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36章 03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36

  楼顶

  巨洋把玩着手里的枪,大门被推开的时候,他明显的身体往前倾了一下又很快恢复原状。

  他给张奎打了个电话,居然是司南接的。

  为了不让阮柯卿发现自己,司南在看见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躲,但是依旧没有躲过女人天生敏锐的感官。

  司南贴着墙角大喘气,实在是太紧张了。

  这时候,属于张奎的那张卡来电显示‘老大’。

  是巨洋!

  司南接起来,喘着粗气,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说:“老大,奎哥有点儿累,睡着了。”

  于是,司南明显感到电话那头愣了几秒,然后是巨洋嘀咕了什么,不等司南反应,巨洋又说:“叫醒,让他滚上来。”

  司南挂断电话,心里一个念头闪过。

  等等,刚才巨洋说的什么‘难道菊花香……’

  靠!老子不是基佬,而且比钢筋还直。

  司南心内吐完槽,恶寒了一把,往楼顶的反方向走。

  *

  阮柯卿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楼顶,刚跨进门,身后的铁门就被关上。

  她浑然不在意,挂着‘青蛇’的招牌笑容,一步一步朝巨洋走。

  眼神所过之处,眼镜上的红外线采集了不少信息。

  比如天台一共八个人,都有配枪。

  再比如人质在东南方向的石柱旁,身上困有炸.药,周边没有人守,看来巨洋很有自信。

  阮柯卿记下所有人的位置及他们的配枪。

  上来时,每层都有不下十人,不知道司南到了哪里。

  巨洋摘下眼罩,露出空洞而有些许可怖的左眼,余下的那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站住!”

  他审视着这位‘青蛇’,自从他的眼睛受伤以后,完好的那只眼睛视力也在减退,总感觉哪里不对。

  “顾、月!”随着巨洋的话落,天台上所有的灯光全聚焦在阮柯卿脸上,得以让巨洋能清楚看清她的脸。

  巨洋的脸色渐沉,眼前的人给他的感觉似乎不一样。

  这时,阮柯卿的手指划过头上贵妇帽的帽沿,眉梢上扬,语调轻佻:“小洋洋,一年不见,越发英俊了呢。”

  是‘青蛇’的声音。

  这个声音在无数个午夜梦回,使巨洋又爱又恨。

  巨洋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手上的枪上膛,对准阮柯卿:“你还真敢来。”

  阮柯卿捂着嘴轻笑,眉眼跟着弯起来,腰肢扭动的恰到好处,她眼角的余光分明有看到周围的人在为她咽口水。

  “小洋洋,不是你让我来的么?这座城堡,这里的花田,这里的一草一木,不都是你为我建的么?小洋洋,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好过一点的话,你就杀吧。其实我早就不想活了……”

  说得兴起处,阮柯卿象征性的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司南若是在这里,一定会感叹一句‘这演技,还好这货不混娱乐圈。’

  司晚月通过她眼镜里的远程监控观看了全程,雷得鸡皮疙瘩满地打滚,她没有这么恶心好吧。

  不过,阮柯卿这个女人实在可怕,居然把她的精髓学得滴水不漏,要不是她就是本尊,差点儿就信了。

  不过,巨洋居然没能发现不对劲,这不合理。

  果然,巨洋像是被触动了,慢慢往下放的手突然又回归原位,“少耍花样,今天你一定要死。”

  死字被他咬得很重,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却是迟迟不肯扣下。

  阮柯卿举起双手做投降状,“ok,既然我已经在这里了,你把人质放了吧,要杀要剐都随你。”

  巨洋快步走近她,把枪头抵在阮柯卿脑门上,恶狠狠的说:“你果然还是因为她们才来,你说放就放,你以为你是谁?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阮柯卿放下手,搭在巨洋的脖子上,手指拨弄着他脑后的小辫儿。

  喜欢勾着他的脖子,手指在他的脑后的辫子上搅动,这是‘青蛇’向他撒娇时的动作。

  以前巨洋最不能抵抗的就是她这个动作,浑身都跟着麻了起来。

  巨洋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按住阮柯卿的手,把她推开。

  阮柯卿明显一愣,心内打鼓,脸上依旧挂着妩媚的笑容,胯摆出的弧度十分嚣张,“小洋洋,抓几个女人来要挟我,你是不是已经和她们睡过了?我会吃醋哦。”

  “放屁!”巨洋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杀你。”

  阮柯卿红艳艳的嘴唇翘得飞起,一下子扑进巨洋的怀里,在他身上摸索,把嘴靠近他的耳朵,“你杀吧,我的命本来就是你的。”

  她的声音刻意压的很低沉,像是成年老酒,甘醇香甜,让人醉的一塌糊涂。

  *

  一路摸索到总控室的司南,打晕了守在监控面前的阿一,看到监控里阮柯卿顶着司晚月的脸对巨洋搔首弄姿,别提心里有多别扭。

  尤其是那女人居然对那个巨洋投怀送抱,更是让他气得肺炸。

  按照在楼道监控死角的地方和阮柯卿约定,司南咬牙切齿,在总控室里一通砸。

  一把剪子下去,剪掉电路。

  噼里啪啦……

  城堡里的灯光瞬间熄灭。

  在这一层守着的人赶紧过来查看,“怎么回事?”

