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 567 六爷:想不想来我家了?(2更)

567 六爷:想不想来我家了?(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接了那通电话,车内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

    许鸢飞攥着手机,支吾着开口,“六爷,我就是来送个外卖,叔叔阿姨太热情了,非要留我喝杯茶……”

    “所以我才多滞留了一点时间。”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父母盘问了那么多,也都不是傻子,许鸢飞生怕他误会自己是故意留下的。

    好像自己要死缠烂打留在他家一样,自然想解释一下。

    这话听在京寒川耳里,就好似很嫌弃他家一样。

    京家是什么门第他比谁都清楚,寻常人听了,害怕想逃很正常。

    整个京圈谁不知道,和他走得近都有生命危险,更何况是其他的……

    这么些年,即便京寒川到了适婚年纪,也没人敢给他找对象相亲,所有人都以为他外婆一家不同意父母婚事,被灭了满门,人家是嫁女儿,可不想全家性命都给葬送了。

    而且这种流言一直非常多,也不知谁散播出去的。

    喜欢京寒川这张脸的人不少,敢和他谈恋爱的,没有一个。

    犯不着找个对象,把小命都丢了啊。

    “害怕,吓到了?”京寒川摩挲着方向盘,声音很低。

    “还、还好……”

    莫名其妙像是“见了家长”,谁都会不安。

    京寒川就是太了解自己父母,所以即便是订了甜品,也是去店里拿,没曾想,自己刚出去几个小时,他爸妈就给他找事了。

    “以后除了我亲自找你,京家的所有订单你都不用管。”

    “会不会不太好。”她也是敞开门做生意的。

    此时前方红灯,京寒川停车侧头看她,夕阳已经沉下,天色暗了,路灯亮起,他侧脸更加消沉,清冽的声音,像是毒蛇吐着信子,危险……

    却勾人。

    “你还想来我家?”

    这话问得很暧昧,许鸢飞不知怎么回答,含糊地嗯了声。

    “嗯?是什么意思?”昏暗的车厢内,气氛显得有些旖旎,他离自己分明有点距离,可是声音却很近,好似在尺寸之间。

    “……”许鸢飞紧抿着唇,这是一道送死题。

    回答是与不是都不对。

    “嗯是想来还是不想?”

    “看情况吧,如果订单够大的话。”许鸢飞随便搪塞着他。

    京寒川知道这是她躲避的说辞,也没继续追问。

    许鸢飞紧张得呼吸都急促起来,为什么他总是要问这种她完全回答不了的问题,方才分明能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吹过来……

    冷得人心颤。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低头继续和弟弟发信息。

    【奏效没?你到底在哪里啊,有人为难你?是不是不让你走啊,还是遇到什么讨厌的人了。】

    许鸢飞低头按着手机,【没有。】

    【那你刚才怎么不能脱身,你把地址给我,我去接你。】其实他们姐弟从小到大,基本不是在打架,就是在互相攻击,就算长大也会互相吐槽毒舌。

    不过遇到事情,她这弟弟肯定会千般护着自己。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该不会遇到什么男人纠缠骚扰你了吧,我去会会他。】

    【真不是,我去趟店里看一下今天的账目,晚些回去。】

    【那等你回家再说。】

    京寒川瞥了她一眼,“男朋友?”

    他们就是普通主顾关系,没亲近到会询问彼此的私生活。

    “不是,我弟弟!”许鸢飞急忙解释。

    “弟弟……”京寒川语气微微松弛了些。

    “嗯。”

    “多大了?”

    “23,今年大四,催我回家来着。”

    “你家住哪个小区,直接送你回去。”

    “不用,开到店里吧……”

    京寒川紧抿着嘴,没再作声,只是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再度收紧几分。

    京家在郊外,又是晚高峰,车子走走停停,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店里,两人分开也没多说什么。

    京家车子一直跟在后面,送她回去后,京寒川就坐着自家车子离开。

    一路回去,他都紧抿着唇,似乎……

    心情不大好。

    许鸢飞确实留在店内盘点了一下当天的营业额,核对完账目,准备关灯离开时,有人走了进来,瞧着那穿着也知道是京家人,她以为是京寒川折返回来,当时心底还咯噔一下。

    “许小姐,这是六爷让我送来的。”

    某药房的包装袋,里面有消炎喷雾还有维生素B 之类的,“替我和他说声谢谢。”

    “如果要道谢,您不如亲自和他说。”

    许鸢飞眨了眨眼,这京家人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的。

    **

    川北京家

    京寒川到家的时候,一来一回,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回来啦,吃饭没?”某大佬正看央视一套的《焦点访谈》。

    “还没有。”

    “你送人家回去,都没一起吃个饭?”某大佬诧异,“那你都出去干嘛了!”

    “送她回去。”京寒川回答得干脆,没有半点毛病。

    “……”某大佬被堵得不知说什么好,“家里还有点剩饭剩菜,你要不就自己做,要不就自己热一下。”

    “家里的鱼喂了吗?”京寒川看了眼鱼缸。

    “整天就知道摆弄这几只鱼,你和他们过一辈子好了。”

    “金鱼寿命只有六七年,无法陪我过一辈子。”

    某大佬差点就拿遥控器砸他了,这小混蛋,说得是什么浑话,居然开始顶嘴了。

    京寒川直接进厨房,自己下了碗面。

    “寒川啊,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喜欢那姑娘啊?”某大佬不知何时出现在厨房门口。

    京寒川没作声。

    “你最近总是往外面跑,我找人查过,但凡出去,十有八九就是去师院边上那家甜品店的,我和你妈都给你打听过了,那姑娘没男朋友。”

    “脾气秉性没好好了解过,不过看着我不惊不惧的,没吓得逃跑,心理素质还是可以的。”

    “这姑娘可能和我们家有缘,我看着还有几分眼熟。”

    京寒川偏头看他,“我们就是主顾客关系。”

    “什么主顾客,只要你想,都是可以发展发展的吗,我之前还是你妈的戏迷票友呢,后来还不是造就了一段佳话。”

    “嗯,掳回家了,是佳话没错。”京寒川直接吐槽。

    某大佬摸了下小胡子,“不过那姑娘面对你的时候,很紧张啊,我看都差点撞到你身上还不自知,你是不是欺负过人家?”

