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39章 03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39

  司南说的农田很快就到了,他扬声说:“今天咱们不斗虾,为了欢迎柯卿,能抓多少就抓多少,拿回去烤着吃。”

  “好哎!”小伙伴们撒欢似的下田。

  柯卿有些犹疑,田里有水,下去的话身上肯定就是稀泥糊糊,到时候回去,奶奶会不会骂她?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下来。”司南催促道。

  柯卿:“我……这个很脏。”

  司南继续坏笑,慢慢的走过来,“很脏啊~~~”他的尾音拖的老长,然后猛地拉住柯卿的手,“你下来吧。”

  柯卿低头自己沾满水和泥的裤子,惊呆了,她还没脱鞋子。

  “你……”柯卿气呼呼的鼓着脸,看着司南。

  “在乡下还怕脏,矫不矫情。”司南哈哈大笑,手上糊了一把泥往柯卿脸上招呼,“哈哈,大花猫。”

  柯卿呆呆愣愣了一会儿,看见司南笑的欢。她脱掉鞋子扔在田埂上,然后开始和司南打稀泥大战。

  两人打闹了一会儿,司南教她怎么找龙虾的洞,“我们来比赛,到天黑,你要是比我抓得多,我以后认你做老大,怎么样?”

  柯卿的脸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了,她疑惑的歪头,“做老大有什么好处?”

  司南指着正在专心抓虾的小才他们,说:“做老大,他们都会听你的话,让他们背书包就背书包,让他们打架就打架,就是让他们替你写作业也行。”

  柯卿摇头,“可我他们不用背书包,不用打架,也不用他们写作业。”

  司南:“……你就说玩不玩吧。”

  柯卿想了一会儿,说:“这样吧,我要是赢了,你当我的新郎。”

  司南惊得张嘴,他脸上的稀泥趁机溜进嘴里。

  柯卿脸上的泥丝毫没有阻挡她亮晶晶的眼睛发光,很干净,很纯真。

  司南:“呸呸……当就当,你输了就得叫我老大,什么都要听我的。”

  “拉勾勾!”柯卿伸出手指,等着司南和她勾手。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在幼小的心灵里,拉勾等同签订合约,关系到彼此的尊严。

  柯卿开始和司南学怎么认虾洞,怎么抓。

  “你到那边去,别跟着我,不然怎么比啊。”司南见她学得差不多了,就开始不愿带她了。

  柯卿点点头表示赞同,踩着稀泥一步一步朝另一头走。

  太阳缓缓往下落,柯卿不断的被龙虾夹住手指。疼得她双眼泪盈盈,但她没吭声,有种誓在必得的自信。

  小才他们走到司南旁边,悄悄把自己的龙虾全倒进司南的篓子里,然后说:“南哥,你看她又被夹了,果然女孩子都是笨蛋。哈哈。”

  司南一直有关注柯卿,带她来抓虾,就是为了让她被龙虾夹,不然都对不起他被摔的那一跤。

  现在如愿了,可他却有些高兴不起来。

  司南:“看够了没有,还不去抓虾。”

  面对突然变脸的司南,三个小伙伴一脸懵逼:“…………”南哥这是怎么了?

  下一刻,他们便看见一心想要报复的南哥,颠颠的跑到柯卿面前,“真是笨死了,给我看看你的手。”

  柯卿伸出被夹得满是伤痕的手,“不疼,我已经掌握诀窍了,你看,我抓了八只。”

  司南看着她天真的笑,第一次生出了罪恶感,他用田里的水给她简单的洗了洗,说:“走吧,我们回家了。”

  柯卿不干,“天还没黑呢,我肯定能赢你。”

  “行,你抓。”司南放开她,站在一边看。

  柯卿:“你不抓了吗?”

  司南把腰间的篓子解下来给她看,“你看看,我还用抓?”

  “1、2、3、4……这里少说也有二十只,天啊,这才一会儿,你怎么抓了这么多?”柯卿惊讶极了,“司南,你好厉害。”

  司南很享受被人崇拜的感觉,不由一阵得意,“那是,也不看看哥是谁。”

  下一刻,司南就笑不出来了。

  他以为柯卿是只小白兔,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是只狼。

  只见柯卿朝他走来,笑嘻嘻的,嘴里一直说:“小南哥哥,你真厉害。”

  然后,正在司南得意的时候,他的手空了。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篓子已经在柯卿手里。

  “你……”司南气呼呼的指着她,“还给我。”

  柯卿依旧在笑,“你没有说不准抢啊。”

  司南上前抢,柯卿灵巧的避开,并且把抢来龙虾倒进自己的篓子里。

  “还给你。”柯卿把空篓子递给上前来的司南。“我赢了!”

