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还给你(1/3保底)

第二百八十二章 还给你(1/3保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你没有体验过,你永远也不知道,人的下巴被重重打击过后,那种眩晕感有多难熬。

    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变成了白花花一片,所有的光源,都在这一刻变成了一条条细长的光带。耳边所有的声音,都似乎隔着一层水面传入耳中。

    我这是怎么了?

    青木司像喝醉了酒的醉汉一般向后摇晃着退步撤去,这不是因为他能站着,只是单纯的因为他对于自己在做什么,已经一无所知了。

    我在做什么?

    青木司重重的撞在了八角笼的铁网上,向下缓缓滑落,眼前,西山辉狰狞冲来的面容,就像是遥远记忆中的碎片。

    啊!我在八角笼里啊!

    那么我在干什么?

    青木司混沌的大脑几乎无法分辨自己要去做什么,这一刻他终于勉强认知到了,自己似乎是站在了擂台上。

    我在擂台上,干什么?

    啊!

    对了!

    青木司茫然的抬起头来,对于眼前冲来的西山辉视若无睹。

    穹

    穹责怪的面容似乎浮现在了眼前。

    对了,如果没打好的话,穹会很伤心的吧?

    本能的抬起双臂,西山辉重重的拳头透过了青木司毫无目的的招架,砸在了青木司的脸上,眉脚几乎瞬时间炸开了一团血花。

    像这样挨揍的话,很丢人啊。

    青木司只感觉自己经历了短暂的失重感,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贴着笼边滑倒在地。

    裁判紧张的盯着青木司,只要他还不能做出有效反应的话,他会立刻终止比赛!

    “糟了!青木司选手遭遇了重创!他还能恢复过来吗!?”石田隼紧张的瞪大了眼,抓紧了手中的麦克风。

    观众席上的毒岛冴子轻咬着下唇,手不自觉得微微攥紧。

    “青木司!”照桥心美惊呼出声。

    西山辉看着青木司此时炸裂开的眉脚,将他的整张脸都染成了血红,轻轻勾起了嘴角。

    这一肘,我练了两个月。

    原本是为了,在最难以应付的一场战役中,再用出来的。

    没想到,竟然在这就用出来了。西山辉沉着脸,看着双眼依旧没有聚焦的青木司,高高举起了拳头。

    抱歉,青木司。

    你是个难应付的家伙。

    但是我要赢。

    西山辉凌空砸拳,狠狠地砸向了趴在地上的青木司。

    “啊”

    青木司被一拳狠狠砸在脸上,本该就此倒下的他,却不知缘由的露出了微笑。

    原本打算终止比赛的裁判,也因为此时满脸鲜血的青木司突如其来的微笑,陷入了犹豫。

    你在笑什么啊!

    西山辉心底陡然升起一股怒气。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他看着躺在地上,撑着地板,想要起身的青木司,狠狠地再次挥出一拳。

    这一拳仍旧砸在了青木司的脸上。

    青木司原本想要起身的势头为之一滞,但极其短暂的停滞过后,青木司抬起头盯着西山辉,下一刻,他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宛如弹簧一般站直了身子。

    连裁判都被这诡异的一幕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好几步,看着宛若鬼神附体一般,满面鲜血,却仍自站得笔直,面带冷笑的青木司,只觉得双腿隐隐发软。

    扭了扭脖子,青木司看着脸前的西山辉,目光竟然诡异的平静而冷漠,嘴角轻轻勾起,似是在嘲笑。

    西山辉被他这冰冷的眼神看着,竟然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

    怎么回事?他这家伙怎么还能站起来?

    青木司伸出手,摸了摸脸颊,上面的鲜血顺着手指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

    “喂我妹妹看到我流血,会很担心的啊。”

    青木司甩了甩头,血珠哗啦哗啦的落在地上,仿佛染开了一副妖异瑰丽的画卷。

    轻轻抬起下巴,青木司站直的身子和紧张躬身着的西山辉比起来,仿佛高出了一个头。

    俯视的看着西山辉,青木司缓慢的眨了眨眼:“时间不多了。”

    “为了不让我妹妹伤心。”

    青木司猛地跨前了一步。

    “宰了你!”

