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40章 040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40

  莫洛哥亚一直是个浪漫的城市,有粉色的帝国乐园,一望无际的玫瑰花海,甘醇香甜的葡萄酒庄……是无数情侣向往的地方。

  司晚月最爱的是这里的薰衣草,她觉得这里的薰衣草花香比其它地方香,花开得比其它地方持久。

  她走在薰衣草庄园,这里承载了巨洋和她的许多回忆,只可惜,她和他终究不是一路人。

  司晚月找了块坐北朝南的风水宝地,有水塘,有树木,有鸟语,有花香……

  适合埋葬已经过去的感情。

  她拿出一叠她和巨洋的照片,画面中的她笑得灿烂明媚,看上去很幸福,连头发丝儿都带着甜丝丝的味道。

  巨洋的蓝眸最好看,曾经她无数次夸赞过他的眼睛,像是蓝色的大海,美的动人,却也无比危险。

  “你要不是反派,我肯定嫁给你了,可惜啊。”司晚月按下打火机,一张一张的烧掉相片。

  “算了,人生路漫漫,谁的道路上不遇上几颗绊脚石呢。我选的这地儿可以吧,坐北朝南,虽然不能亲眼看到你被枪毙,也不能替你收尸,相识一场,彼此的真心都喂过狗,下辈子做个好人,咱俩就别认识了。”

  “小姐,我想提醒你,随地起火,是违法的行为。”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声音很有磁性,司晚月烧掉最后一张相片和一双手套,把头上的墨镜往下拉,“这是你家吗,管这么宽……”

  转头的一瞬间,她的话戛然而止,话锋立转:“……也是应该的,爱护环境人人有责,你说,在哪儿交罚金?”

  “这是我家。”男人站在她不远处,看她变脸功夫之快。

  司晚月愣了半晌,她朝城堡看去,原来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国外的效率总是这么超乎想象,庄园从被政府征收到卖出去,只用了三天时间。

  “不好意思,打扰了!”司晚月是个极其肤浅的人,只要颜值高,一切可以好好说。

  面前的男人是个混血儿,有着外国人特有的高鼻梁,眼窝往里面凹陷,漆黑的眼睛像一汪清泉,透着干净的气息。脸部轮廓像是能工巧匠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每一寸都是完美无瑕。

  男人穿的是蓝色衬衫,和蓝色的牛仔裤,背上背着画板,看来是要去写生。

  见她拉下墨镜看来的脸,惊讶了一瞬间,然后朝她微微颔首,“对不起。”

  司晚月疑惑。

  见男人指了指她的脸,她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她在烧掉关于巨洋的东西时,不知不觉间已经泪流满面了。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块手帕。

  司晚月别过脸擦掉脸上的泪,转脸时挂上灿烂的笑脸,“这个,已经是过去式了。”

  男人看向自己递出去的手帕,有点儿尴尬。

  司晚月‘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在男人收回去之前接过手帕,“谢谢你的手帕,留个联系方式,改天还你手帕。”

  “一块手帕而已,不用还了,再见!”男人低头闷声说完,跨着疾步离开了。

  司晚月拿着手帕笑得弯了腰,她只不过是在去接手帕的时候‘不经意’撩拨了一下,就吓得人面红耳赤地逃了。

  *

  司晚月回到A市的时候已经进入寒冬,她回家后就一直闭门不出,工作室的事完全推给司南,还被自家老弟无情的奚落了一顿。

  司南和阮柯卿他们收到消息,三天前巨洋已经被枪毙了。

  司南担心自己老姐,于是和阮柯卿一起上门。

  “你再不出来我都以为你要殉情,递个苹果过来呗。”司南坐在沙发葛优瘫,脑袋枕在阮柯卿腿上不动弹,暂时宣示一下家庭地位。

  阮柯卿也朝司晚月投以担心的眼神,表示同意司南的看法,大有夫唱妇随的意思。

  司晚月朝司南的脸砸了一个苹果过去,“你姐可以多情,滥情,无情,就是不会殉情,吃吃,肥死你。”

  司南接住险些把他毁容的苹果,一下起身,狠狠的在上面咬了一口,瞪了司晚月几秒。扭头把脸在阮柯卿肩膀上蹭来蹭去,“卿卿,你看她欺负我。”

  司晚月被司南雷得外焦里嫩,抖着鸡皮,“司南,你果然还是被人包养了。”

  “我乐意,我高兴,有本事你也被包啊。”司南说完才意识到说错话了。

  司晚月在巨洋身边的时候,可不就是被包养的名义嘛。

  他小心的看了眼司晚月。

  司晚月嘁了一声,“你们不会是专门来我这儿秀恩爱的吧,有点儿良心好吗,我的爱情刚死。”

  “没有,我有件事找你帮忙。”阮柯卿坐的姿势从开始到现在没变过,脚趾头在不停的打架,“我和司南月底要结婚了,我一个国外的朋友要来,他对这里不熟,你去帮我接一下吧。”

  司南两只眼睛睁得十分圆润,看向阮柯卿。

  我什么时候要结婚了,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面对司晚月投来的目光,司南看看阮柯卿,又看向司晚月,对她说:“柯卿说的对!”

  司晚月下看到阮柯卿说到和司南要结婚时的表情,她笑了。

  阮柯卿做任何事都是老成稳重,但说到和司南结婚,这货身体板正僵硬,不敢做任何动作,拖鞋的鞋面在起起伏伏个不停——

  哈,不是害羞就是紧张!

