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正常关系 > 第48章 (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

  卡其隆是东区其中一间清吧,能进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是些自诩素养极高的名流人士,背后的老板是苏甜,苏晟渝的姐姐。

  柳柳就在这里上班。

  她每天晚上来这里弹两个小时的古筝,一千块一小时。

  这对她来说是一笔巨款。

  舒适的环境,不带异样的目光,谈吐有礼的男男女女……柳柳在其中并没有底层人融入高层的那种卑微,反应觉得很舒适很自在。

  她已经在卡其隆上了一个月的班,今晚她拿到自己的第一份工资,薄薄的卡里面有六万多块,除开生活费和房租水电,其余的都能还给苏先生。

  她越想越开心,给苏晟渝打了电话,“喂,苏先生我想请你吃饭,有时间吗?”

  *

  给柳柳安排工作以后苏晟渝又回归了他的纨绔生活。

  他对柳柳好,完全是因为她他才能趾高气扬在老爸面前说:

  “我不要媳妇儿照样能成事儿,看看看,虹景酒店的事儿是我的功劳,别整天瞎操心我的婚事了。”

  苏晟渝的婚姻大事暂时被老爸搁置。因为老爷子忙着想办法在虹景酒店的事上挖高氏的肉,没空搭理他。

  就这样,苏晟渝很感激柳柳,他是有恩必报的人。

  但这些他不会跟她说,说了她也不明白。

  有钱人的烦恼,她不懂!

  今晚的聚会和往常一样枯燥无趣,苏晟渝坐在角落里喝果汁。

  “渝少爷,一个人有什么意思,”妖娆的女人坐过来给他送秋波,手指在他胸口打圈,“不如,找个安静的地方,我陪你啊。”

  “你要管不住自个儿的手,我不介意帮你剁了,”苏晟渝笑得很和旭,“要不要试试?”

  妖娆女吓得缩了手,娇嗔的说:“你坏死了,吓唬人家。”

  苏晟渝懒得跟她扯皮,顿时沉了脸,“滚!”

  旁边有眼力劲儿的人赶紧过来拉走妖娆女,赔礼道:“渝哥,对不住,新来的不懂规矩。”

  “他以为他谁啊,还敢剁老娘的手,”妖娆女显然不服,“老娘废了………”

  “我的姑奶奶,你小点声,别招惹那位爷了,他可是东区小霸王……”

  两人的说话声已经听不见了,苏晟渝啧了一声,把手里的空杯子摔在茶几上。

  房间顿时安静了,目光全朝他投来。

  他把手插回兜里,说:“你们玩儿,回见!”

  “别啊,兄弟难得聚一次。”

  “上礼拜才聚过。”苏晟渝头也没回的说,“没劲!”

  “什么才有劲?”

  没等苏晟渝回答,他的手机先响了。

  页面显示小乞丐。

  他接了电话,把手指压在唇边,让他们别说话。

  “干嘛?”

  那边兴致冲冲,听起来就很高兴,苏晟渝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柳柳的两个大酒窝。

  算算时间,她发工资了。

  “行,”他回她,反正也闲着没事,“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我在卡其隆对面的街………哎呀!”

  对方突然惨叫,让苏晟渝急了,“你怎么了?”

  “喂?喂?说话!”苏晟渝转身大步走了出去,电话也没挂机,一直听着声音。

  隐隐听到男人的咒骂声,还有什么赔钱。

  “我说你TM走路不长眼睛啊?”说话的男人高大结实,对柳柳来说就是一堵墙在跟她说话,“你知道我这西装多贵吗?老子刚买的。”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柳柳不停道歉,拿出纸巾给男人擦西装上的污渍,“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怪她看路牌的时候没注意身后有人,把人家的奶茶打翻洒衣服上了。

  “先生,要不我跟您去干洗店把衣服洗了,费用我出。”

  “你有没有脑子,十八万八的衣服能洗吗?这是限量款,知道什么是限量吗?”男人凶她,“就是全球仅有几件,老子这件是最后一件,老子一会儿要见客户,几百万的单要是黄了,把你卖了你也赔不起。”

  柳柳还想说不洗她原价赔偿,可一听十八万八,她紧张的咽了口水,她还不起。

  但她还是把工资卡掏出来了,递到男人面前,说:“先生,对不起,我实在没那么多钱,只有这么多。”

  “死八婆,”男人狰狞的嘴脸恨不得把柳柳吞了,“没钱跑这边干嘛?这是你来的地儿吗?”

  男人接卡的手落了空。

  “哪来的狗?”苏晟渝说得轻飘飘的,样子十分玩世不恭。

  “你TM骂谁狗?”男人气急败坏的说。

  “谁搭腔说谁呗,”苏晟渝看也没看他,把卡夺过去夹在指缝间,问柳柳道:“你把工资卡给他干嘛?认识?还是他欺负你,当街抢钱?”

  柳柳倔强的摇头,硬生生把眼泪给憋回去,“我把这位先生的衣服弄脏了,得赔他。”

  见柳柳还算知趣,男人鼻孔朝天哼了一声。

  “多少钱?”苏晟渝打量男人的西装,xxx品牌去年的款。

  去年值二十万,今年就不知道。

  他又不穿过时的衣服。

  “十八万八,”男人比划了一下,“看样子你是她男朋友,她钱不够,你出。”

  “行,”苏晟渝点了点头,“你把衣服脱下来。”

  “干嘛?”

