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家娘子猛于虎 > 第318章 娘子饶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萧凝与萧宝信交好,两人一道吃蜀菜的时候,萧凝便将心里那些话说了。

    萧宝信最近疯狂迷上了蜀菜,尽管吃完了还要吐,却还是忍不住时不时就跑绮云阁来蹭吃蹭喝。虽说御厨不能给她们做,但也没说他做出来的她们不能跟着一起吃。

    对一个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来说,硬气的起来就怪了。

    再者,萧凝本就是谢母的侄孙女,关系在那儿摆着,挑也轮不到她来挑。

    “你想太多了,咱们是一家人,何必计较?”萧宝信吃的不亦乐乎,“我天天上门讨你吃的,你和我计较了吗?”

    “这不过是小事。”

    “你这些也不算什么大事,别往心里去。”萧宝信道:“你太客套便显得生分了,你看我怀了身子,一家子人都让着我,什么都以我为先,我说什么了吗?”

    萧凝默,你说了啊,不然刚才难不成是我幻听?

    萧宝信和她可没可比性,人家是嫡孙的正妻,现在又怀着谢家的嫡曾孙,捧上天都不为过。可萧宝信这么说了,她也不好再继续,好像得了便宜卖乖一样。

    “你就别想太多了,安心当你的嫁娘。”

    萧宝信吃到一半,叹了口气,好像她当嫁娘还是昨天的事儿啊,今天肚子里就有崽儿了,上哪儿说理去?

    谁知道就这一口气没喘明白,当时辣就呛到了肺管子,给她好顿咳嗽,跟在身边伺侯的采薇和木槿都吓坏了,生怕她把孩子给咳下来,顺气的顺气,递水的递水,采薇有心给木槿使了个眼色,两人一人站一边把腿给萧宝信并紧了。

    别人不知道她们的意思,萧宝信那技能在手天下我有的架式,她能不知道?

    听到采薇颤巍巍的心声,萧宝信都无语了,她后座力有这么强,咳嗽能把崽儿咳嗽出去?

    好半晌停了下来,萧宝信脸都红了,为了嘴馋吃这顿饭她也是拼了。

    萧凝又赶紧将青梅果子递过来。

    萧宝信直到吃了小半盘才缓过劲儿来,也是幸亏这青梅果子给的及时,要不然就这顿咳她都要吐了,便是这般胃里也一直不舒服。

    没多坐一会儿,她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萧凝也没多留,两人都习惯了这套操作。只今日萧宝信道:“明日就是端午,咱们建康有赛龙舟走百病的习俗,到时咱们一道出去走走?”

    萧凝哪里有不应的,她在建康都憋坏了。

    益州民风淳朴彪悍,从来没什么女子不抛头露面的说道,而且她还掌着一府的内务,少不得迎来送往。到了建康就跟进了笼子里的金丝猫,至今连谢府的东南西北都还没分清。

    就是这身子还不在府里猫着,东走西逛也不怕闪着了腰。

    她忍不住就和身边的丫环如意说了,如意笑:“得亏娘子嘴没快,这里的规矩端午家里是不留人的,上至八十老祖,下至满月的孩童那都是要出去的,都把病给走散了,留下仆人在家里驱鬼逐疫。”

    萧凝这才点头,看来她该学的还挺多。

    ###

    萧宝信好容易憋到回到容安堂才吐了,吐的昏天暗地,胃都快给呕出来了,眼睛红血丝都出来了,可把提早回府来的谢显给心疼坏了。

    “哎哟,我家娘子怎么这么馋,为了这口吃的……”

    谢显就看着丫环进进出出的伺侯,也帮不上忙。主要是不敢上前捣乱,他是越帮越忙,萧宝信还怀着身子,禁不起他这番折腾,万一再来个大绊腿给她撂倒反而不美

    上次帮萧宝信沐浴就好悬没一脚绊倒了她,有了前车之鉴,他就更不敢照量了。

    谁知萧宝信吐是不吐了,委委屈屈地抹起眼泪来了。

    开始时谢显还当她吐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是没这么持久的啊,连丫环们都觉出不对劲来纷纷望向他了。

    怎么了这是?

    谢显毛了,看向丫环:“你们是从绮云阁回来的,可是夫人与萧娘子拌了口角?”

    采薇头摇的都快甩出去了:“绝对没有,夫人就是……吃撑了。”

    噗。

    谢显忍住了,他默默地对自己的意志力竖起了拇指。

    “那可是在哪里受了委屈?”他问。

    “不曾。”采薇仔细想了半天,如果她没猜错是因为在这里追根究底生怕夫人受了委屈的郎主本郎惹出来的。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谢显,像要不把他瞅出个窟窿就不算完。

    本来是想给谢显提示,可是生生将谢显给瞅毛了,好在不像是向他暗送秋波,暗中想上位的,不然……弄死她,夫人的墙角也是她能挖的?

    他整片墙都被他家娘子承包了,谁挖也不行!

    然后就在萧宝信炸毛的前一息,电光火石之间,谢显福至心灵,莫不是他的锅?

    连丫环们都来不及赶出去,立马就凑到了萧宝信身边:“娘子,怎么就哭了?到底是哪里受了委屈,和我说,我给你出气。”

    萧宝信怒目圆睁。

    好吧,果然是他。

    谢显笑,赶紧给她把脸上的眼泪给抹了,直接照脸上就亲,萧宝信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伸手就往他腰上狠狠一掐。

    谢显忍。

    要么说丫环们都是好样的,有眼色,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就溜了,一个比一个快,为此木槿连轻功都用上了,没两步就蹿出了屋外。

    谢显目瞪口呆,就这一屋子高手,他还敢逞口舌之快,咋死的都不知道。

    “是为夫的说错话了,该掐。”他认罪态度极好,“娘子大人大量,请原谅则个?娘子不是嘴馋,是肚子里我儿子馋,随我。”

    萧宝信抽抽鼻子,硬气地扬头,鼻头红红的。

    “你不就是嫌我天天蹭吃的给你丢人了吗?我以后不去了,不吃了!”转身就往卧室走。

    谢显连忙跟在后边,一把搂住她的腰。

    小馋猫,真是怪可爱。

    萧宝信咬牙,掰着他的小手指从腰上给掰开了,谢显这回没防备,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娘子饶命!”

    萧宝信也怕真伤着谢显,赶紧就把手给他松开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那惊慌的小眼神把谢显给萌的连疼都顾不上就笑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