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猫咪加点器 > 第二十七章 别怕万事有我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受女孩颤抖的身体,林洛伸出手碰了砰她的脸颊,希望能借此安慰她心中的不安。

  别怕,我已经来了。

  客厅的争吵很快就达到了高潮,并且蔓延到了整个家。

  几个光膀大汉在屋子内翻找、乱砸东西,吓得梁松云的母亲哇哇大叫,而她自己的脸色也煞白得可怕。

  “老大,只有些零钱,这家伙好像真的没钱了。”

  “什么?没钱?给我说!你把我的钱藏在哪里了!不说就打到你说!”

  “别打了,别打了,我说,钱真的在昨晚被我赌光了,没有骗你们,你们就算再怎么打我也没用,还不如给我大点的本金,让我再赌一次,一次!只要一次我就可以把钱你们的钱全部还给你们,相信我!”

  “我呸,你昨天晚上也是这么说的,我可知道你,昨天肥油、木仔、幕人大,周围我们放贷的全给你借了个遍,你现在跟我说没钱?那就拿命来抵吧!”

  一米八几、体重三百多斤的老大揪住老梁的衣襟,怒目圆睁,口水直喷,就像抓着一只小鸡仔一样。

  周围的小弟都围了上来,满脸横肉,看着就令人生畏。

  老梁都快吓哭了,只会不停求饶,下跪磕头,只想这些人再相信他一次,一次他就能翻本。

  但放贷的不会跟你讲什么仁慈。

  打得老梁哭爹喊娘,最后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像死狗一样瘫在地上。

  老大最后还不解气,吐了一口唾沫在地上,大手一挥:“把娘们带走,压做人质,别的放贷的马上就来了,能拿的全都拿走,毛都不要给别人剩。”

  “是!”

  厨房的两个女人霎时奔溃了,拼命往里面缩,“不,我不走,你们不要碰我,啊啊啊!”

  林洛伸手合上了两个女人下颌,露出鄙夷的表情。

  鬼叫个啥。

  梁松云突然间叫不出声来,低头一看,怀中的小猫咪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后,就跳开了。

  下一刻,所有伸手抓来的男人手上都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流不止。

  “啊啊啊啊!什么东西抓了我一下!”

  “疼死了!他妈的!”

  “嘶!”

  “抓住那只猫,我要弄死它!我草!”

  一堆男人大呼小叫起来,凶神恶煞,要把林洛抽筋扒皮,但是下一刻另一只手又多了一道恐怖伤痕。

  “啊啊啊啊!”

  剧烈的疼痛让人直冒冷汗,有些人已经躺在地上捂住伤口发呆,还有些人不信邪,再度伸脚去踹。

  结果可想而知。

  七八个男人全军覆没,全部躺在地上哀嚎。

  “怎么回事?”

  客厅里的老大听见惨叫声,疑惑地走进厨房,只见到自己的所有手下已经惨败,并且一只毛色十分漂亮,品种很高贵的猫安静坐在他们面前。

  老大跟猫对视了一眼,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凶戾与高傲。

  一股寒气脊椎直上脑门。

  这么妖异的画面确实刷新了这位扛把子的世界观。

  他吞了一口唾沫,想起了村里那个老不死以前天天在耳边念叨的乡间故事。

  双眼有灵性的猫是大仙,千万不要去招惹。

  会犯忌讳。

  “……我们走,扎手的事情留给后面的人。”

  喝走了小弟们,每个人艰难从地上爬起,他们带着惊恐的目光从出租房中离开了。

  等到玄关的大门重重关上时,梁松云的母亲“腾”的一下跑到了客厅,紧张无比地看着已经疼得昏过去的丈夫,流着泪,咬着牙给他上药。

  再混账,也是自己的丈夫。

  梁松云脚步很小,目光呆滞,慢慢地也腾挪到了客厅,看着一片狼藉的家里,跌坐在地,将头埋在自己的膝盖中,默默地流泪。

  这个家快要散了。

  林洛叹了口气,用头轻轻地蹭少女的腿。

  “小猫咪,你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吗?对不起,一直以来,只能给你那些,你却这样子回报我……呜呜呜呜……”

  少女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紧紧抱着林洛,仿佛这就是她最后的依靠。

  也是个苦命的女孩。

  林洛怜惜地摸摸她的头,就算有他会帮忙最后事情都会完美解决,但这孩子心里的伤,他就无能为了。

  “砰砰砰!”

