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秘军爷宠妻至上 > 115 一起睡吧
    宴九是真的觉得自己太好了。

    要不是看在大家同为战友一场的份上,以她那日天日地的性子,敢这样命令她?

    呵呵。

    大概早就被她一脚飞得,踹得他连爸妈都不认识了。

    结果,她的退让反倒给了这位还得寸进尺的借口!

    原本她一回到老宅,想趁着自己还算清醒,偷摸着上小楼看看蒋怡。

    谁知这位倒好,听到她说这个话之后,直接二话不说拉着她往二楼的卧室走去。

    宴九只不过就是挣扎了一下,这位保镖大人十分简单并且极其粗暴的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后送回了房间。

    那强势的姿态,如果不是那个公主抱,宴九真的很怀疑此时自己是不是一头被扛着走的死猪。

    “傅司,你干什么……我想去见我妈……”宴九在他怀里不停地挣扎抗议。

    “不行,你喝醉了,必须睡觉。”

    傅司把人送回房间后,将她安置在了床上。

    宴九挣扎着起身,“我没醉。”

    “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傅司重新把人又给按回了床上。

    宴九喝了酒,身体没什么力道,被他这么一推,整个人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

    她下意识地一伸手,把没注意的傅司也一同给拽倒在了床上。

    两个人就这样以一种交叠的姿势倒在了床上。

    宴九的脸贴着保镖大人温热结实地胸腔里那颗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就是……

    大概是她喝醉了的缘故吧,怎么傅司的心跳有点变快呢?

    宴九正奇怪呢,身上的人就已经单手撑起身体,虚悬在了她的身上,正垂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卧室里灯光明亮,光线照在他们两个人身上,身下的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眸子里都染着几分湿漉水光的醉意,小脸也泛着粉嫩嫩的红。

    好像每次她喝醉了,就会这样。

    所以,刚才她也是这样面对叶子允的?

    一想到这里,他原本心里还飞快闪过的那些旖旎心思瞬间就没了。

    不仅没了,心情都不怎么愉悦了。

    并且决定,下次绝对不让她在碰酒!

    绝对不行!

    此时被单方面禁酒的宴九其实脑子大部分是清楚的,只不过是因为那么多年女扮男装,性别有些模糊,所以她暂时没觉得哪里不妥,脑子里想着他刚才的那番话,问:“那没醉的人说什么?”

    “都说自己醉了,想睡觉。”

    “……”

    保镖大人你好贼啊!

    傅司那一双冷峻的眼眸在此时显得格外柔和,他起身,说道:“快点睡觉。”

    “不,我要洗澡。”宴九也跟着一同坐了起来。

    “……”傅司感觉自己的额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但他又不能拒绝,又不能亲手帮忙,只能试探地问:“你能站稳吗?”

    “能!”宴九立刻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但起得有些猛,又一阵地晕。

    傅司看得心里直叹气,略有些无奈地和她商量,“你不如还是先睡了再洗澡吧。”

    他其实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指望宴九能听。

    毕竟醉酒的人哪有乖乖听话的。

    可谁知,下一秒就听到痛快的一句,“也行。”

    “……”

    这回马枪杀得……真是措不及防啊。

    傅司看她像个乖宝宝一样躺下睡觉,真是脾气都快磨没了。

    但那又怎么办呢,只能认命。

    替她盖了一条薄毯,又把温度调高了一些,防止她半夜踢被子着凉,最后还怕她半夜口渴,又准备了一杯温水放在保温杯里。

    把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都做完了,这才拧开门把,打算退出去。

    只是正当要关门之际,他突然有了一瞬的犹豫。

    不离开吧,别人会论非议。

    特别是老宅里那些佣人,自从上次他早上从宴九的卧室出来后,那群人已经不止用一次那种目光盯着他了。

    可离开吧,他有不放心一个酒鬼单独在房间里。

    万一又和上次一样,她跌在浴缸里,那可怎么办?

