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神鬼双生 > 第八十三章 拒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atxt.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唯爱天哥:我跟她们说了你找狗的事情,但她们都不相信,你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给你发红包。

    唯爱天哥已向你转账5000元,请注意查收。

    哈,这小丫头还是个小富婆,阔以。

    陆双刚准备含糊过狗狗的事情,心里突然灵机一动,欧阳萱萱这么喜欢她的表哥欧阳中天,从她嘴里肯定能套出不少信息。

    有事打钱,无事勿扰:小富婆,找狗可是独门秘术,我肯定不能教给你。不过我还学过小红娘秘术,可以帮你助攻。

    有事打钱,无事勿扰:想要测试你和他之间是否有前世缘分吗?只需要提供你俩的生辰八字,我能大概算出来。

    果断将两条消息发过去后,陆双就开始等待欧阳萱萱的回复,而对方也很快发来了消息:

    唯爱天哥:真的吗?你不是在耍我吧,我喜欢的人你知道是谁吧。

    有门,这丫头心动了!

    陆双思索了一下,立刻又敲打了两条消息回复过去。

    有事打钱,无事勿扰:我当然知道是谁了,你以为你那点心思别人看不出来?

    有事打钱,无事勿扰:但没有生辰八字我算不了,你要是想试试,就告诉我。不相信的话,红包退你。

    这样一说,根本不在乎钱的欧阳萱萱终究还是心动了,她答应去查一下生辰八字,然后再来找陆双聊天。

    有了她的协助,陆双到也放下了心,安心的一觉睡到天明,直到清晨再次被温暖的阳光唤醒。

    “早上好”

    顾惜跟以往完全没有区别,要不是陆双知道她拿走了小本子,还真以为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早上好”

    陆双也没表露出异样,照常洗漱吃饭,准备元气满满的开启新的一天。但顾惜在饭桌上给了她一个新的惊喜,她肚子里的孩子爹易俊良回来了,并告诉她今天是易家老太太的七十大寿,要带着她晚上回易家主宅吃饭,叫她提前准备一下。

    于是本该休息的一天又排上了新的日程,顾惜希望陆双陪着她去采购一下拜见父母长辈的礼物,再陪着她去造型中心打理一下仪容,准备以最好的姿态前往易家。而作为她的助力兼保镖,陆双也要一起陪同过去。

    新媳妇见家人么?趁这个机会收集点情报也行。

    陆双点点头答应下来,并在饭后进入卫生间中催动灵能之眸鉴定了那枚道具石两次,按照她今日的行程来看,她用到灵能技的可能性不大,可以放心鉴定。

    而这紧凑的一天也很快度过,逛荡过几家高档商城与多家知名珠宝店后,提着各种装点好的珍贵礼物回到车厢里,陆双看着面带微笑,满心喜悦的顾惜,也在心里为她高兴。如果她能趁着这次机会得到易家人的许可,应该就能获得真正的幸福了。

    “真可惜,你看中的这个手镯需要定制,咱们之前没来,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陆双一边坐在车厢中帮着顾惜盘点礼物,一边跟她聊天,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两人今天都看中的一对手镯。

    在一家高级定制珠宝店中,顾惜看中了一款价值不菲、款式精巧的翡翠手镯,但这对手镯已经被其他客人预定下来了,想要一套新的就需要提前预购,工匠才能进行定制。念念不舍的看了好久后,顾惜只能遗憾的放弃这个令她无比心仪的礼物。

    “是有点匆忙,俊良之前没告诉我呢,他这几天都没联系我,害我现在才开始准备,好怕他们会不满意。”

    顾惜叹了口气,伸手抚摸了一下肚子,眼神中掠过一丝不安。

    之前没告诉她?这可是老人家的七十大寿啊!

    易俊良是有心还是无意?他不会是想故意为难人吧?!