  “梁老狗!还钱了!说好的中午过来,怎么我大哥还得来请你?”

  “我呸,这门被砸过了,好像有人先来一步。”

  “那咱们就直接踹开!”

  外面传来聒噪的声音,八成又是那些要债的人。

  大门轰然倒塌,扬起的灰尘在阳光中无所遁形,门口的人影如狼似虎,迫不及待要进来。

  林洛再次亮起了爪子,那上面的寒光比阳光还要刺目。

  最终能制服暴力的,也会是暴力。

  ……

  下午,在赶走了三四波人马之后,终于暂时安静了一段时间。

  然而时间也已经到了傍晚。

  林洛看着眼泪流干的母女两人,觉得这样不是办法。

  这个出租房已经不能待了。

  也不能让他们像猫一样住在巷子里,风很冷,会吹感冒的。

  那就去住酒店吧。

  林洛掏出一个钱包,这是从那些来讨债的家伙身上勾下来的。

  他有好好的让钱包落在地上后再捡。

  落在地上后,钱包就是无主之物了,被他捡走了而已,跟偷和抢没有关系。

  就算这个理由牵强,他这种行为也算是劫富济贫了吧。

  林洛咬住女孩的衣裳,带着她往外面走。

  梁松云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站起来,背上动弹不得的老爸,老妈也跟在她身后,一步一步艰难离开。

  如果住在这附近的酒店就毫无意义,龙蛇混杂的人总能把她们找出来。

  只能去远的地方。

  母女两人因为长得消瘦,没什么力气,背一会累了后,就轮流背着老梁。

  凭借两双脚,走了半个市,在深夜三点的时候,才找到了一家偏僻的酒店,开了房,躺在床上休息。

  “你要离开了吗?”

  梁松云低头看着林洛,表情有些悲伤。

  这让林洛有一种仿佛渣男要抛弃女孩的负罪感,心中略显尴尬。

  “喵~喵~”

  在她的脚尖蹭了蹭,林洛还是转身离开了。

  他觉得这里很安全,明天再来看她们也无所谓。

  巷子里毕竟还有需要照顾的小猫和伤患,不回去不行。

  梁松云清秀的脸庞满是失落,看着那消失在走廊里的猫,感觉心里空荡荡的,好像什么都没有。

  但在下一刻却又升起了希望。

  小猫咪临走前的告别举动,是不是蕴意着明天还会见面呢?

  今晚只是暂时有些照顾不到我而已。

  明天……明天快点来吧……

  ……

  然而等到明天一大早,林洛匆匆赶来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只剩下梁母跟赌鬼老梁了。

  老梁躺在床上,梁母在照顾对方,明明是妻子,却反而像是佣人一样,被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老梁见到林洛时,面浮怒色。

  “你怎么还敢来这里,你怎么还敢来找我,如果不是因为你……不,不,你来了才好,我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只要借够本钱,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一定能翻本!”

  林洛懒得理他,满屋子找梁松云,然而就连床底下都看过了,只有灰尘,连根毛都没有。

  “松云她出去找工作了,这里的房租不贵,昨晚我们商量了一下,她做零工赚房租,我去流水线做工人赚伙食费,日子总要过下去。”

  似乎看出了林洛的着急,梁母开口解释。

  林洛觉得这个老梁简直就是她们的累赘,直接放弃了最好,这种人死性不改,永远是麻烦。

  梁母看出了林洛的意思,护在老梁身前,目光坚定,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最后以他的败退为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