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昆仑侠 > 第一百一十一章 Double 飞
    .^8^1^.

    小飞机的出现让滨江大道的车流速度都为之放慢,近江是省会城市,人民见多识广,并不是没见过飞机,但是飞得这么低的飞机确实没见过,起落架都快碰到路灯了。

    整条滨江大道上的驾车司机都在抬头看,路边上百家露天酒吧茶座内的客人也在仰头看,这架白色小飞机把大家的心都吊起来了,究竟是哪家广告公司在做活动,宣传的又是什么产品,这阵势搞得够大啊。

    只有宣东慧和她朋友知道塞斯纳是为何而来,现在就看怎么“从天而降”了。

    朋友的本职工作就是航司货运飞行员,外行看的是热闹,内行看的是门道,飞行员才知道在车流汹涌中根本不可能降落,这货也许只是想低空掠过出个风头吧。

    塞斯纳机舱里,刘昆仑在皱眉:“这儿不合适降落。”

    王峰拍拍胸口:“吓死我了,我就说不好降落,差不多该回去了,被发现了咱俩都得开除。”

    “这儿降落难度太低,显不出老子的本事。”刘昆仑说。

    “兄弟你饶了我吧。”王峰吓得魂飞魄散,眼睁睁看着刘昆仑一踩方向舵,又奔着江面去了,心说这位大哥不会是动真格的吧,大街上不好降落,就想在水面迫降,办法是好办法,可是这飞机是不打算要了么?

    刘昆仑确实在寻找降落地点,车流穿梭的滨江大道笔直宽阔,小飞机见缝插针降落对他来说不成问题,但是他还要考虑后续起飞的问题,停在大道上导致交通堵塞把交警引来就麻烦了,江面倒是适合迫降,但是降下去之后飞机就沉底了也不太妥。

    滨江大道平行的是滨江公园,有长长的堤坝和绿化带,但是此刻上面满是游人,贸然降落怕是会撞上小孩子,刘昆仑的目光四下寻索。突然问道:“塞斯纳的降落距离是多少?”

    “着陆滑跑距离是550英尺折合167米,着陆总距离是1295英尺折合394米”。王峰不愧是学霸,教材上的数据倒背如流,但是让他目测一段道路的长度就勉为其难了。

    其实飞机的降落距离刘昆仑心中有谱,他寻找的是一块安全稳妥又能显示逼格的地方,一个狭窄的长条建筑映入眼帘,屋顶平坦如跑道,距离大约二百多米,勉强够降落的,只是不知道屋顶的材质是什么,抗得起塞斯纳的降落冲击么,刘昆仑俯冲下去,降下起落架用轮子试了试,嗯,混凝土楼面,摩擦系数够足,虽然短了点,技术好也够用了。

    “他打算在长廊上降落。”朋友判断道。

    “疯了吧。”宣东慧喃喃自语。

    刘昆仑再度拉起机头,盘旋一圈后收油门,放襟翼,起落架已经完全落下,接触到地面后就开始刹车,长廊顶部宽度仅有五米而已,而且距离不足以降落固定翼飞机,塞斯纳在长廊尽头刹住停下,王峰吓得脸都白了,刘昆仑也捏了一把汗,但他心里有数,就算降落失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故。

    “欧耶!”刘昆仑伸出手,王峰有气无力的和他击掌,前者出了飞机直接跳到地面上,后者爬出机舱当即呕吐,这是过度惊吓导致胃部痉挛。

    “你说这货是手?”朋友难以置信。

    “对,飞行时长不会超过五个小时。”宣东慧说。

    “我看是飞了不止一千个小时。”朋友起身,整理衣服准备迎接从天而降的情敌。

    刘昆仑走到宝来娜酒吧,户外座位上的所有客人向他行注目礼,宣东慧也在其中,她身旁站着的是人英姿飒爽,一头短发,力图表现出自己的男子气概,但没瞎的都能看出,这是个挺漂亮的假小子。

    “你们居然把飞机偷出来了。”宣东慧说道,忽见刘昆仑箭步上前,一把揽住自己的腰,嘴就吻了过来,把她后面的话都给堵回去了。

    假小子和后面跟过来的王峰都惊呆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太霸道总裁范了吧。

    “放开她!”假小子拼力将刘昆仑拉开。

    “你!”被解救出来的宣东慧擦着嘴,羞怒交加,跺脚道,“流氓!”

    “是你说的,从天而降就做我的女朋友。”刘昆仑正色道,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按说自己不是这种性格啊。

    王峰后悔的在后面猛抽自己的嘴巴子。

    “是我用她的手机给你发的。”假小子恶狠狠道,“所以不算数。”

    “哦,这样啊。”刘昆仑端详一下假小子,还算能入口,一把抓住她手,将其拽到自己怀里。

    “你敢!”假小子怒目而视。

    刘昆仑双手捧着假小子的脑袋,侧着脸吻过去,假小子用力挣扎,可是头被人死死抓住动弹不得,她已经能感觉到对方的气息了,口香糖和烟草混合的男人味道,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但刘昆仑在最后一厘米停下了,松开了假小子,整理一下领带说:“扯平了。”

    假小子气呼呼瞪着刘昆仑,宣东慧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生怕他们打起来,但是最终假小子还是坐了下来,王峰也坐了下来。

    “我叫许英,江航货运公司的飞行员。”假小子向刘昆仑伸出手。

    “刘昆仑,飞训班学员。”刘昆仑和许英握了握手。

    王峰也想自我介绍,可是许英根本不理他,而是回头叫服务员拿酒水单。

    小圆桌上摆了二十杯双份的百龄坛,没加冰块。

    “是男人就跟我来。”许英端起一杯,一仰脖干了。

    刘昆仑也有样学样,也陪了一杯,讥讽道:“你不知道我是俱乐部的威士忌天王么?”

