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民国奇人 > 第五十章 调虎离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木匠脑子卡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去,一边追,一边叫:“你等等,别跑……”

    没想到他这刚刚一动身,那几个道士立刻就围了上来,将他给堵住,随后一个三十多岁,看上去颇为老成的道人手掐剑诀,指向了他,喊道:“你别动,站住。”

    小木匠瞧见那个看上去老老实实的小黑子却是一溜烟进了巷子,不见了人影,心中非常焦急,所以没有理会这招呼,朝着那边追去。

    结果那几个道人恼了,当下也是几人结阵,将小木匠给拦住。

    小木匠瞧见对方拦在跟前,不由得急了,喊道:“让开。”

    他猛然一推手,拦住跟前的一个年轻道人却是腾云驾雾一般地飞起,最终重重落在了地上去。

    旁人瞧见这个,不由得吓到了,立刻补上位来,随后有人大声喊道:“师父,这里有个硬扎手,快过来啊……”

    小木匠上前,几个推手,想要破阵突围。

    却不料对方彼此结阵,力量勾连,却是硬生生地将他给拦住了,没有让他成功冲出去。

    对方这架势,是要把他给留在此地。

    小木匠心急小黑子的溜走,当下也是决定不多作纠缠,运用那登天梯的轻身手段,猛然一跃,却是越过了几人头顶,朝着那边的巷子冲去。

    然而他这边刚刚一落地,前面就冲出一个身影来,猛然挥了一下袖子,却有一股劲风扑面,将小木匠给拦了下来。

    对方劲风呼呼,将整个空间都给隔离,宛如铜墙铁壁一般。

    小木匠知晓碰到了高手,不敢强行突破,而是停下了脚步,双手交叉,硬生生地扛住了这一下劲风冲击。

    他连着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住。

    等稳住身形,小木匠抬眼望去,瞧见对方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道人,留着长须,而须发皆是灰白色,双目凝聚,瞳孔处却是泛起一阵青色,并且还有几分阴森之气。

    这人,很强。

    小木匠眯起了眼睛来,而先前那几个道人有赶忙跑过来,再一次将小木匠围住。

    随后那个老成一些的道人冲那老道拱手说道:“师父,就是他。”

    小木匠感受到了对方的厉害之处,也没有一昧强突,而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朝着那老道拱手说道:“道长,刚才从巷子里跑开的那小孩,骗了我钱,我去追他,你的徒弟们却把我给拦住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跟那小孩,是一伙儿的?”

    那老道听了,皱了一下眉头,看向了小木匠身后,问:“明礼,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一小孩呢?”

    那老成一些的道人赶忙拱手说道:“师父,不是这样的这小子在府外鬼鬼祟祟地打量了着,还叫了那小孩过来打听,而小孩子一瞧见我们,立刻就跑了,十分古怪。马师弟这儿出了事,你不是吩咐我们,说留意一下这两日附近的生面孔么,我一看这家伙就心里有鬼……”

    老道听了,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小木匠,问道:“这位小兄弟身手不错啊,敢问怎么称呼?”

    小木匠拱手,说道:“在下屈虎逼。”

    他怕那马道人把在滇南春城遇见过自己的事情跟这边说起,情非得已之下,又拿起了当初的化名来。

    老道听了,有些发愣,问了一下具体的字,完了之后,忍不住笑道:“你这名字,当真有趣啊。”

    小木匠干笑两声,说道:“父母取的,没得法子。”

    老道问小木匠:“听小兄弟你这口音,好像是西南那一带的人氏,怎么跑到这赣西来了?”

    小木匠瞧见对方脸上带笑,话语随和,但旁边几人却剑拔弩张的模样,知晓自己可能触到了霉头,不说清楚,恐怕是走不了了。

    于是他小心应付道:“我与人约在了豫章见面,还有些时间,听说道庭风光,天下闻名,就想来这儿瞧一瞧,涨涨见识……”

    老道指着那明礼道人说道:“对于他的话,你有什么想要解释的?”

    小木匠受着这诘问,想了想,却并没有一昧退缩,而是抬起头来,问道:“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那老道说道:“贫道道号青冥,是龙虎山外五门的散修。”

    青冥道人?

    原来是马霆峰的师父啊,只不过,这家伙怎么会在这儿呢?

    而且那明礼道人说“马师弟出了事”,这又是什么情况呢?

