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步步骄 > 第二百零二章 解疑
    接下来的日子,甄柔就和甄姚一起汤药不断了。

    有道是良药苦口,甄姚妇女恶疾之重,非浓汤重药不可。

    比起甄姚每日一剂闻着都舌尖发苦的汤药,甄柔显然要轻活得多。她每日所服汤药,是以补气血为主,辅以每七日一次药浴蒸出寒气。尤其甄柔之症,是以耗神伤及根本所致,是以静养补气即可达到有效治疗。再待到了后面,也无需每日服用汤药,可改成药膳以固本培元。

    如此泡汤用药了几日,日子展眼就进了农历十一月了。

    正如罗神医那日走时感叹的,这连着两日午时一过就变天,怕是要不了两三日就要下雪了。果然就在看诊的第三日深夜,永安三十四年的第一场雪,在所有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悄然落下。然后就是接连几天漫漫扬扬的大雪下个不停,眨眼之间,近处的院落屋顶,远处的城廓高山,都是白茫茫地一片了。

    卞夫人是众所周知的贤良之人,很是体恤大家,说是今年的雪来得突然,大家该是有些御寒过冬的没准备妥当,又雪天路滑,就暂免了这几日的晨昏定省。

    对于历经周折才平安归府,如今又颇受曹郑看重的甄柔,卞夫人也格外的照顾,特意让身边最为倚重的春嬷嬷亲自过来告知暂免省安诸事,还另道甄柔从彭城到信都路途疲乏,正好趁此好生休息一下。

    当然也少不了拿出实际行动,以表关切之情。

    直接言明听闻曹劲向曹郑请了罗神医给甄柔看诊,知道甄柔体寒不易身孕,需静心养气调养一年半载才行,故又让春嬷嬷从自己的私库里走了人参、鹿茸、阿胶之类的名贵药材一并送了过来。

    虽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听闻卞夫人如此之快就得知了,心里还是颇有些惊讶。

    许是因为知道曹劲的野心,明白自己的立场与卞夫人对立,是以即使卞夫人处处与她为善,也免不得多想:卞夫人此举是向她示威,告知府中一切尽在掌握?还是昭示曹郑极其信任她?

    念头下意识闪过,甄柔就打住了思绪,她心里时刻谨记罗神医的医嘱,不敢再劳心费神。于是念头一转,就计上心头。

    当日曹劲踏着掌灯时分归来,甄柔趁着用晚饭之前盥洗的空档,在内室外间当闲话家常与曹劲说道:“今日卞夫人差身边的管事春嬷嬷过来一趟,说是雪天路滑,暂免了这几日的省安之事。”说时,微垫起脚去解曹劲身上的玄色大氅。

    曹劲听甄柔提及卞夫人,不由分了一些心神聆听,就不妨甄柔突然倾身靠近。

    他从最底层的士兵做起,习惯了近身之事亲力亲为。即便后来有了亲信追随者,也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他自不会让和自己一样的大男人来服侍生活起居。而府中虽有侍从,可不想再有什么未婚妻之类的麻烦事,他就让张伯将年轻侍女全部打发出去,只留了膀臂腰圆的粗使仆妇在三房院子当差。如此,哪受过甄柔这等精细的服侍?何况身处大帐,如今天下大乱,细作不知凡几,怎能让人随意近身?女人、小孩、老人,往往就是这类看上去无害的,最容易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然,若有似无的幽香传来,不觉心猿意马地忆起这几日晨起时那温香软玉,挥开拒绝的动作就跟着一滞。

    他不是亏待自己的人,既然贪念这温柔小意,那么就让自己适应下去。

    曹劲让自己念之甄柔是依附于他的人,便张开了双臂,神色自若地让甄柔为他解下身上的大氅。

    甄柔才不知曹劲的这些想法,她如今的言行举止,不过是她自小所受教诲告知她身为人妻当做的罢了。

    这时,甄柔见曹劲对关于卞夫人的话根本不置一词,似颇为不屑一般,便一边将从曹劲身上解下的玄色大氅交于阿玉拿出去掸去上面积着的残雪,一边又说道:“……而且还让春嬷嬷送了不少颇为名贵的药材来,让我安心等罗神医给调养身体。我就在想这些药材到底价值不菲,不管我用不用它们,面子上还是当给卞夫人道个谢才是。”

    说话的当头,两人来到南窗,对案坐下。

    甄柔面对窗户而坐,想起刚才靠近时曹劲周身的寒气,于是随手拿起案上温着的铜壶,给曹劲倒了一杯热水。

    盛热水的容器是一轻便的耳杯,木质红漆,两耳上鎏金描饰,十分精致小巧,这是甄柔陪嫁的日常所用的器皿之一。

    时下有文人墨客,或是自古有之,道是美人之美在骨不在皮,那是一种情态上的动人,让她们不同于而胜于寻常的庸脂俗粉。红漆鎏金为衬,十指青葱惹眼,水汽氤氲袅袅上升间,格外是一种妙然情态。

    曹劲目光在甄柔手上流连片刻,方接过耳杯,热气立时透过木质的杯壁传到冰冷的指尖。

    赏心悦目,又是热气暖意袭来,曹劲不禁惬意地眯了眯眼,却不及闲适心情蔓延,只听甄柔提及给卞夫人道谢,他神色急遽一冷,目光投向一旁炭盆里正熊熊燃烧的火光上,冷笑道:“她惯会做表明文章!一个白身嫁进来的,给你送的这些东西说是自己私库走的,其实和罗神医拿来给你调养的药材一样,都是来自府里药房库,何至于你感谢!至于用不用”

    曹劲话一停,将杯中温热着水一仰而尽,感觉五脏六腑都跟着暖和了起来,舒适之下,脸上的冷意倒是缓和了几分,方看向甄柔道:“你且放心,她向来不会留人以把柄,这些药材既然名贵,你就好生收着,有用得上的就用,用不上哪怕送人做人情也行,总归是没问题的。”

    甄柔听明白了,原来卞夫人知道罗神医给她治体寒之症,是因着罗神医走府里的药房库拿药而得知的。

    再看曹劲对卞夫人知情丝毫不意外,想来曹劲原就没打算隐瞒她治疾之事。

    如是,甄柔解开心中疑惑,也对自己暂不宜有孕该如何自处有了底,这便揭过此茬,和曹劲一起用晚饭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