    听着顾惜这么一说,陆双心中咯噔一下,只觉得晚上这趟前往易家的旅程瞬间不安起来。本来她是打算下车后先找个地方去厕所继续鉴定道具石,把之前恢复过来的灵魂之力再次消耗掉,但现在看来她还是留着灵能技以防万一比较好。

    心里不安,陆双嘴上却没多言,而是笑着安慰起顾惜来:“没事,你精心准备了这么多礼物,他们家几乎人手一份了,怎么会不满意呢?他们又不是贪心的人,都和你一样。”

    “不……父亲去世后,易家一直有派人来联系我,想要获得顾氏企业的投资。但他们要的金额太大,这根本不合理。”

    顾惜叹了口气,将头轻轻倚在陆双肩膀上,看着车窗外的洒下一片霓虹灯光的车流,有些担忧的开口说道:“顾氏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我想守护好它。但我实在是太笨了,这些天来股价一直在下跌,门店营业额也在大幅度降低,或许我真的度过不了这次危机,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一步步衰落下去……”

    “不,一切问题都能解决,你要自信起来。”

    拿起顾惜的手握紧,陆双目视前方,一字一句的开口说道:“你很善良,又很真诚。我相信你可以管理好顾氏,如果你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就要敢于培养新的管理人才,招募更多技术人才,提高基层员工的福利待遇,竭力让他们把顾氏集团的利益当做自己的利益来奋斗,而不仅仅只是集团的一名员工。”

    “你……”

    顾惜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陆双居然会教育她如何管理公司,并神色有些尴尬的抬起头。

    “虽然不能告诉你为什么,但我真的很希望顾氏集团坚持下来,为此我会努力协助你,保护你。”

    转过头注视着顾惜的眼睛,陆双露出一个坚定的笑容,轻声开口说道:“请相信我,也请相信你自己。拿好手机,如果待会在宴会上遇见任何需要我帮忙的事,就马上动用紧急联络人呼唤我过来。”

    “会……会出事吗?”

    顾惜瞬间猜想到了什么,眼瞳中浮现出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这取决于他爱你还是更爱你们家的财富,我希望是前者,但也有可能是后者,请你做好准备。”

    陆双从车座后背上的杂物袋中抽出手帕递给她,然后无比淡定的开口说道:“单身生育或许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但总比强行接受一个别有目的而又虚伪的父亲要好,希望你想清楚,给予他更好的爱。”

    “……”

    顾惜沉默下来,她扭过头看向了车窗,在抵达易家主宅别墅前再也没有跟陆双说这一句话,长发遮挡住了她的脸颊,陆双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但她能不能获得幸福,全看今晚易家会如何对待她。

    不多时,两人便在易家主宅门前的停车场下车,偌大的场地中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无数s市上流阶级的家族前来赴宴,与这群珠光宝气、满身奢华的达官贵人相比,陆双与顾惜实在不太起眼,甚至于很多人看到她们后也没有前来打招呼。

    女主角来了,易俊良还不来接吗?

    对于仅在孤儿院门口见过一次的那个男人,陆双实在对他失望透顶,压根不觉得他是顾惜的真命天子,但顾惜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也无法猜测。

    “小惜,陆双,你们来了”

    迈动着高跟鞋走上高高的台阶,进入这座外观豪华大气,内部复古简雅的豪宅主厅后,一众跟顾惜相熟的姑娘们便从远处的宴会桌走了过来,其中邵海云更是笑盈盈的呼唤了一下陆双。

    “恩,俊良叫我了,我先过去,让陆双陪你”

    顾惜刚准备跟她们先聊几句,易俊良的声音便远远响起,似乎是伸手招呼她过去靠近主台的宴会桌。见此情景,顾惜微微一笑,然后便带着端着礼物的保镖朝着那边走去,把陆双留在了原地。

    “切,这个重色轻友的丫头。”

    “行啦,陆双你跟我们一桌吧,反正我们都是小辈,坐后面才对。”

    “这种宴会最无聊了,要不是我爸妈在前面,我现在就想开溜。”

    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座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巨型水晶灯,宽敞的宴会厅摆下了足足五十张摆满各色美酒佳肴的雪白宴会桌,长辈们优先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享受着使者们最殷勤的服务;中年夫妻则安然落座中部地区的宴会桌,彼此交谈聊天,好不快意;年轻人们则不约而同的坐到了最后方的宴会桌,插科打诨的聊天党、专注手机的低头族,美食第一的吃货党一应俱全。