    京寒川搅动着锅里的面条,不想理会他。

    没想到某大佬语出惊人。

    “欺负一下也没事,别欺负狠了,负起责任就行,傅家多热闹啊,我们家真是冷清啊……”

    京寒川无奈,“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你们这次真的吓到她了。”

    “到底是谁吓着她了,我们之前聊得好好地,自从你回来,她舌头都被烫了,你还好意思说?”

    京寒川心底清楚,和父亲这种人无赖擅长诡辩之人,没法讲道理,没再继续说话。

    而此时已经洗了澡的京夫人从楼上下来,听着厨房有声音,“寒川回来了?”

    “嗯。”某大佬应声。

    “我还以为他今晚不回来,准备让人把大门锁了。”

    京寒川面无表情,这就是他的亲爹亲妈。

    *

    等他洗漱好回房,降下房间一侧投影幕布准备找个电影看一下时,才注意到手机屏幕显示着未读短信。

    寻常傅沉等人找他,如果有急事都是打电话较多,他并没有手机不离身的习惯。

    点开微信信息,许鸢飞发来的。

    【谢谢你的药,我嘴巴好多了。】

    【你是休息了吗?】

    信息是八点多发来的,此时已经九点半了。

    京寒川忽然想起她的嘴,唇色浅浅,却被开水烫得一片艳红,就想点涂着最艳丽的朱砂,他刚洗了澡,发梢水滴滴落在肩头,或是从下颌顺着脖颈往下……

    流过嗓子眼,有点痒,有点燥。

    他在斟酌着应该如何回复,短信编辑了三四次,又删除了,就在准备发送消息时,信息又来了。

    许鸢飞:【这么晚,不打扰您了,谢谢您的药,晚安。】

    京寒川手指僵直,一字一字将编辑好的信息逐字删除,盯着手机……

    有点不爽!

    最后只回了两个字:【晚安。】

    许鸢飞此刻躺在自己床上,也是憋闷,等了许久的信息,却等来晚安,她叹了口气。

    而此刻传来敲门声,“姐,睡了吗?”

    “还没!”许鸢飞下床开门,一个穿着睡衣抱着电脑的大男孩正站在门口,“帮我看一下论文。”

    “你是学工科的,你的论文我可看不懂。”

    “不要求你看懂,给我看一下有没有什么病句和错别字,教授太严格了,说如果出现错字这种低级错误,就不让我参加预答辩。”

    “给我吧。”本科论文8000多字,看起来也不是费事。

    “对了姐,你今天去哪儿送货了,那家人为难你了?还是遇到什么变态了?”

    “没有啊。”

    “你这次出门好久,我最近没什么事,去你店里帮忙吧,送外卖这些,交给我就行了,你一个女孩子,送这个不安全,难保遇到什么居心不良的人,对你毛手毛脚怎么办?”

    “你觉得谁敢对我动手动脚啊。”

    “以防万一嘛,以后我去你店里帮忙。”

    “真不用。”许鸢飞严词拒绝。

    让他过来,那还得了。

    许鸢飞拿着电脑,坐在书桌上,给他逐字逐句看着,那男孩则拉着凳子坐在一侧玩手游,“姐,这次傅家的婚礼,爸妈有事去不了,你和我一起去?”

    “我有事要忙。”许鸢飞要忙着做甜点,根本没空吃什么酒席,余漫兮还特意给她发了个单独的请柬,不过她真的没时间入席。

    “那就我一个人?”他的手机里正不断发出游戏里的打杀声音,“我听说京家人会过去。”

    许鸢飞滑动鼠标的手指顿了一下,这点她早就知道了。

    不过她要在后面帮忙,京家人吃喜宴和她自然没什么关系。

    “我准备带个板砖过去,如果看到京寒川那厮,我准备来个偷袭,砸他个头破血流,你觉得怎么样?”

    许鸢飞咳嗽两声,“傅家大喜的日子,你这样不太好吧。”

    “所以我没带刀啊!”

    许鸢飞紧张得吞咽着口水。

    “那厮以前多嚣张哦,我和他都干过好几架,就是那时候年纪小,打不过他,现在不一样了,一定要给你把当年那口恶气出了。”

    “都很久的事情了,那时候大家都很小……”

    “我很记仇的!”

    “大喜的日子见血不好吧。”

    “我准备散场的时候,偷袭他,打他一个头破血流。”

    许鸢飞摩挲着鼠标,“听说他爸妈也要去,一家三口……”你怕是不好动手。

    “那我多带两块板砖。”他笑得没心没肺。

    许鸢飞悻悻然笑着,自己弟弟是个什么德性,他心底是清楚的,有些事可能真不是说说的,她突然开始头疼起来。

    可别在人家婚礼上撕扯起来,那就太丢人了。

    ------题外话------

    六爷要郁闷死了,你回信息速度不会快点嘛!结果人家一句晚安……

    懵逼了吧!

    六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