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五零后记事 > 第19章人情往来
    赵永庆看着这样的村长叔,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但看着大丫,他又觉得村长叔也该长点心了。

    他拍了拍云舒的肩膀,然后对周围的村民道:“村里谁家媳妇孩子没得过金柱家的好东西,以后大家对这三个孩子都照顾着点儿。

    再者,把自己老婆孩子的嘴管住了,闲话少说点儿,积点口德。行了,都散了,直接回家吃饭,下午地里的活都勤快些。”

    赵大娘和一些与大丫娘交好的媳妇都安慰了云舒,知道家里如今什么也没有,都说一会儿送点吃的过来。

    云舒赶紧道谢,她虽然不缺那些东西,却也知道这就是村里的人情往来。

    不过现在家家都不富裕,等以后自己必定记得回礼。

    等这些人走了,旺爷才上前将小壮交给云舒,还有海川手里拿着的一罐羊奶。

    “别忘了明天早上把小壮送过去,奶也不能多喝,这一罐有半斤,看情况分几次喂。”

    旺爷和海川走后,云舒看也没看王铁柱四口,直接敲门,“大壮,开门,是姐。”

    大壮一直待在门里,外边的事他一清二楚,开了门,果然眼眶通红,显然偷哭来着。

    大壮等姐姐抱着弟弟进了门,直接砰的一声关上门,又使劲插上门栓。

    “姐,以后我再也不叫他们二叔二婶儿了。”

    云舒点点头,“咱们都不叫,以后只当不认识。”

    而门外边儿,王铁柱看着老婆,当初他是真心看上了自家老婆的,自是有感情在。

    而且现在这个年代,离婚是一件很丢人的事,便是为了孩子,他也不会和老婆离婚,但心中那个纯洁姑娘的印象却毁的一干二净。

    她再也不是那个为这只小家雀都落泪的姑娘了,或许,她本来就不是。

    王铁柱抱着女儿,又拉起儿子,“回家。”

    摊在地上等着丈夫开口安慰的夏招娣终于慌了神,却也暗中松了口气,现在她不敢多说,便讨好的跟在后面。

    不过他们才是一家人,她坚信,自己很快就能哄回丈夫的心。

    ……

    大壮看着放在炕上不哭不闹的弟弟,在看到他瘦瘦小小的身子,涂了药后越发显得狰狞的湿疮后,抱着弟弟哇哇大哭。

    “姐,我真想杀了她。”

    云舒上前将两个弟弟圈在怀里,“我也想杀了她,但是大壮,你要记得,有时候死并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生不如死。放心,都会有报应的。”

    姐弟三人相拥的画面,暖得让人沉醉,小壮也在这时发出小猫似的哭声。

    这小家伙一直不哭不闹,云舒生怕他是哑巴,现在有力气哭,云舒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解开襁褓一看,笑道:“大壮,你这回有事儿干了,洗尿戒子尿布去吧,小弟拉了。”

    小包被也湿了,需要晒,暖暖想起商场里的婴儿用品,尤其是大包小包的尿不湿,说多了都是泪。

    云舒快手快脚用温水给小壮洗净小屁屁,然后从包袱中翻出一块儿干净的尿布给他换上,回头便看到大壮一脸纠结的看着弟弟换下来的屎戒子。

    “姐,为什么不是你洗?”

    云舒拍了拍大壮的脑袋,“因为姐要做饭啊,你想想,我要是用这双手洗完屎戒子在做饭……”

    大壮赶紧打断姐姐这种设想,十分干脆的道:“我去洗!”

    云舒忍不住乐了,用手点了点小壮的鼻子,“以后可得听你大哥的话,要不,他不给你洗屎戒子,就得姐洗,然后做饭一股屎味。”

    “姐,你埋汰不埋汰,快别说了,以后都我洗。”

    这姐弟两个难得逗嘴,自然是对于欺负小孩子没有一点羞愧之感的云舒获胜。

    这时,院子里有人敲门,云舒让大壮看着弟弟,到了院子问道:“谁呀?”

    “大丫,是我,你赵大爷大伯的意思。”

    云舒赶紧开了门,便看到赵永庆带着一帮壮劳力,搬着十分吸引眼球的家具和一些粮食在门外边。

    “你爷让送来的,除了家具外,一些衣服被褥都用过了,你爷让铁柱媳妇和你奶各补了20块钱。”

    赵永庆等人将家具按云舒说的摆好了就要走,云舒赶紧道:“家里如今什么都没有,连口水都没让叔伯们喝上,真是对不住,改天我再到叔伯家里道谢。”

    其中一个汉子叫李闯,大丫记忆里也有,和她爹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发小,此时他眨了眨眼,又使劲揉了揉脸。

    “我们都是和你爹自小长到大的,先前没照顾到你,已经是我们不好了,这么点小事还办不成,哪里还有脸说和你爹是兄弟。”

    赵永庆见两个孩子都有些黯然,赶紧推了推李闯,“快别显摆你那两滴猫尿了,在侄子侄女面前,也不嫌丢脸,好了,都回家吧,俩孩子还没吃饭呢。”

    说完,他将手里的布兜给云舒,“你大娘贴的玉米饼子,还有俩咸菜疙瘩,这大中午的先垫垫。”

    云舒接了过去,并没有说不要,这倒让赵永庆松了口气。

    这孩子是个傲气的,先前给吃的,大丫大多时候不会要,自家老婆也不敢深说,只怕伤了孩子自尊。

    如今再看,大丫虽依旧傲气不减,却是有点儿懂得人情世故了。

    这些人走后,便接连有好几家送来东西,或一把青菜,或是两个鸡蛋,或几个馍。

    这几样东西,在云舒眼里自然不算什么,但在这个年代,那只有再亲密不过的关系才会送吃的。

    云舒将收的东西一一记下,只等着以后还给人家这份人情。

    而大壮则在屋里,一件件的念叨着还回来的家具。

    “梳妆台、衣柜、炕柜、饭桌、脸盆、洗澡盆……娘的嫁妆,一件不少;这是姐的写字台,爹叫村里的木匠叔给打的,听说城里人家要买,还要工业券呢。咦,这五斗橱上的锁怎么坏了?”

    云舒有点心虚,“大壮啊,咱们先吃饭吧,一会儿再收拾这些东西。家具那屋肯定用过,都得擦一擦,闲他们脏。”

    有点儿像管家公趋势发展的大壮听了这话,这才不念叨了,云舒暗中擦了把汗。

    弟弟有向唐僧发展的趋势怎么办?

    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