    小木匠脑子飞速转动着,口中却不耽误,拱手说道:“原来是青冥道长,久仰、久仰……”

    老道似笑非笑地说道:“哦,你认识我?”

    小木匠点头说道:“路上的时候,听一个熟悉赣西江湖的朋友聊过,谈过您,说您是龙虎山外五门散修之中的头面人物。”

    老道笑了,说哦,没想到江湖人,竟然如此评价我?

    小木匠陪着笑,说对呀,他对您的评价还挺高的呢,他说……

    甘墨还想胡诌几句,那老道却打断了他,再一次说道:“贫道已经告诉了你我的道号,而你还没有回答刚才我的问题呢,小兄弟。”

    小木匠感受到了对方话语里的坚持,没有再顾左右而言他,而是直接说道:“我其实就是好奇,听说这马家出了事儿,闹得还挺大的,就过来打听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面对着青冥道人,再多的话语都是借口,小木匠不敢兜圈子,直接说了实话。

    青冥道人听了,问:“小兄弟,你与我那徒儿认识?”

    小木匠摇头,说:“不认识啊。”

    青冥道人看着他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小兄弟,心中向道呢,是好事,你若是想要见识龙虎风光,便直接上山去拜一拜吧,没事儿,就不要到处凑热闹了,否则引火烧身,就划不来了……”

    小木匠听到这话儿,有些意外,不过还是恭谨地说道:“多谢提醒。”

    说完,他尝试着往前走,那青冥老道却是让开了路来,而旁边的明礼道人则有些意外,忍不住喊道:“师父,他……”

    青冥老道挥了挥手,示意小木匠离开。

    小木匠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己,不过既然离开了,那么此地也不可久留,当下也是往小黑子跑开的巷子走去,左右找了一会儿,人影早就没有了。

    他回来时,听到路边有几个妇人在议论马家的事情,于是上前去询问。

    他年纪轻轻,形象又好,而且恭顺有礼,几个妇人十分喜欢,也没有隐瞒,而是七嘴八舌地跟他说了起来。

    原来在前天夜里的时候, 马家突然着了火,随后里面传来拼斗声,紧接着马家那个在龙虎山上当道士的马霆峰就被人给五花大绑,直接塞马车里带走了。

    整个过程十分短暂,旁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第二天的时候,龙虎山那边有了反应,派了几个人过来调查,但并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找到人在哪儿。

    听说午饭前,那马道长的师父也从外地赶了回来……

    小木匠听这几个妇人聊着,突然间心头一跳。

    前天夜里?

    他深吸了一口凉气,仔细回想起了早晨何老牙跟他说起的话语来。

    那家伙说小黑子瞧见马霆峰,也是在前天夜里。

    问题就在这里。

    小黑子,或者说何老牙那家伙,早就知道马霆峰出了事,即便过来,也不可能找得到人。

    那么他为什么会骗自己,说人在府中呢?

    除了那五十块大洋之外,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呢?

    等等,有。

    有!

    小木匠回想起了何老牙最初找到自己时的场景,暗叫一声“糟糕”,然后飞奔一般地朝着县城赶了过去。

    调虎离山。

    小木匠跑回去的时候,浑身冰凉,脸色也有些发白。

    他现在终于琢磨过味道来,从头到尾,何老牙那家伙,绝对是在“扮猪吃老虎”。

    那家伙从头到尾,其实都在打着顾白果的如意算盘。

    他一直没有改变过。

    亏得小木匠昨天还挺庆幸的,觉得随手找的人,居然对龙虎山那么了解,而且第二天早晨的时候,就带来了马道人的消息,着实是有些太过于顺利了。

    他觉得是自己的运气来了,没想到却是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之中。

    小木匠自责不已,但公正的讲,事情变成如此状况,也并非全部都是他的原因。

    谁能够想得到,何老牙这家伙,心底里居然如此恶毒。

    这个看上去只是有些油滑的家伙,一转过脸去,却是露出了血盆大口来。

    但不管如何,小木匠归心似箭,心给悔恨吞噬得痛苦不已。

    他紧赶慢赶,终于回到了县城,来到了落脚的旅馆那儿,随后他瞧见旅馆外围处,好几个地方,站着一两个望风的,另外他下意识地打量着几处屋顶上,那儿也站得有人。

    瞧见那帮人一脸戒备、小心谨慎的样子,小木匠却是长长松了一口气。

    顾白果还是争气的,直到此刻,她还是没有被人找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