫不上型号的□□,某水果手机,厚厚的钱包,还有一把小刀。

  “反正你也用不上,都给我吧。”司南把东西全部塞进自己的兜里,他的手机早就没电了,他把张奎的手机划开。

  需要指纹解锁。

  司南瘪嘴,“小儿科。”

  司南拉起张奎的手指挨个试,解开手机锁,他立马关掉开锁密码,并给司晚月发了个定位和信息过去。

  做完这些,司南摸了下胸口,这心跳,起码比平时快了一倍,“不怕,不怕,想想司晚月,想想阮柯卿,你可是个纯爷们儿。”

  司南蹑手捏脚的出房门。他所在的位置是城堡的二楼尽头,像电影里那样,司南害怕有人巡逻守门什么的,司南一路走的小心翼翼。

  很快,他就看到腰都快扭出天际的阮柯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