    话一出口他自己都愣了,什么俱乐部,什么天王不天王,这明明是自己第一次喝威士忌,以前在敦皇的时候虽然也接触过洋酒,但基本不碰,都是以白酒居多。

    两人就这样杠上了,一边互相挖苦,一边猛喝,二十杯转眼就空了。

    “再来二十杯。”许英打了个响指。

    “别喝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宣东慧小声劝道,像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

    “不,我今天一定要试试刘兄的成色,敢和我抢女人,必须酒量过关才行。”许英面不改色,盯着刘昆仑狞笑道。

    刘昆仑到觉得这个小娘们挺对胃口,够味,刺激,也甩开王峰的手说:“再来。”

    王峰看看停在屋顶上的飞机,哀求道:“大哥,飞机还在那呢,是不是该想想怎么弄回去。”

    “回头我开回去。”刘昆仑头也不回,继续端起了酒杯。

    “你俩也喝啊,喝酒人多才有意思。”许英说,刘昆仑也附和,王峰一跺脚,“妈的,皇帝不急太监急,飞机是你偷的,我急什么,不过了,喝!”

    这一顿大酒喝的天昏地暗,好在大家酒量都过硬,貌似没事,还能正常走路,许英见分不出胜负,要去买单,被刘昆仑阻止。

    “男人在场,就轮不到女人买单。”

    许英想反驳,可是看到刘昆仑刚毅的面容,心没来由的就软了。

    刘昆仑一摸身上,没带钱包,便拍拍王峰肩膀:“你去买单。”

    “我他妈上辈子一定欠你什么。”王峰悲愤莫名,还是去买了单。

    大家都喝大了,别说开飞机,就是开汽车也不行了,交警专门在附近盯着捉拿酒驾,许英说没事,对面就是香格里拉,开房间。

    四人步行道香格里拉酒店,开了两个标间,俩男的一起住,俩女的一屋,各自进屋后不久,刘昆仑手机就响了,是宣东慧发来的信息:刘兄,过来一战否?

    刘昆仑当即披衣出门,交代王峰:“我出去办点事,你好好休息。”

    “半夜办什么事?你是去办那个人妖吧?”王峰又生气又羡慕,急得团团转。

    俩女生的房间就在隔壁,刘昆仑过去之后,就看到桌上摆了两瓶洋酒,是房间酒柜里自带的,许英大马金刀的坐着,宣东慧不在,浴室里传出冲澡的声音。

    两人再次开战,喝的昏天黑地。

    宣东慧每次洗澡的时间都超级长,没有一个小时出不来,等她洗完吹干头发涂抹好护肤品出来之后,差点尖叫出来,房间里的灯都关了,但是窗帘没拉,借着月光能看到光着身子的许英坐在刘昆仑身上如同骑手一般不停挺着纤腰。

    宣东慧捂住了眼睛,这大半夜的她想回避也没地方,这两人明显是喝的太多,已经意乱情迷,旁若无人的交战,她也只能绕过去躺在另一张床上,用被子捂住头,可是根本挡不住声音传入耳朵,她有些忍不住了……

    口口口口此处删减两万字

    虽然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但隔壁的王峰还是听到了不该听的声音,他百爪挠心,痛不欲生,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三楼保健部:“喂,还营业么?”

    ……

    刘昆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与敌机鏖战,战机重伤,拖着黑烟飞回基地,晚上在俱乐部和人拼酒,夜里睡了两个女招待,飞行员们今朝有酒今朝醉,谁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活着回来。

    睁开眼,身畔玉体横陈,许英和宣东慧都没穿衣服,睡的正酣,屋里弥漫着浓重的酒味和的味道。

    刘昆仑彻底醒透了,昨晚上偷飞机,拼酒,胡搞的事情历历在目,他悄悄穿上衣服,提着鞋子出门,口袋里有房卡,刷开隔壁的门,王峰也睡的如同死猪一般。

    “醒醒,该回去了。”刘昆仑将王峰晃醒,示意他穿上衣服跟自己走。

    两人出了酒店,天渐渐亮了,街上有环卫工在打扫卫生,此时是五点半,回去还来得及,只要他们能把飞机开起来。

    这难不倒刘昆仑,塞斯纳的重量才1600磅,不到一吨,两人可以将飞机掉个头,长廊当做跑道起飞。

    “距离不够啊。”王峰瞄了一眼说道。

    “距离不够,但是风够大。”刘昆仑在心里测了一下风速,逆风起飞,滑行距离是可以适当减少的,当年杜立特轰炸东京在航母上起飞就是仗的风势。

    ^记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