  “你耍赖!”司南气炸了,扔掉篓子,“我和你拼了。”

  柯卿防备不住,被司南扑倒在田里,激起不少水花。

  “南哥加油!”小才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跑过来为司南呐喊助威。

  “啊!”司南的脸被挠了,但在小弟面前不能失了面子,情急之下,不管不顾,卡住柯卿的脖子,在她后脑勺上,和着稀泥一口咬下去。

  “啊!”柯卿也发出很短暂的闷声,同样不甘示弱,掐住司南的大腿,“松开!”

  “&#¥#%#%”司南咬住不松口,不知道说了什么,反正是咬得越来越用力,直到嘴里有一股除了泥味儿以外的味道。

  “南哥、南哥,快松嘴,流血了,血。”大陈忙不迭上前来拉开司南。

  司南气得双眼通红,坐在田里瞪着柯卿喘气,他吐掉嘴里的异味,“你们回家去,这是我和她的事。”

  大陈是他们几个中最大的,他觉得见血了,得赶紧回去叫家长,于是就拉着小才和阿生匆匆走了。

  柯卿摸了一下后脑勺,疼得她龇牙,但这和她在训练时受的伤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她朝司南伸出手:“不管你服不服,都是我赢了。”

  司南打开她的手,自己站起来,“呸,分明就是你耍赖。”

  柯卿背着手,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弯,“我看到了,你的虾也是小才阿生大陈他们倒给你的,到底是谁先耍赖?我只是学你而已。”

  司南瞪着眼睛看她,“你、你、你!”

  你了半天没你出个所以然来,司南气恼的很,转身就走,“我不承认。”

  “司南!”身后突然传来柯卿的惊呼。

  司南烦躁极了,“干嘛?我是不会做你的新郎的,你耍赖。”

  柯卿:“你别动!”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两个字还没出口,司南就看见他的左手边有条有他手腕粗的蛇朝他游过来。

  夏天的季节,这一带挨着竹林,有蛇出没并不稀奇。

  司南吓得两腿发抖,“救命,快救我。”

  “你别动,我、我救你。”柯卿站在原地左右张望,正好离她不远处有根竹竿。

  柯卿慢慢的挪过去拿竹竿。

  司南站在原地,“你快点儿,它要过来了。”

  蛇的脑袋慢慢浮出水面,直直的立起来,吐着殷红的信子,看得司南一阵反胃。

  他怕蛇,很怕!

  “啊啊啊啊啊……”司南尖叫着,三两下跑到柯卿面前,抱着她的脖子跳脚。

  柯卿也害怕,举着竹竿不停的朝蛇打,过了一会儿,蛇跑了。

  柯卿扔掉竹竿,抱着司南一起忘情的尖叫。

  “啊啊啊………快跑。”

  司南拉着柯卿一路狂奔,直到跑到安全地带才停下。

  两个人相互扶着大喘气。

  “谢谢你!”司南小声道。

  柯卿摇摇手,“没事,原来你也怕蛇。”

  两个人相视一笑,刚才的不愉快一下子就消失了。

  司南:“你脖子上的伤,走,回去上药。”

  柯卿:“上药不够,得打狂犬疫苗。”

  司南:“哎,我又不是小狗!”

  *

  清晨的阳光照在床上两人身上,异常的暖和。

  司南慢慢睁开眼睛,梦里那个女孩儿的脸和阮柯卿的脸重叠一起。

  他翻了个身,正对上阮柯卿的后脑勺,他哑然,二十年过去了,这货表里不一的性子还是没变。

  司南轻轻拨开阮柯卿的头发,拉下她的睡衣领口,上面那排牙印还在,他的手指划过印记。

  他的手被阮柯卿按住了,“司南,难道你想做点什么?我不……”

  “想得美,我可是很传统的!”司南的脖子通红,“你说你个女孩,怎么就不知道矜持点儿。”

  阮柯卿埋头闷笑,脸也烫烫的,原来是她想多了。

  “你回去以后打疫苗了么?”身后的司南问。

  阮柯卿转过来和他脸对脸:“你不是说你不是小狗么。”

  司南:“我那是年纪小不懂事,本来就该打疫苗的。”

  阮柯卿:“打了。司南,我说了你会做我新郎,你看,我没说错。”

  司南捏着她的脸,“你是从小就不要脸,那时候才七岁啊,怎么就那么早熟,刚认识的人就让人当你新郎。长大了也一样不要脸,老是缠着我不放。”

  阮柯卿任由他把自己的脸捏变形,温和的看着他:“因为是你,所以才要缠着不放。”

  有些缘分,即便相隔十年,二十年也能再续。属于你的,跨过千山万水,他/她总会和你相见,来到你的身边,与你邂逅,与你相识相知相恋。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我的?”

  “你说你叫司南的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