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46章 (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

  她把所有该卖的能卖的东西全都打包好放在乔叔住管道里,准备明儿早拿去卖了,再加上手头上的钱就可以给乔叔买棺材。

  “赵哥,我在这儿蹲了好几天了,乔拐子和那个漂亮丫头都没回来过!”说话的是李七,是这一带的乞丐之一。

  柳柳听到他声音就紧张起来,乞丐也分好赖,以赵无天为首的那几个人惦记乔叔这块儿地很久了,如今乔叔不在了,她一个人挡不住他们。

  幸好回来的时候没点蜡烛,她赶紧把乔叔的积蓄装在自己随身的小布包里,不经意间她摸到了手机。

  是刺儿头的,苏晟渝不要也没还给刺儿头,就放在她这里了。

  “乔拐子当然回不来了,”赵无天边走边笑,他笑声听得柳柳拨动手机的手都在抖,“估计这会儿他的尸体都被喂狗了。”

  柳柳爬到管道后面藏在纸皮堆里面,她没有打电话,而是给苏晟渝拨过的号码发了短信。

  “苏先生救我!西洞桥桥底!柳柳!”

  她不知道自己没碰过为什么还能操作这么熟练,她此刻也没心思想这些。

  “赵哥,你早知道乔拐子回不来啊?早说嘛。”李七看过了两个管道,“真没人!”

  “你以为咱们那些死对头最近怎么老失踪?老子拿他们换钱了。”赵无天说得直咬牙,“让他们排挤老子,不听老子的意见,要是当初他们能配合合作把柳柳那丫头弄去酒店当姐儿,咱们早就发了。”

  听到这里,柳柳咬着手不让自己哭出来。原来都是赵无天做的。

  一月前,赵无天无意间看到洗干净脸她就动了心思要把送进酒店当姐儿,乔叔当她是亲闺女,当然不肯,就找来几个相熟的叔叔伯伯一起打了赵无天一顿,让他不敢再有这种想法。

  没想到赵无天不但没平息这个想法,还想了歪路,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黑市的人肉交易,就把打过他的叔叔伯伯们都出卖了。

  而他从中也得到的不少钱,但他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不到十天就挥霍得没了。

  “柳柳那个丫头应该还会回来,”赵无天摸着下巴,“那丫头长得水灵,等她回来,咱们就把送去酒店。”

  柳柳从来没有感到这样寒冷过,她缩着身体,咬紧手指不敢动也不敢出声。

  手机亮了,是那个号码发来的信息:等我!

  *

  苏晟渝吃饱喝足就不想动了。

  “不是,姐你看着我俩干嘛?”苏晟渝和陈镇宁起身想溜。

  “坐下!”苏甜脸色沉了沉,然后把手伸出来,“你们看我这手,它适合做什么?”

  “行行行,我们刷碗还不成么?”苏晟渝败给她了,“想让我们刷碗明说,非得绕个弯儿,也不嫌累得慌。”

  “是你,不是我们!”陈镇宁直接掏了张卡给苏甜,“老婆,这个月的工资,你的手只适合刷卡,使劲儿刷,别省着,乖!”

  “……”苏晟渝真想把手机拿出来把陈副局长的贱样儿拍出来发群里。

  两双眼睛都看着苏晟渝。

  苏甜喜滋滋的拿着卡扇风,“小宁子,起驾回宫!”

  “靠!我做错什么了?”苏晟渝起身收碗,“苏甜,你会遭天谴的!”

  苏甜坐在沙发上准备给发个朋友圈,看到手机上多了条短信,咦了一声,“阿晟,这个号码不是之前你打给我的么?”

  “什么?”苏晟渝刚系好围裙。

  “苏先生救我!西洞桥桥底,柳柳!”

  听到苏甜念完,苏晟渝过来夺过她的手机,“她还真住那儿啊!”

  “快去看看吧,那里荒得很,别真出什么事!”陈镇宁也正色的说,“就你弟救的一个女孩儿!”

  “哦!”苏甜收回视线,想去拿回自己的手机。

  “姐夫走啊,”苏晟渝攥着苏甜的手机往外走,“人命关天!”

  *

  信息只有两个字,却已经让柳柳安心了许多。管道里的两个人还没走,在讲着一些荤话。

  要是被他们发现,柳柳知道自己一定会比死还可怕。尤其是看到过赵无天每次见到自己时的眼神,那种恨不得把她剥干净吞下肚的眼神,太令人害怕了。

  柳柳不敢再想了,越想她越抖得厉害,只祈祷苏晟渝能来救她,不要不管她。

  哪怕是来给她收尸也行!

  如果被发现,她一定一头撞死!柳柳绝望的想。

  “赵哥,我去方便一下!”李七打了招呼往外走。

  他走到后面,看到一堆废纸皮,嘟囔的说:“没出息的东西,捡一堆破烂儿!”