  “小爷赔钱等于买了你这件衣服,”苏晟渝看白痴一样看他,“怎么你还黑吃黑?”

  男人拿了钱,脱了衣服给他,“小鬼,没见过这么好的衣服吧,拿回去洗洗还能穿。”

  “切!”苏晟渝很不屑,他当着男人的面,从一家服装店弄来剪刀递给柳柳,“拿着,剪!”

  “啊?”柳柳茫然的抬起头看他,十八万八这串数字还在她脑子里盘旋,她得弹多少个小时的琴才能还清?

  “剪……不不不,这多贵啊!”她反应过来苏晟渝说了什么,抱坚衣服摇头,“不行,太浪费了。”

  “让你剪就剪,小爷居然有一天会买这种垃圾,”苏晟渝嫌弃的说,“丢人。”

  “…………”十八万八的西装在柳柳手里说什么也不肯剪。

  男人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瞪着苏晟渝,“……你有种!”

  说完转身就走了。

  柳柳咬着唇想了一会儿,转身对苏晟渝道:“你等我一下!”

  “干嘛?”

  没等到她的回答,她已经追上那个男人了。

  马路对面,柳柳拉住西装男,“先生,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我听您说这件衣服是限量版,也是最后一件,我看您也很喜欢。不如这样,这件衣服还是您买回去,您把那张卡给我,我重新赔您些钱好不好?”

  “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西装男指着她攥住自己的手,“你给我松开。”

  “先生,我告诉你一个生活小妙招,”柳柳没松手,“保管焕然一新,怎么样?”

  “不怎么样!”新买的西装穿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弄脏了,西装男本就觉得很晦气,现在又被这个小姑娘死缠不放,“烦死了,你给劳资松开。”

  “先生,求你了,”柳柳急得快哭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欠苏晟渝已经够多了,不能这种事都要他买单,她急得哽咽了,“这衣服给我也没用,他穿上也没您穿得好看,还不如您拿回去……”

  “这么脏,劳资拿回去屁用。”西装男打断她,那句‘他穿上也没您好看’十分受用,脸色也好看了些。周围不少人往这边看,他脸皮再厚也挂不住,“你再不松开我喊非礼了啊。”

  “那我帮您弄干净再去找您,到时候您再把那张卡还我,好不好?”柳柳央求道。

  “好好好,你可以松开了吧。”

  “怎么联系您?”见他松了口,柳柳笑了,依旧死攥着不放,“我去哪里找您?”

  “这是我的名片,衣服搞干净了再来找我,”西装男还没见过这种人,钱都赔了,还让人把钱还回去,硬是缠得你没办法,“我要、一、尘、不、染,懂?”

  “懂的懂的!”柳柳开心的点头。

  她脸上深深的酒窝像是灌了蜜糖,看得西装男一阵恍惚。

  真TM有病,他居然真的把名片递出去了。

  柳柳回去找苏晟渝,发现他靠在一家衣服店门口,正和店员不知说什么,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她的眼神黯了黯。

  你在想些什么,苏先生是个好人,帮你是助人为乐,你以为图你是个小乞丐啊。柳柳在心里把自己唾弃了一遍小跑过去。

  “不好意思,”柳柳撑着膝盖,满是歉意,“等久了吧,我请你吃饭吧。”

  “美女,能不能卖给我一个袋子,”柳柳问站在苏晟渝旁边的店员,“我想装这件衣服。”

  柳柳装好衣服,希翼的看着苏晟渝。

  去还是不去?

  “你干嘛去了?”苏晟渝故意问她,他又不瞎,她和西装男就在马路对面拉拉扯扯,不用想也知道这女人是求那个男人把钱还给他。

  “我………”柳柳低头后又抬起来,“我不能每次有事都麻烦你,你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我可以解决的。”

  “然后呢?”

  “那位先生已经答应我把你那张卡还我了,只要我把这件衣服弄干净就行。”

  “衣服弄干净还回去,你答应赔他多少?”

  “一万……”柳柳脱口而出,又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答应赔钱了?”

  “呵,你还真是有……”病字没说出来,看她一副“我真的不想欠你太多”的样子,苏晟渝哼了一声,“……随你!”

  “苏先生,你想吃什么?”柳柳笑了起来,他没有生气就好,“我请你。”

  “你又要赔人钱,又要请我吃饭,”苏晟渝松开环在胸前的手,俯身靠近她,“怎么,成小富婆了?”

  “没有,没有,没有,”柳柳很急,怕他乱想,连忙解释说:“你帮我太多了,我一直想请你吃饭表示感谢。”

  “哦!”苏晟渝勾起嘴角,“我这个人嘴巴很挑的,吃的都是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一般的我不吃。”说着他看她的脸色,似乎在下什么决心似的,又说:“一顿呢怎么也得小一万吧,怎么样,请得起吗?”

  “嗯,”既然要请客,当然要满足他,柳柳肉痛的点头,“请得起,去哪儿?”

  “哈哈!”苏晟渝没忍住笑出了声儿,他觉得没事逗逗她,看她的表情都能让人心情愉悦,“你家住哪儿?”

  “百里巷,”柳柳回道,“你问这个干嘛?”

  “去你家吃,”苏晟渝往前走了两步,“你给我做,愣着干嘛,走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