    陆双跟一众千金小姐聊得不错,只偶尔远远看向顾惜,发现她那边没有异常后便继续与她人说笑。众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倒也气氛愉快,只是听了这么多杂谈与闲聊,陆双也没听到一点点关于她任务的情报,有些浪费时间。

    “欧阳中天还是来了,他倒是坦然。”

    聊到最后,酒醉三分的邵海云一撩长发,便笑嘻嘻的指向远处桌子正在饮酒说笑的欧阳中天,似乎有些佩服他。

    “小惜和他也算和平分手,过去就过去了吧。”

    另一位富家千金刚开口说完,就听见前方一阵悠扬的钢琴乐声传来,而今日七十大寿的主角易家老太太在长子媳妇的搀扶下缓缓走上了前台,似乎有话要对大家说。

    她年轻时定然是位美人,现在也算保养良好,看起来最多五十来岁,一双丹凤眼高高挑起,一身优雅合体的礼服裙,整个人颇有气质。纵使陆双远远望着,也能察觉出她信心满满,似乎有一件好事马上要办成了一样。

    “各位今日来参加尔容的七十大寿,尔容心里舒坦,只是仍有一件心事放不下,那就是我家小孙子易俊良的婚事!”

    易老太太原名项尔容,年轻时便是位名满s市的大家闺秀,直爽大气,现在虽然老了,但仍然中气十足,单刀直入的将她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但俊良小子已经有了心上人,是位美丽的大姑娘顾家的顾惜。我非常喜欢她,希望能借此机会,顺便将他俩的婚约定下。”

    现在就订婚?不单独设宴吗?

    陆双心里有些疑惑,却又听易老太太开了口,眼神立刻就变了,急忙望向远处宴会桌的顾惜。

    “婚约定下后,顾惜就是我们易家的媳妇了,顾氏集团也会尽快合并入易氏企业,双强联手!”

    易老太太此言一出,全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坐在前排宴会桌的顾惜更是脸色发白,手指紧紧的捏住了桌边,捏皱了桌布。

    合并入易市企业……可不就是正大光明收购顾氏集团吗?顾惜真的同意这么做?!

    听着人群中不断传来的窃窃私语,陆双终于忍不住了,站起身便要朝着顾惜的方向走去帮她。但顾惜几乎跟她在同一时间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挣脱开一旁想要拉住她的易俊良,从手臂上褪下那枚易老太太刚刚给她戴上的金镯子,冷脸走到了宴会前台,来到了依然笑眯眯的易老太太面前。

    “抱歉,这个退还给您。”

    看着顾惜将金手镯放进自己手里,易老太太依然笑容满面,眼神却骤然寒冷下来,并直接朝着顾惜开口说道:“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是唯一能加入我们易家,成为少夫人的机会。”

    “我不会再想着嫁给俊良了,你们所作所为令我感到恶心。”

    顾惜抬眸直视着她的眼睛,第一次不再闪躲。台下的人群齐刷刷的注视着她的后背,这些火辣辣的目光却不再让她恐惧,而是像放下了一块巨石般。

    “呵呵,你可别忘了,你已经怀上了我们顾家的骨肉,怀上了俊良的孩子!”

    看顾惜如此固执,易老太太瞬间发狠,冷冰冰的大声说出了这个事实。

    已经怀孕的未婚女人,谁敢要?纵使她顾惜背后还有顾氏集团,没了她父亲和弟弟的操持,以后也只是个即将覆灭的烂摊子而已,谁敢接手?!

    “……”

    顾惜没有再看她,而是看向了台下的易俊良,他的眼神冷冰冰的,不见一丝对她的愧疚与尴尬,只剩下一片埋怨与不屑。

    你肚子里怀了我的孩子,你已经是个没人要的破鞋了,我们家愿意勉为其难的接纳你,你还不跪下感谢?!

    顾惜读的懂这种眼神,她苦笑一声,眼睛里瞬间涌出一股晶莹的液体,心里也酸涩不堪,像是要爆炸一般疼痛起来。

    原来这场恋情……从头到尾,都只有她一个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