  黑暗中的司南戴上了阮柯卿给他的夜视眼镜,看清来的人只有三个。

  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他们身后,啪的一声打开手电筒,鬼魅般的吐出几个字——

  “找你们索命。”

  司南的突然出现,吓得三个人高马大的外国朋友瞬时失声。

  他们其实没听懂司南说什么,只是这样子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还没反应过来,就司南一棍子一个,两个外国朋友挨着倒在地上。

  还剩一个,正要掏枪,司南手里的棍子就扔了过去。

  正中眉心。

  “哈哒,Chinesekungfu!”

  *

  巨洋凝眉,仔细端详阮柯卿的脸,按住她在他身上胡乱摸的手,力道逐渐加大,“你果然不……”

  巨洋的话没说完,灯光突然全部熄灭,四周陷入了漆黑一片。

  阮柯卿的眼神骤变,身体一矮,灵巧的避开了巨洋的手,她在人群中穿梭,很快就隐藏了自己。

  还是被看出来了。

  “怎么回事?”巨洋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他的手下也纷纷打开手机,一时间,天台再次亮了起来。“给下面的人打电话。”

  司南捏着鼻子接起电话,“线路烧了,正在抢修,告诉老大别急。”

  “老大,说是线路烧了。”

  “该死,‘青蛇’呢?”

  巨洋的话犹如定时器,一下子就让周围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毕竟老大的脾气很不好,关于‘青蛇’的事,就是属于随时可爆的炸.弹。

  “老大,我的枪不见了。”

  “还有我的。”

  “我的也不见了!”

  ……

  果然,巨洋发了脾气,眼睛恶狠狠的看向被他扔在角落的三个女人,他舔舔唇,样子有几分嗜血的味道,他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既然能把顾月模仿得那么像,肯定是和她亲近的人,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那几个女人身上的炸.弹引爆……”

  顾月,就是司晚月在巨洋身边做卧底时的名字。

  这么一说,巨洋去摸□□,这才发现那个小遥控器不见了,回忆了一下刚才被人摸过的场景,“该死!”

  人质的位置刚好有石柱挡着,阮柯卿正躲在她们身后替她们拆炸.弹。虽然远程遥控器已经被她从巨洋身上拿走,但谁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备用的。

  “哼,你以为没了引爆遥控器我就没办法了?”巨洋举着枪往前走。

  “别过来,大不了一起死。我反正无所谓,你不想见真正的‘青蛇’么,她过得似乎不太好。”阮柯卿说话的同时,手里也没停。

  她突然感觉到手机的震动,她戴上蓝牙耳机,里面传来狗崽的声音,“木可,外围已经准备就绪,里面情况如何?青蛇已经进去了。”

  听到这里,阮柯卿手里的动作一滞,汗水顺着脸颊缓缓往下流。

  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四周出奇的安静,静得楼梯里的声音也清晰传了过来。

  大门再次被推开,扛着武器的司晚月出场自带万丈光芒,她扭腰摆胯的动作比阮柯卿还要浮夸和风骚,嘴角的笑容带着嘲弄众生的意味。

  “小洋洋,你在找我吗?”

  被堵住嘴的人质们惊疑的看着门口闪瞎了眼的女人,然后有瞥瞥正在为她们解绳子的阮柯卿。

  什么情况?

  双胞胎姐妹花?

  紧接着,司晚月高调的吹了声口哨,对着正要掏枪,却意识到枪都不见了的八位小弟,还有从旮旯角落里冒出来的人一通扫射。

  秒杀,完美!

  “不许动哦,我拿枪的手感不好,不然误伤小洋洋就不好了。”

  阮柯卿愣神也就是瞬间的功夫,随后她继续手里的动作,既然司晚月来了,那么她就不用分心了。

  楼下听到动静的人已经朝上面赶来。

  司晚月耍帅到此结束,没子弹了。

  “过得不好?嗯?”巨洋扭动脖子,不管不顾,直接朝司晚月走。

  司晚月有点儿怵,要说她对巨洋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他虽然是个坏事做尽的男人,但也是把所有的温柔都给她的男人,她不是铁石心肠,也是动过情的。

  警察和坏事做尽的反派,猫和老鼠,注定没有结局。

  巨洋手里的枪对准司晚月的膝盖打了过去。

  司晚月没有躲。

  巨洋手抖,打偏了。

  司晚月眉头皱起来,忍着没让自己倒下,巨洋已经走到她的面前,在她掏枪前一手扶住她,一手捏紧她的下巴,“你就不会躲一下,啊?”

