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547 强势不手软,操作生猛太硬核(2更)

547 强势不手软,操作生猛太硬核(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傅沉撩着眉眼看了下京寒川,“他自然不会吃亏……”

    “我是怕下手太狠,把人打废了!”

    京寒川眼梢一吊,这可能性还真大!

    傅斯年性子内敛沉稳,从小被傅沉这种腹黑的叔叔刺激,心里承受能力极其强大,很少有事情能动摇到他。

    印象中,第一次动手,是因为段林白。

    当年他们所在的学校,初高中一体。

    那时段林白刚入初中,傅斯年已经升入高中。

    他性子张扬高调,加上生得肤白漂亮,根本不像个男孩子,高年级的学生,就有不少人调侃,他是个娘娘腔……

    传来传去,莫名其妙就说他是个受!

    傅斯年体育课有一节和段林白正好在一起,自由活动的时候,傅斯年因为比他年长,请他去小卖部喝了瓶水,后来就有人上前调侃,问他与段林白的关系……

    还故意去“调戏”段林白,语气轻蔑乖张。

    无非是往龌龊方面想了。

    段林白本来就是个张扬的性子,已经想和他们干架了。

    傅斯年动作更快,当即一瓶水砸过去,“你再说一句试试?”

    年少气盛,被人扔了水,那人也怒了,冲过去就打他,紧接着两人扭打在一起……

    若非小卖部的老板及时拦着,那天就得出事了,据说打断了一颗牙,鼻梁都险些被他打断。

    事后傅斯年差点背了处分,也是那家父母,知道自己儿子做了错事,私下和解处理了。

    以后在学校,就再也没人敢背后对段林白指指点点,傅斯年也因此出了名。

    段林白那叫一个感激,每当下课去小卖部买东西,就是买个辣条,都要给傅斯年送一份,结果傅斯年只说了一句:“你下次别来找我了。”

    “我买的东西你不喜欢吃?”

    “我很忙,要考大学,你打扰我学习了。”

    ……

    段林白差点没气死,老子好心好意请你吃辣条,你还不领情?

    你大爷的,说得好像全世界就你一个要考大学一样!

    反正他们几个人的友谊,基本就是在这种相爱相杀中度过的,对彼此都很了解……

    京寒川想起上学时候的一些趣事,还忍不住笑出声。

    “在笑什么?”傅沉开车,余光瞥了眼副驾的人。

    “当年林白上学翻墙出去,结果被他亲爹抓个正着,回去扯了柳条,差点把他抽死。”

    傅沉轻哂,“嗯,他有段时间沉迷打网游,他爸直接把他从网吧揪出来的。”

    ……

    这边两人聊着儿时趣事,优哉游哉得开车往后江北路走。

    当时这边的十方,已经被吓得心惊肉跳了。

    **

    这是个小的狗仔工作室,在一处写字楼里租了个小单位,门口还挂着工作室门牌,敲了几下,无人响应。

    “是不是没人啊,现在是饭点。”十方指了指自己腕表。

    傅斯年又不耐的敲了下门,里面终于有动静了。

    “谁啊……”那人声音显得有些不耐。

    “还真有人。”十方提起精神,只听到里面传来锁匙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傅斯年直接抬脚……

    “嘭——”巨响,门被一脚踹开。

    “卧槽!”里面的人当时就站在门口,被大力撞击,整个人被掀翻在地,里面拉着窗帘,昏沉一片,刺目的光线照进来,晃得人眼疼。

    傅斯年身形高大,逆光迎上,黑影笼罩过来,那人吓得脸色发白。

    “到底是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从里面又走出一个人,顺手打开了工作室的灯,入目却是傅斯年那张阴沉到狰狞可怖的脸,当即身子一颤。

    “傅……傅先生。”

    工作室只有两个人,百余见方的屋子,里面有很多明星照片,几乎都是偷拍的,桌上还有不少相机镜头,专业偷拍设备。

    傅斯年环视一圈,终于在一面墙上,找到了余漫兮与宁凡出双入对的照片。

    被他踹门掀翻在地的男人,一看是傅斯年来了,脊背生疼,双腿更是发软打颤。

    现在的网络虽然发达,但大家都躲在电脑后面,他是怎么找过来的……

    一个楼层有不少小的工作室,听着动静,不少人出来看热闹,十方乖觉得走进去,把门带上。

    “傅先生,您来这里,有何贵干?”其中一个人提着心,声音都在哆嗦。

    典型的做贼心虚。

    傅斯年没作声,走到窗边,将窗帘直接拉开,整个工作室,瞬间被阳光充盈,屋内所有陈设都看得一清二楚。

    “照片都是你们拍的?”他抬手,指了指一侧墙上的照片,全部都是余漫兮的,还有生活照,显然偷拍跟踪她,不是衣领天了。

    “呵——怎么可能,这些照片网上都有。”那人还试图狡辩。

    十方低头摸了摸鼻子,这脑残,怕不是不知道傅斯年是干嘛的。

    既然能顺着你的网线找过来,自然不会搞错人。

    他正幸灾乐祸,准备看戏。

    “砰——”一声巨响,他身子一抖,傅斯年直接一脚踹在一个办公桌上,上面的电脑显示屏猛地晃动冷夏,直接砸在地上。

    工作室的两个人,都是被吓得身体哆嗦觳觫。

    “傅大少,照片和我们真的没关系。”

    “您可不能这样,你这是犯法的,我们可以直接报警的!”