  司晚月:“好啊,几点的飞机?”

  阮柯卿面不改色,继续说:“明天晚上九点。”

  司南呵呵直笑,“她说的对!”

  他继续盯着阮柯卿:明晚九点,说好在家做饭。

  阮柯卿回了司南一个‘你放心’的笑容,“阿月,谢谢。”

  司晚月:“行了,你俩别在我家腻歪了,赶紧滚,太欺负人了。”

  司晚月把人撵走以后,关门的一瞬间才想起来有哪里不对劲。

  “不对啊,他们要结婚,以老妈那个咋呼劲儿,怎么可能是由柯卿告诉她?”

  她找到手机,准备给自家老妈打电话,号码还没播出去,那边已经打过来了。

  “老妈,司南他……”

  司晚月的话还没说出来,泠女士已经在电话那头炸了,“啊啊啊啊……月儿,月儿,啊啊啊……”

  司晚月立马把手机远离耳朵,避免受到老妈的女高音荼毒。

  过了两分钟她才说:“妈,妈,妈,您先别急,来,跟着我做深呼吸,吸气,呼气,好,就这样。慢慢说,发生什么事了?”

  “月儿,呜呜……你弟、你弟……要结婚了,呜呜………月儿,妈妈终于盼到这一天,太激动了。”泠女士靠在司爸怀里热泪盈眶,“酒店咱们多找几家看看,不能让柯卿委屈了。还有婚纱,咱也选最好的。婚房我得赶紧布置布置,还有请柬……哎呦,这事儿也太多了,这大喜事,我得去趟村里的广播站,麻将也顾不上了。”

  广播站?麻将?

  司晚月嘴角直抽,“妈,您……”可真是亲妈。

  泠女士:“月儿,你快回来帮妈妈,你不是搞设计的吗,要不你……”

  “妈!”司晚月徒然拨高音量,“司南这么大个人了,他娶老婆,让他操心去,你多准备点彩礼和红包就成了。”

  *

  司晚月前脚关门,后脚阮柯卿就用司南的手机给泠女士发了一段文字微信,并附上司南的语音。

  “妈,我和柯卿准备月底结婚。”

  司南全程惊恐万分,“你的声音………你居然会变声!”难怪她能那么大胆去见巨洋。

  阮柯卿挑眉,手机还给司南,“我们的基本技能就是模仿和演技。然后才是格斗与自保,恰好,我这几项都很出色。”

  “哦~~不对!”过了一会儿,司南的反射弧终于弹回来,他把左手搭在右手手腕上,手指拨弄袖子上的扣子,“我们什么时候决定月底结婚的,我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

  “刚决定的!”阮柯卿双手放在背后,稳如泰山,“阿月的性子我了解,她对巨洋大概有点儿感情,但不足以让她伤心伤肺,她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出门的理由。”

  “出门还需要理由?”司南怀疑的看她,真当他傻子哦。

  “我姐她、她…她哪是什么伤春悲秋的人,我看分明就是你想把她嫁出去。我猜你的所谓朋友是个男的,单身,你想……哼哼!”

  阮柯卿抬起手去摸司南的下巴,“你越来越聪明了,果然还是人以群分。”

  司南:“…………谢谢夸奖!那你也不用说我们要结婚,还跟我妈都说了。”

  不用说,泠女士知道他要结婚,就等于整个凤栖村都知道,等于他身边所有的朋友也都会知道。而且这个消息绝对不会过夜。

  阮柯卿:“不那样说,阿月怎么心甘情愿跑腿。不跟伯母说,阿月反应过来打电话求证,还不是要被揭穿,揭穿后……”

  “揭穿后我姐肯定知道你有奸计,就不会跑腿,不去跑腿怎么让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去认识你那个朋友。不认识你那个朋友,怎么把她嫁出去。”司南一口气帮她说完,可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阮柯卿打了个响指,“聪明,就是这样,说了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

  司南恍然大悟,抱起手臂看她,“所以,现在我该安排双方家长见面,下聘,找婚礼策划,订酒店,布置婚房,安排蜜月旅行……对吧!”

  阮柯卿眨眨眼,一脸无辜,反问道:“不对么?”

  “对你个头对,少给我装,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司南被她气笑了,差点儿就被她绕进去,“你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和我结婚。”

  阮柯卿继续无辜,“我也是临时想到的。”

  司南:“嗯?临时?”

  阮柯卿:“不是,是临时想到这个方法让你答应和我结婚,不是一时冲动想要结婚。”

  “婚都没求,结个屁啊!再说,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孩子先说,都不知道矜持点儿啊你。”

  司南越说越小声的话阮柯卿根本没听。

  她直接说:“你想我怎么求?浪漫一点儿还是……”

  “你已经够浪了,谁告诉你是你求婚了。是我,你男人我,向你求婚。”司南气结。

  阮柯卿想了想,说:“我愿意!”

  司南不满的瞪着她,许久没说话。

  噗~

  “哈哈!”司南突然把阮柯卿抱住,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那里,“真拿你没办法,还想给你个浪漫的求婚,让你终身难忘来着………反正我现在是终身难忘了,你居然‘骗’婚。嫁给我,好吗?”

  “好!”阮柯卿抱着他的腰,轻声说:“司南,你本身就是我的终身难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