  说着话,他就站在旁边开始解裤子。

  柳柳绷紧了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对方的脚步声一下一下靠近,她感觉那步子是踩在了她心口一样,让她慌张得脑得嗡嗡作响。

  小腿偏偏这时候抽筋了,她把手握成拳塞在嘴里狠狠的咬住。

  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

  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

  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

  她的脑子里此刻只有这一个念头。

  尽管脚步声越过了自己,但柳柳依旧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屏住呼吸。

  因为她听到离自己不远的哗哗水声,且空气中夹带着一股难闻的骚味儿。

  这是上火了吧,味儿这么大!

  苏晟渝和陈镇宁到的时候李七刚提好裤子从后面绕过来。

  “喂,人呢?”苏晟渝叫住他。

  “什么人?”李七喝的有二两,看到系着围裙的苏晟渝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揉眼睛,“老子不是人啊,我说你们谁啊?”

  赵无天听到动静也出来了,见苏晟渝和陈镇宁两人气质非凡,一看就不好惹。立马堆了笑脸,“两位哥,有什么事儿啊?我们可没惹事,这儿原来是乔拐子的地儿,咱们只是来帮他看家的。”

  柳柳捏着鼻子小心翼翼地呼吸,突然听到苏晟渝的声音,她眼睛都放大了。

  冬日里的暖阳,春日里的微风大概就是她此刻的感觉。

  “他们说谎!”柳柳从废纸皮堆里爬出来,她大口大口的吸着新鲜空气,小跑过去,“苏先生陈先生,他们是坏蛋!”

  苏晟渝看到她顶着一头的纸皮屑,光脚跑过来的时候,眉头皱成了一团。

  “你藏那儿干嘛?”苏晟渝打量她,没缺胳膊少腿。

  “我不藏起来就会被他们送到酒店当姐儿,乔叔他们就是被他卖了,才会………”说到这里,她哽咽起来,“就是他干的!赵无天,乔叔要是有魂的话,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见势不对,赵无天转身就跑。

  没跑两步就被陈镇宁踹翻在地!

  “走!”苏晟渝拉着柳柳走,看了眼陈镇宁,说:“哥,这儿要是没人管,一把火烧了吧!”

  “知道了,你别瞎搞!”陈镇宁知道这小子干起混事儿是真浑,整个青春期,给他擦屁股的事儿没少干。

  苏晟渝把车开走了,手机一直在响,是陈镇宁打的,他接通了,开的免提。

  “苏晟渝,老子弄死你,回来!”

  “你自己报警,把那两个混蛋玩意儿处理了!”

  “滚蛋!”

  “这不滚了吗!拜拜!”

  摁掉电话,苏晟渝烦躁得慌。他透过后视镜看到柳柳把自己卷在后座一角,这一天一夜对她来说过得太糟心难过,太惊心动魄了。

  换位思考,要是有人把他爸弄成那个样子………

  操,他能拿着铁锹把那人和他祖宗十八代一起挖出来鞭尸喂狗。

  而她连报警都不敢!

  大概是缩太久不舒服,又或是哭累了,她打开车窗看向外面,呼呼的风把她那头杂毛又吹炸了。

  眼前闪过繁华的霓虹灯,柳柳望着高耸入云的建筑,它们在这些灯光中仿佛一头头巨兽,冰冷又可怕。

  “你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苏晟渝开口问完就觉得自己问得真白痴,有地方去还会去那种垃圾场一样的地方,“算了,我先送你去酒店住两天!”

  “酒店?”

  “不是你想那种!”苏晟渝连忙解释,怕她以为他和那两个混蛋一样把她卖了,“还是先带你去买两身衣服。”

  发现她咬着唇在压抑,在隐忍,他又说:“想哭就哭,我又不会笑你。”

  柳柳张了张嘴,她当然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就算苏晟渝这会儿要把她洗干净卖了她也只能认命。

  但………

  “啊啊啊啊…………”她把车窗打开,半截身子都伸了出去,她尖叫,她愤怒,好像除了这样的发泄她别无他法。

  “你疯了,快下来。”苏晟渝吓了一跳,得亏现在是半夜没什么车,这要是被刮下去,她还不被压成泥。

  “好多了!”柳柳坐回去,“谢谢你苏先生,就算你把我卖了,我也认了。”

  苏晟渝看到她对自己笑了,两个深深的酒窝实在扎眼。

  “摔死你算了!”他没好气的说。

  带她去买了几身换洗的衣服,柳柳被他安置在自家产业下的酒店里,刷的是从苏甜家顺的卡。

  陈镇宁处理完赵无天和李七,打开手机的时候看到自己莫名其妙多的几条扣账短信,眼睛都瞪直了。

  “对了,大概后天你就可以去领遗体了,要不我找人直接送殡仪馆火化吧!”苏晟渝喝了口咖啡,手机在震动,他看了一眼,是陈镇宁发来的短信,全是骂他败家的。

  “嗯,这些钱都我出吧,乔叔生前还有点积蓄,加上我的!”柳柳把贴身的小包摸出来,倒出来的全是零钱,有的钱上面污垢是一层接一层,都快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这些够吗?”

  苏晟渝惊呆了,他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多又脏又臭的钱,一时间都不知道作什么反应。

  他艰难的点点头,忍着没去捏鼻子,“够,应该是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