    傅斯年却不理会他,许是压抑的久了,直接抬脚,就把一侧的电脑主机给踹翻了。

    桌上的那些文件材料无一幸免,只要落在他手里的东西,就没有一样好的,他动作又快又狠,所到之处,自是一片狼藉,各种书稿纸页落了一地。

    饶是这般,他还没停住,撞翻桌上的各种相机设备,桌上还放置着没处理的大碗面餐盒,残汁剩液混杂,脏乱不堪。

    “傅大少——”那人已经吓得身子发软了。

    最主要的还是心疼他吃饭那些家伙,这里面有的一个镜头就要几万块,这特么直接就在摔在地上踩啊。

    尼玛,这不是活生生要他的命嘛!

    傅斯年是傅家长孙,极其低调,以前媒体都极少能捕捉到他的影像资料,自从和余漫兮交往后,才慢慢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持重沉稳,对谁都不言苟笑,但涵养极好,也不会给任何人量谁看。

    此刻脸色阴沉诡谲,骇人沉冽。

    尤其是打砸东西的时候,带着横扫一切的压迫感,像是要将眼前的一切完全吞噬。

    乖张凶狠。

    十方此刻还算淡定,之前余漫兮出事,傅斯年就曾经直接冲到贺家咬人,嚣张暴戾,现在就是打砸一点东西,还没动手伤人呢。

    那人嘴唇哆嗦着,“傅大少,您如果再这么闹下去,我真的会打电话报警的!”

    “打吧,所有损失我可以原价赔偿,但是……”傅斯年偏头看他,“跟踪我夫人,偷拍尾随,造谣毁人清誉,我也会将你告到死!”

    “您到底在说什么,我们什么时候毁人清誉了……”

    傅斯年不紧不慢的走到一侧照片墙上,将余漫兮的照片,一张张扯下来,“所有照片,都存储在你的电脑E盘的一个隐秘文件夹内,你微博账号的密码是你的身份证前8位,对吗?”

    那人脸登时就青了。

    十方靠在门边,这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非得把他老底给揭开才老实。

    “那里面还有你收藏的100多G小电影。”

    十方还在幸灾乐祸,忽然被什么小电影噎住,险些被自己口水呛了。

    “有老婆,还在外面找人,做那种事喜欢自己拍照录视频,兴趣真独特。”

    “噗——”十方真的要被噎死了,这个男人生得大腹便便,一脸猥琐,个子矮,脸上还坑坑洼洼的,又不是什么健美身材,还拍照录视频?

    也不怕瞎了自己的眼。

    难不成傅斯年刚才坐在他车后面,神色严肃紧张,就是在看这东西?

    那般冷静,面无表情,真特么绝了。

    傅斯年说着,“哗——”的一声,将照片全部撕毁。

    在他脚下一片狼藉,宛若飓风过境。

    风卷云残,残破狼藉,根本下不去脚。

    方才被掀翻在地的人,显然就是个打工的,紧贴着墙边,瑟瑟发抖。

    其实有些做狗仔的的人,真的没什么所谓的操守可言,如果可能,恨不能将镜头伸到你家里和床上,脸皮本就厚。

    所以对付他们,傅斯年这种强势过觉得姿态,更具威慑力。

    “你录制那些小视频,女方应该不清楚吧,这东西落在警察手里,你觉得会怎么样?”

    “你的电脑所有内容我都扫过了,包括你备份在电脑的微信聊天记录。”

    “你之前和谁碰面,对方给了你多少钱,我这里都有拷贝。”

    话说到这份上,那人也没法继续狡辩。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那人在听傅斯年提到什么自拍和录制视频的时候,已经吓得身子发颤,“并不是要针对傅夫人的!”