  “这一枪,是我欠你的,你当初不也是没有躲么。”司晚月直视巨洋的眼睛说。

  巨洋:“我想过一千种杀你的方法,可是见到你那一刻,就只剩下一种了。”

  司晚月挑眉,红唇扬起,“和我同归于尽。”

  “还是你最了解我。”说完,巨洋一把搂过她的腰,俯身吻了上去。

  司晚月含着笑,眼神扫过阮柯卿的位置,她看见阮柯卿对她比了‘ok’的手势。

  司晚月手里的重.机.枪掉在地上,胳膊搂住巨洋的脖子,手指在他脑后的辫子上绕来绕去。

  巨洋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把人往自己怀里搂紧了几分,他蓦然睁开眼睛,突然回身,手里的枪突然打向人质的位置。

  好在阮柯卿灵敏,已经解开人质身上的束缚,带着她们躲过,子弹从一个女孩儿手臂上擦过,疼得她一直尖叫不断。

  巨洋飞快的用胳膊勒住司晚月的脖子,“出来,不出来的话,我打死她。”

  司晚月:“小洋洋,说好同归于尽,你却要让我独死,你个负心汉……”

  巨洋:“闭嘴!”

  司晚月:“小洋洋……”

  巨洋:“顾月,你少假惺惺,我已经不是一年前的那个傻瓜了,你给我老实点儿。“

  阮柯卿从石柱后面走了出来,她一改开始的妩媚,变回一本正经地严肃脸。

  她对巨洋说:“你跑不掉的。”

  巨洋惊奇的看着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随即笑道:“好,很好,顾月,你真是从来都没有对我坦诚过。”

  司晚月不可置否,看着阮柯卿:“唉,拜托,要不要化的这么像,带卸妆水了么?麻烦把妆卸了,我的脸衬托不出你高贵的气质。”

  阮柯卿耸耸肩,“我觉得挺好,学你的时候,挺刺激。而且,我并不嫌弃你。”

  司晚月轻佻的吹了声口哨,“你可以用你的脸调戏司南,我保证他受不了……”

  “你们够了。”巨洋阴鸷的眼神扫过阮柯卿,和地上已经被拆掉的炸.弹,最后他的目光定在的司晚月脸上,“你们以为我就这么点儿炸.弹?天真,也不怕告诉你们,这座城堡底下,我埋了一吨炸.药,足以把两座山都夷平。顾月,我说过,就是死我也会拉着你。”

  说着,巨洋打开手机,界面是一个远程遥控装置。

  阮柯卿和司晚月大惊。

  *

  司南换了身衣服,大摇大摆的走出总控室,天生鼻子灵敏,一股火.药味儿顺着不知道哪来的风飘过来,他忍不住好奇找过去。

  这一找不要紧,一找就是满满当当的一屋子炸.药,吓得司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我的妈呀,这是开炸.药party啊。”

  这要是引爆了的话,他直接英勇就义,和阮柯卿只能黄泉再见了。

  司南甩甩脑袋,哆哆嗦嗦爬起来,赶紧摸自己身上,还好没有什么能引燃的东西,他眼角的余光瞥到角落里的一大圈水管上面。

  灵光一闪,司南跑过去扛起水管,呼哧呼哧往外跑。

  对于一个建筑设计师来说,能准确摸清房屋的结构是很重要的。

  *

  巨洋毫不犹豫,按下遥控装置里的启动键,随后把扣住司晚月的手一松,翻转她的身子,将人揽进怀里抱紧,发出低低的笑声,“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司晚月浑身一震,她感觉到肩头微微湿润。

  她回抱了巨洋,说:“这样也好!”

  “嘭”

  一阵爆破声传来,巨洋放声大笑。

  笑了足足一分钟,他才发现不对劲,这不是炸.药爆炸的声响。

  望着突然上升的一道水柱,巨洋气结,怒吼:“是谁?”

  因水管爆破,被溅了一身水的司南打了个喷嚏。

  他顺利的把水引进炸.药仓,成功的把里面变成鱼塘。

  还好这位弄炸.药的仁兄不大聪明,这么多纯药粉,一点儿都不防水。

  *

  巨洋是被担架抬走的,赶来的当地警察,国际特警,王族警卫……齐齐上阵。

  “报告报告,地下室有发现,发现diamorphine约100公斤左右!”

  “报告报告,一楼有发现,近期失踪的儿童一共7名,全部在这里。”

  “报告报告,仓库有发现,成吨的炸.药,不过,这里已经被水淹了,炸.药没有防水装置。我们发现一名嫌疑人,已将人制服,对方要求见阮……柯卿?”

  阮柯卿听到这里,为司晚月包扎的手一顿,“不好意思,我把你弟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