    此时的保镖大人心里真是愁得不行。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关门下楼。

    在那群还未睡的佣人面前晃了一圈后,他走出老宅,然后……

    绕到后门口,双手一撑,从围墙上翻了进去,又偷摸爬上了二楼的窗口,从窗口一跃而下,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正当他心里暗想自己真是为了守夜,也是操碎了心的时候,不料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咻”地一下,飞了过来。

    傅司心头一惊,下意识地侧身避开。

    然后下一秒,脑袋上就被顶了个东西,以及一声低呵,“不许动。”

    傅司听到那声音,手上的动作立刻放了下来,出声道:“是我。”

    身后的人顿时不免觉得奇怪了,“咦?你不是走了吗?”

    说着手里的东西也松开了。

    同时将灯给打开了。

    傅司转过身,“我本来是想走的,但怕你喝醉晕在洗手间没人知道,所以又回来了。”

    此时原本应该躺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的宴九揉了揉眉心,将手里的东西随意地丢在了地上,语气里有些埋怨,“那你爬什么窗啊。”

    害她猛地从床上弹起来,晕得要命。

    傅司的视线随着她那随意的一丢,仔细一看,原来刚才顶着自己脑袋的不是枪,而是……一个拖鞋。

    “……”

    果然是他的大小姐。

    总是能出奇制胜。

    傅司按下心里那些想法,随后回答道:“怕那些佣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这样对你不好。”

    宴九嗤了一声,重新坐回了床边,“你在乎那些干什么,别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就算真的有什么,那又如何。”

    “我只是一个保镖。”傅司提醒道。

    “我还是一个不得宠的大小姐呢,绝配。”宴九自顾自地说着。

    那样子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很。

    傅司听着她那些话,真是感觉气无奈了快。

    什么叫绝配。

    哪有大小姐和保镖是绝配的!

    简直胡闹。

    就算再不受宠,也不可能和保镖。

    董事长要知道的话,指不定会发什么样的火呢!

    傅司不和一个醉了的人讨论这个,转而问道:“你不是喝醉了吗?为什么会听到我的动静?”

    宴九坐在床边,揉了揉额角,“我说了没醉,只是有点晕而已,更何况你动静那么大,完全不隐藏,我怎么可能不醒。”

    傅司皱眉,是吗?

    他的动静有很大吗?

    为什么他感觉比起自己的动静,这位大小姐的机警程度让人咂舌呢?

    虽有不小疑问在心里,但这会儿也没办法验证了,便只能作罢。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还是走吧。”他看宴九正坐在床边打哈欠,便转身往窗口外走去。

    宴九看他翻上翻下的,实在累得慌,就主动道:“行了,你就别折腾了,一起睡吧。”

    傅司跨出去的一只脚差点没踩稳,摔下去。

    他冷峻的黑眸里闪过一抹诧异。

    宴九未发现,只是拍了拍床边,说:“来吧,我床那么大,睡三个人都没问题,睡吧。”

    这动作……

    傅司觉得真的很有必要在她清醒的时候告诉她,真不能随便对着一个男人拍床做邀请。

    特别是醉酒的时候!

    “不行,男女有别。”傅司深吸了口气,冷静地说道。

    宴九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思想还挺保守啊,怎么,怕我对你做什么啊?”

    傅司:“……”

    你能对我做什么?

    应该是我怕我忍不住对你做什么!

    但这话傅司是打死也不会说的。

    所以只是沉默。

    宴九看他始终不吭声,也就没为难,“行吧,你想走或者想留随便你,我睡了。”

    “嗯。”

    傅司看她重新上床躺下,最后想了下,还是留了下来。

    他还是担心宴九半夜出现什么问题。

    所以,他关掉了灯,然后静静坐在沙发上,没有发出声响。

    房间重新陷入了安静之中。

    窗外的夜色也越发的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