    他也不傻,这时候,肯定会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

    “是嘛!”傅斯年缓步朝他走过去,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意。

    邪肆嚣张。

    “我真不知道,我就是无意中得到消息,想要去抓拍,抢到第一手的……啊——”他话说了一半,傅斯年忽然抬脚将他桌子猛地拽到一边,吓得他身子一软,瘫软在地。

    桌子撞击墙面,仿佛整个房间都剧烈抖动了一下,周围空气安静得可怕。

    “傅大少,绕过我这次……”他看着傅斯年,只见他忽然抬起手指握拳,抬起手臂。

    男人下意识伸手遮挡,护住脸,整个人紧贴在一侧墙上,瑟瑟发抖。

    只听见耳侧一阵疾风扫过,预期的疼痛并未袭来。

    他战战兢兢得睁开眼,忽然对上傅斯年那双凉意彻骨的眸子,身子一抖。

    傅斯年那个拳头,直接落在他耳侧的墙上,紧贴着他的脸,男人身形高大,眉目深刻寡淡,垂眸看他,眼底化了一层冷硬的剑气。

    居高冷清,目下无尘。

    偏又乖张跋扈,狂野狂狷,他被吓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航。

    傅斯年走过去,蹲下身子,和他之间的距离仅有几厘米。

    一个呼吸急促,满目萧瑟,一个阴沉冷硬,就连呼出的气息都不带一丝热度。

    “我错了,真的,求你别报警,我也不要任何补偿,真的不要……”他声音紧张到发抖。

    “现在才知道错了?”傅斯年声音冷得不掺杂一点温存。

    “我知道。”缩紧身子,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照片都是你偷拍的?”

    “是我偷拍的。”

    “里面的内容呢……”

    “都是假的,傅夫人和宁少爷就是一起吃个饭。进了一个包厢而已,我就是想博人眼球,火一把,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傅大少,你绕我这一次……真的是有人把线索提供给我的。”

    傅斯年没作声,此刻外面传来敲门声。

    十方以为是傅沉来了,结果一打开门,外面站的是两个警察……

    “是你们报警的?”

    那个狗仔当时吓得险些昏死过去,双腿陷入泥沼,浑身僵得无法动弹。

    “是我报警的。”傅斯年直言。

    “这是打架斗殴……”警察看着工作室,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

    “这些是我无意损毁的,物主并不打算追究。”

    那个狗仔懵逼了,他不追究?

    刚才那是玩笑话啊,他怎么还当真了,这特么是他全部家当啊,加起来几十万的装备啊。

    “这是我与他所有对话录音,还有一个硬盘,里面有他的一些罪证,所有罪责他都供认不讳,麻烦你们带他回去调查!”傅斯年说着将东西全部交给了警察。

    警察懵逼了……

    这是把嫌疑人和证据都收集好了,直接交给他们?

    是不是太牛逼了!

    “傅大少,咱们不是说好不报警的?”那个狗仔当真被吓傻了眼。

    冲过来,一顿操作猛如虎,把他家当都砸了,他没法追究,半毛钱赔偿都要不到,还特么要被扭送进去?

    这是不是太狠了?

    “我何时答应你了?如果不这样,如何澄清我夫人的绯闻?”

    “这网上消息真真假假的,再说了,我也没说她出轨了,这是别人看到照片臆测的……”这些当狗仔的也不是傻子,从不会直接说谁和谁有关系,除非是拍到实锤,所以他们说的很隐晦,就让网友自行猜测。

    “所以呢,不需要负责?”傅斯年可不吃这一套。

    “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谁家不是?就允许你造谣诽谤,我还不能处置你?我媳妇儿被人欺负,我还不能找人追究?那我这个做丈夫的,是不是太憋屈没用了?”傅斯年反诘。

    “傅大少……”那人手软脚软,就连伸手想拉着傅斯年哀求的力气都没有。

    民警也不傻,瞧着是傅斯年出面,对比此刻网上的流言蜚语,立马就清楚发生了什么。

    直接捅到别人老巢,把工作室砸个稀巴烂,还一分钱都不用出,这什么神仙操作。

    他们就喜欢这种报案还特么提供证据的被害人,省得他们调查了!

    傅斯年与十方下楼的时候,傅沉的车子已经到了,他直接拉开车门坐上去。

    傅沉与十方一直保持联系,知道他没与人动手,所以也没上去凑热闹。

    “以为你会把他打成残废?”傅沉开车,直奔医院。

    “这种无耻的人,碰了他一下,说不定都会赖着我,告我故意伤害。”傅斯年虽然处于暴走的边缘,却非常冷静。

    犯不着为了这种人染上不必要的风波,打砸了东西,泄了火就舒服了些。

    余漫兮当时正在医院,还没看到看到傅斯年,先看到了一则京城警察官博发布的消息。

    【针对昨天贾某在网上发布流言,造谣余姓女子出轨,在网上广为流传,对当事人极其家庭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我们已经掌握其犯罪证据,将其拘捕。】

    【针对转发量过多的微博,我们也会找博主进行约谈。】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希望大家不要轻信谣言,以讹传讹】

    微博当时就炸了,众人都在等傅家或者余漫兮澄清,等来的确实派出所的公开声明,留言不攻自破!

    所有人都怕被警方请去喝茶,不用专门去撤消息,大家主动自觉,将所有转发评论点赞的全部清除干净,所有消息淹没无痕。

    不是律师函,不是声明,而是直接抓人!

    这操作……

    太硬核了!

    ------题外话------

    这章写得有些嗨了,差点写了快5000字【捂脸】

    给硬核的年年打call~

    简单粗暴,是他的风格。

    律师函什么的,都太低级了,直接抓人可还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