    好快!西山辉只觉得眼前一花,比起之前,仿佛快了一倍的青木司像一道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他那张平日里只是感觉有些威严冷酷的脸,此时因为沾染了鲜血,变得像恶魔一般可怖。

    俩人的脸,似乎只隔了一根手指。

    青木司的嘴唇瓮动着,因为戴着牙套而有些含糊不清的话语传到了西山辉耳边。

    “还给你。”

    西山辉的瞳孔微微颤抖着,眼前的青木司,宛如鬼魅般短暂的在眼中消失不见。

    “啪!”

    宛若一道炸雷一般的脆响过后,西山辉浑身僵硬的向后栽倒而去。

    青木司收回右手,左手轻轻擦了擦自己的右肘。

    肘尖上,点滴鲜血被青木司擦到了手指上,看着指尖的鲜血,青木司淡淡的笑了起来,用带着血的手,对着的位置挥了挥,做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

    穹,让你惊讶了吧。

    抱歉。

    青木司表情恢复了平静,凝视着躺在地上,身体不断抽搐,眼神失去了聚焦,像一只拖了水的鱼一般的西山辉,心中有些后怕。

    如果没有在茫然中,打开了天神下凡技能的话。

    现在这副模样的,也许就是我了吧?

    青木司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西山辉,直到裁判将他推开,紧张的趴在西山辉身上,查看他情况的时候,才转身离开,朝着松山岩等人趴着的笼边走去。

    拍了拍笼网,青木司让松山岩递过了冰水,吐出牙套,漱了漱口。

    此时比赛已经结束,松山岩等人,还有西山辉的教练团都一拥而上跑了进来。

    李珍紧张的递来了水桶,青木司将嘴里的血水吐了出去,又漱了一遍,吐出去,才大口喝了一口冰水。

    李珍拿水清洁着青木司脸上的血迹,替他处理着眉脚的伤口,看着青木司无比平静的脸,实在忍不住,低声说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说实话我们都以为,你完了。”

    青木司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靠在笼边,任由李珍在他脸上摆弄着伤口,疼的轻轻吸了口冷气。

    “嘛鬼神附体了吧。”

    青木司眯起了眼,疲惫感如潮水般涌来,脑袋仍旧传来的淡淡眩晕感让他有些想吐。

    天神下凡会让青木司短暂的在一分钟回复到最佳状态,这却并不代表,这会在一分钟内愈合青木司所有的伤势。

    这更像是打了一针强效兴奋剂,让青木司的身体爆发出远比平时更恐怖的力量,同时会对伤势有一定的愈合作用,但,却也有限。

    而后,潮水般涌来的虚弱感则更加致命。

    青木司只觉得自己像是几天几夜都没睡过觉一般,眼皮沉重,身体连一根手指都不大想动。

    但,这种仿佛死里逃生般的感受,却让青木司的心脏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着。

    所以,他只是淡淡的笑着,等待着李珍将眉脚处理好后,就站起身来。

    看着裁判表示西山辉已经再起不能,需要医疗救助之后,青木司叹了口气,走到了仍旧昏迷着的西山辉身前,在他教练团队的怒视下,淡淡道:“等他醒来,替我说一声。”

    “他是个很强的拳手。”

    青木司说完,扭头走向了舞台中央,高举着双臂。

    耳边,潮水般涌来的欢呼声让青木司微微眯起了眼,然而,只是刚眯起一丝,青木司觉得眼前骤然一黑。

    糟了好晕。

    青木司深深地吸了口气,睁大了眼,看着将麦克风递来的主持人,对着麦克风轻轻开口:“今天的比赛”

    “我,很享受。”

    勾起嘴角,青木司的表情因为疲惫,看着有几分慵懒。

    “所以,穹,不要担心我。”

    对着挥了挥手,青木司将麦克风递了回去,转身,对着松山岩点点头:“回去吧,我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ps:作者站在街角的电话亭中,紧张的举起了电话:“喂,是我。”

    “我知道。”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低沉。

    作者吞了口唾沫,面露紧张之色:“我,我的月票”

    “我知道。”电话那边打断了作者的话,淡淡道:“今天三更吧。”

    “是,是的。”作者面露懦弱之色。

    “那就给你取一部分吧。”挂断了电话,作者难过的叹了一声:“月票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